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神秘首席刁蛮妻

第24章 冲动是魔鬼

神秘首席刁蛮妻 水绕天涯 3271 2015-11-04 15:43:46

  “难道你想穿这件衣服去月半湾?丑死了!”薛喆嫌弃地看了看她身上的碎花裙。

秦微微,“……”

原来丫是怕她这样去了月半湾给他丢脸。

秦微微惭愧地低下了头。

身上这件衣服的确有点旧了,可是也不算丑吧,当然,跟这里的大牌比起来的确上不了台面。

“放心,我既然说了你的伙食和一应生活用品全包了,就决不会让你出钱买衣服的。”薛喆当然看出了她的顾虑。

秦微微“……”

就算是这样,似乎也不太好吧,看那些衣服的价格都不便宜,丫也就是一个二房东,能有多少钱啊,自己花他的钱好吗?

“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啊,你想饿死我啊?”男人显然已经没有耐心了。

秦微微迟疑着,“你自己去月半湾吧。”

男人的眼眸骤冷,站起身步步逼向她,饶是她习惯了强势女王范,在男人强大的气场下,也有点怯。很想转身遁走,可身体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动弹不得。

男人在她身前站定,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嘴角挑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捏起她肩膀上的衣服说:“这些地摊货,以后在我面前就别穿了,我工作一天回到家里一点都不赏心悦目。”

秦微微:“我是保姆,又不是花瓶!”

“那雇主是不是可以要求保姆穿工作服啊?”

秦微微“……?”

“那就是我要求的工作服,以后一天换一件,一周之内不许重复。”

秦微微气结:“你丫变态啊,就一个二房东,又不是什么有钱人,拽什么呀拽?”

薛喆狠抽了抽嘴角,即而又邪魅一笑:“我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做我的保姆也要有点品位。”

秦微微咬牙。靠,丫说她没品位!试就试,花丫的钱,不心疼!

狠狠地瞪了黑心房东一眼,一无返顾地走进了试衣间。

薛喆咧开了一个得意的笑容。他本想带她去买一线大牌的,但想想还不是时候,他自己穿的还不是一线大牌呢,一下子搞太大了,容易让她起疑。

秦微微赌气试了七八件,每一次从试衣间出来,都让薛喆大饱眼福,惊艳到不行。但这个男人很腹黑,心里打了一百二十分,面上却显示六十分,那意思就是还凑合吧。

秦微微相当不自信了,自己真有那么差吗?

最后,薛喆指定了一件紫色修身长裙,让秦微微穿在身上,然后豪气地把其它几件也买了下来。

一下子买了好几件新衣服,还是品牌的,秦微微却一点都不高兴,撅着嘴拎着一堆手提袋,跟在薛喆后面进了电梯。

睨了睨小女人的样子,薛喆抿着唇,心情异常美丽。突然发现,欺负这个小母老虎,非常有意思。每次看她要炸毛,他都有一种想大笑的冲动。

“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秦微微的手机打破了电梯里的宁静。

手里东西太多,没法掏手机,但又不想求那个黑心房东,秦微微犹豫再三,决定把手提袋全扔地上。还没付诸行动,黑心房东居然主动将东西全接了过去。

好吧,丫还是有一点良知的。

“哎,微微,这几天过得怎么样?”苏萌兴致颇高地问。

“……好,好得不得了!”好得都想抽根面条上吊了。

“我们那天闯了祸,黑心房东没难为你吧?”

“……没有!”秦微微有苦难言,狠狠地瞪了薛喆一眼。

薛喆不自在地耸了耸肩,苏萌的嗓门太大,他也听到了谈话内容。

“那就行,我这几天正担心你呢。”苏萌如释重负,即而语调飞扬,“哎,微微,我跟你说,今儿我在商场跟一个小妞吵了一架,气死我了。”

“为什么呀?”秦微微云淡风轻,这样的事苏萌经常发生。

“丫居然当着我的面跟董卓表白,说对他一见钟情!”苏萌犹自气愤。

“靠,光天化日抢别人的老公,抽她丫的。”秦微微一听这事就来火,想当初那个富家千金就是这么明目张胆地抢走了陈明晧。

这时,电梯门打开,又进来几个人,秦微微稍往里错了错,不经意地跟薛喆肩擦着肩。

“微微我跟你说,这仇我记十年!”苏萌义愤填膺。

“嗯,此仇不报非君子,等她结了婚,咱花她的钱,睡她的男人,打她的娃,看她还得瑟啥!”

秦微微唾沫横飞,正跟苏萌贫得欢,突然感觉自己周身明亮了许多,抬头四顾,发现好几双眼睛齐刷刷地向她扫了过来。她闻到了自己被强光灼焦的味道。

“妹子,够彪悍啊!”一中年大姐佩服得五体投地。

“艾玛,太对胃口了,交个朋友呗?”一美女热情地要加QQ.“美女,有男朋友了吗?有空聊聊?”一帅小伙崇拜地发出了邀请。

旁边的薛喆脸黑得跟炭似的,眸中寒光大盛,直冻得那小伙子表情僵硬,骨节泛白。

“呵呵,呵呵。”秦微微干笑以对。艾玛,刚刚贫得太嗨了,这会儿悔得肠子都青了,谁家的老鼠心善,借洞一用可否?

电梯到达一楼,里边的人鱼贯而出。

应美女的热情要求,秦微微最终加了她的QQ号。

“妹子,我看好你哟!”中年大姐抛了一个媚眼,转身离开。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有空约啊。”帅小伙顶着薛喆施加的强大威压,不知死活地塞给秦微微一张名片,然后逃之夭夭。

秦微微糊了个外焦里嫩。

“哼,秦微微,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

听着薛喆冷嘲热讽的声音,秦微微后脊一阵发寒。

秦微微有一种挠墙的冲动,穿着这么优雅的长裙,竟说出那么喷血的话,艾玛,丢死人了!

好吧,她再无颜见江东父老,低头以沉默。

本以为薛喆会抓住这个机会狠狠地奚落她,谁知他再没下文,气呼呼地把一干手提袋塞进她的怀里,顺便抢走了那张名片。

“合约规定,做保姆期间不能谈恋爱,这张名片对你也没什么用。”说完,大步朝商场外走去。

秦微微,“……”

这就没了?多好一个机会,丫不羞辱她了?

到了车上,秦微微一直忐忑不安,生怕他再提此事。但他就好像忘记了一样,一直认真地开车,再没多说一句话,直到抵达月半湾,才云淡风轻地说了句:“下车吧。”

秦微微松了口气,这篇好像是翻过去了。

月半湾的装修很雅致,大大的水晶吊灯投下淡淡的黄晕,将整个餐厅笼罩得优雅而静谧,柔和的萨克斯曲像雾一样蔓延到每一个角落,侍者们个个都是帅气的年轻小伙,不吃东西,光看人都觉得秀色可餐。

由侍者引着,薛喆选了二楼一个很静的位置。

二人坐稳后,侍者适时地递上了菜单,人手一份。

薛喆点了自己爱吃的,然后看着秦微微说:“想吃什么,随便点。”

秦微微忽闪着大眼睛看着他,“你确定?”

薛喆,“?”

带她来吃饭,还有何确定不确定?

秦微微勾了勾手指,示意薛喆靠过来。

薛喆不明所以,迟疑着将身子侧了侧。

秦微微用菜单遮挡住两人的脸,小声耳语:“这里的菜太贵了,你就一个二房东,别吃破产了。”

“呵呵呵……”薛喆忍不住轻笑起来,好看的眉毛微微挑起,也压低了声音说,“放心吧,我升职了。”

“……涨工资了?”秦微微一脸羡慕,她现在连工作都没有。好吧,保姆也算是工作。

“嗯。”薛喆好笑地点了点头。小女人总是刀子嘴豆腐心,不管怎么跟他吵,关键时刻还是会为他着想。

秦微微收起笑容,正襟威坐,既然丫说涨工资了,不吃白不吃,她可是交了五百块生活费呢!

虽然这么想有点可耻!

这里最便宜的菜都要上千元!

最后,终是没能厚下脸皮来,点了一个相对便宜的。

在等食物的过程中,薛喆掏出了那张名片,拿在手里左右把玩。

秦微微心虚地低头喝果汁,恶房东几个意思这是?

“软件技术总监。”薛喆漫不经心地念着名片上的内容,有意无意地斜睨着秦微微。

秦微微在心里点了三柱高香,虔诚跪地:房东大人,求求您了,给点尊严成不?

“电话,136……”薛喆再次意味不明地斜睨秦微微,“要不要联系啊?”

秦微微将头低得不能再低了:“你,你不是说,做保姆期间不能谈恋爱吗?”

“哦,对啊。”薛喆一脸可惜的表情,随即将名片扔进了垃圾筒,“不过这种diao丝也没什么值得看好的,光天化日竟敢调戏良家保姆,等他结了婚,咱花他的钱,睡他的老婆,打他的娃,看他还得瑟啥!”

噗……

秦微微喷了。

靠,还能不能愉快地喝果汁了?

在关键时刻,薛喆抽出两张餐巾纸,一张护住了脸,一张护住了他的杯子。

然后,在秦微微杀人的目光中,慢条斯理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嗯,味道还不错。”

骂完了这些话,终于觉得心里舒坦了。哪来的diao丝男,敢觊觎他的女人,活腻歪了!

“薛、扒、皮!”秦微微咬牙切齿。

怎么着,这篇翻不过去了是不是?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丫活这么大岁数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正巧这时,侍者来了,将餐盘分别放到二人面前,恭敬地说二位慢用,然后退下。

“等一下!”秦微微喊住了侍者,“我要加餐!”

“好的女士,我去给您取菜单。”

“不用了,把你们这最贵的菜给我来一份。”

“……好,您稍等。”侍者万分不解地下去了。

薛喆拿着餐叉的手顿了一下,心里好笑得不要不要的,臭丫头以牙还牙的本事见长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