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神秘首席刁蛮妻

第22章 看在第一次做饭的份上

神秘首席刁蛮妻 水绕天涯 3306 2015-11-04 15:43:46

  第二天,身为小保姆的秦微微又无耻地睡到了日上三竿,此时薛喆早已经上班走了。走之前依然买了早餐放在厨房,还细心地用了保温锅。

被饥饿逼醒的秦微微,心安理得地吃了这顿早餐。因为她交了生活费了!

吃完早饭,也不刷碗,直接扔进了水池子。然后从冰箱里拿了一个苹果,一边啃着一边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思考人生。

怎么就将大好的美丽人生过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呢?

老妈总说她不成熟,老爸总说她叛逆不长进。

好吧,她承认,她的确咋咋呼呼不成熟,但是人老心不老不好吗?

好吧,她也承认,是叛逆了点儿,可是……

高中的时候,是喊过同班一个男生为老公,可是那都是叫着玩的,是班主任太大惊小怪了,又是约家长,又是开批评会的,害得那个男生被迫转学了。作孽啊!直到现在她都恨那个班主任。

说到不长进,其实她也没有那么差吧?虽然以前总爱逃课,可是她在最关键时刻爆发了不是吗?她考上了T大,T大啊,多少人挤破脑袋都进不去的。就这事老爸老妈自豪了多少年啊。

她虽然任性,叛逆,可她真的爱老爸老妈啊,干嘛就因为领不回个男票来,你们就整天喋喋不休?被相恋了五年的男友说抛弃就抛弃了,哪还有信心再找一个?不被父母理解的小孩是多么痛苦啊!

看看现在,这叫什么日子,爹不要妈不疼的,还莫名其妙地欠了一屁股债,沦落成了黑心房东的小保姆。

悲催啊!

感慨着,感慨着,时针就划向了正午。

靠,又得吃饭了,吃啥好呢?叫外卖?没钱!自己做?懒得动弹!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谁呀?大中午的叫鬼啊?”秦微微一边抱怨着,一边趿拉着拖鞋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一个帅气的小伙映入眼帘,身上穿着一件厨师标志的大白袿,头上戴着一顶厨师帽。

“请问,是秦微微小姐吗?”小伙子相当有礼貌。

“嗯嗯嗯。”秦微微点头如捣蒜。她看到小伙衣服上的标志,赛美味,五星级食府。

“这是您的外卖。”

“我的?没搞错吧?”她秦微微从来就吃不起这么贵的饭。

“没错,一位姓薛的先生订的。”

“哦。”秦微微半信半疑地接过外卖箱子签了单。那个黑心房东会这么好心,给她订五星级食府的饭?

提着大大的外卖箱子,来到餐厅,迫不及待地打开,一股令人垂涎三尺的香味扑面而来。

秦微微忍不住闭眼深呼吸了一番。

刚要开吃,发现箱子最顶层有一张纸条:为免你张口说我黑心,闭口喊我扒皮,给你吃点好的。不过切记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晚上做好饭等我!

靠,薛扒皮,提供个午餐还这么啰嗦,用得着时刻提醒她的保姆身份吗?

对他刚刚升起来的好感,一下子又被掐死在了摇篮里。

不过这顿饭吃下来,秦微微还是颇念薛喆的好的,因为她从来没吃过这么好的饭。

由此,她得出了一个真理,感动一个人就要先感动他的胃。

正如她自己,就因为一顿饭,居然觉得那个黑心房东有那么一丁点好了。

要结束这种还债的日子,不如感动他一把,让他减少或减免她的债务。

对,就这么办!

一计良策涌上了秦姑娘的心头。

“总裁,赛美味的外卖已经给秦小姐送过去了。”管亚舟屁颠屁颠地跑进总裁办公室汇报。

他断定,这个汇报肯定能讨得总裁大人的欢心。当然,他也的确没有失望。总裁大人那张帅得不能再帅的脸,展露出了魅惑众生的笑容。纵使他这个大男人看了,也觉得有点妖孽丛生。

“嗯,很好,你也去吃饭吧。”薛喆一边吃着管亚舟送进来的午餐,一边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管亚舟腾云驾雾一般地飘了出去。天啊地呀,一向严厉冷酷的总裁对他笑了。

吃了几口菜,薛喆不由自主地又笑了。幻想着臭丫头在厨房忙碌的样子,突然觉得一股幸福的暖流走遍了四肢百骸。

那是家的味道。对,就是家的味道!

他就是要组建一个只有他和她的家,他负责赚钱养家,她负责貌美如花。还有,他做她的强大老公,她做他的小媳妇。

打造小媳妇的第一步,就是要她做饭给他吃。

吃上小媳妇亲手做的饭,应该是件多么幸福的事!

他开始期待晚餐时间的到来。

准备用美食感动债主房东的某人,一下午没干别的,光坐在电脑前查食谱了,费尽了心思。网上那些食谱,看着美味的太复杂,简单的似乎又不是很美味,纠结得某人抓心挠肝。

虽然她爱美食,但不代表她就会做美食,完全不感冒啊。捣鼓个方便面荷包蛋什么的不在话下,可真要她整个像样的菜出来,比杀了她还难。

女侠嘛,都是仗剑携酒江湖行的,哪有围着锅烘转的。如今这日子混得,都是拜那个薛扒皮所赐!薛世仁,腹黑,阴险,无耻!

骂爽了之后,某人又囧了,还得继续找食谱。

坐在办公室里的薛喆莫名其妙地打了两个喷嚏,进来送资料的管亚舟赶紧将空调调高了两个温度。

终于黄天不负有心人,在太阳下山之前,秦微微找到了适合她的食谱,程序不太简单,但也在她的承受范围内。

迅速拿来纸笔,一条一条地抄了下来。然后飞奔至厨房,大刀阔斧地干了起来。

不就是感动薛世仁的胃吗?有何难!保证让他舒服得一昏头,就把那一纸卖身合同给废了。

秦微微感觉自由的日子就在前头了,越想越美,越美越来劲,越来劲越能干,两个小时后,三菜一汤赫然桌上,色香味俱全的样子。

看着自己的成果,高兴地挫了挫手,时不时瞭望一下大门口,只盼着房东大人快快回。

还别说,那样子还真像一个盼夫归的小媳妇。

着急吃“小媳妇”晚餐的某人,也是归家心切,刚到下班时间就迫不及待地拿了车钥匙匆匆下了楼,总裁办的一干小秘书们目瞪口呆,他们的加班狂大BOSS什么时候这么不敬业了!

可是,京都市的交通非常不理解他,也非常不给面子,堵了又堵,气得他几次狠拍方向盘。

好吧歹吧终于到家了,迫不及待地下了车,推开四合院的大门,顿时一股饭香扑面而来。

而那个他决心要打造成小媳妇的女人……

他没看错吧?

那个小女人,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翘首企盼的样子,见到他回来立刻喜上眉梢,像小燕子似的飞了过来,特殷勤地接过他手里的包。

“房东大人,您回来了,饿不饿,饭都做好了,就等着您呐!”女人满脸堆笑,与平时跋扈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您去洗手先,我把包放到书房去,嘿嘿!”

看着小女人飞奔进客厅,薛喆简直石化了,根本回不过神来,谁能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么,那个整天喊他薛扒皮的母老虎,怎么突然变小绵羊了?

将包放回书房又跑出来的秦微微,看见薛喆还愣在原地,莫名不解:“哎?房东大人,你怎么还站在那啊,快洗手吃饭啊。”

“……哦。”薛喆僵硬地点了点头,转身去厨房洗手。

秦微微将餐桌上的保温盖掀了去,露出了三菜一汤:糖醋排骨,干煸豆角,菜心蟹味菇,胡萝卜鲫鱼汤。

看着桌上的菜和汤,薛喆怔愣不已,他从没想过小丫头这么会做饭,心里不由自主地升起一丝甜蜜,自己真是找到宝啦!

“房东大人,快坐呀。”秦微微殷勤地为他拉了拉椅子,又盛好一碗米饭放到他的面前。

薛喆,“……”

这殷勤劲儿着实不习惯。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小女人如此狗腿定有后续目的,要么就是闯了什么大祸。他直觉得后脊发寒,宁愿她像以前一样对他呼来呵去。

女人不知男人心思,依然殷勤地跑前跑后,亲自夹了一块排骨放到男人的盘子里:“房东大人您尝尝,糖醋排骨。”

不论她什么目的,她的盛情他拒绝不了,于是很配合地拿起筷子,夹起排骨啃了一口,然后……

他是该皱眉呢,还是该皱眉呢?

怎么那么酸!

放了几瓶醋啊这是!

“怎么样?”秦微微非常关切地盯着薛喆的脸,不放过他的每一丝表情。

“……那个是什么?”薛喆不想打击她,于是将目光转向另一盘菜。

没有得到回答,秦微微有点摸不着头,不过很快被男人的问题转移思绪,迅速做出反应,将一根豆角夹到男人的盘子里,笑着说:“干煸豆角。”

薛喆很配合地吃了一口,然后……

他是该咧嘴呢,还是该咧嘴呢?

怎么那么咸!

难道盐不花钱吗!

秦微微,“……”

没有得到男人的回应,秦微微还是一头雾水,连忙又夹了一筷子菜心蟹味菇放进他的盘子。

薛喆继续面无表情地品尝,然后……

他是该吐呢,还是该吐呢?

放了多少芥末啊这是!

前面的酸和咸还好,忍忍也能过去,可这芥末,对他来说就是天敌啊,最受不了这个味。又不忍伤她自尊当面吐出来,只好强逼着自己往下咽,面上的表情要多痛苦有多痛苦。

看着他那难受的表情,秦微微不解,难道噎着了?

“房东大人,喝点汤吧。”连忙盛了一碗胡萝卜鲫鱼汤递给他。

这次薛喆不想再折磨自己的味蕾,表情淡漠,“我不吃胡萝卜。”

秦微微,“……”

窝火!

靠,几个意思这是?

“房东大人你嘛意思?”秦微微彻底火了,她跑前跑后地殷勤伺候,就换来丫这副表情。摆脸色给谁看?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