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68章请皇上责罚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364 2015-07-27 14:50:14

  *

四更。

冷月隐入薄薄云雾中。

天机阁,莫桑立在凤君晚面前。

“那苏俭今日到了墨池苑,与年大人谈了什么属下不得而知,那墨池苑,年大人根本不让属下靠近,除了王海、云成雨、秦江槐,其他人一概不得入墨池苑,就连护卫也是在院外当值的。”

凤君晚一子一子的落棋,眸眼未离棋盘,淡淡道:“还有呢。”

莫桑轻扯唇角,道:“除了睡觉上朝,年大人几乎就是窝在墨池苑中,连御史府衙堂上都甚少去,上堂大多事务是由云成雨处理,但是晚膳时去府衙膳堂倒是经常去,与众御史们共用膳,虽然总是清冷少言,众御史对其评价是……挺好的。”

凤君晚执了棋子微顿,唇角微弯,复又落子,清清脆脆落子声,在屋内回响。

莫桑眸子闪了闪,刹时眼底多了一层波光,濛濛如雾,极快,收了心神木然道:“年大人在月池苑除了睡觉,并不多留,无法入眠之时她亦是去墨池苑,或者爬上屋顶喝酒,今夜便是在屋顶坐了一个时辰。他从不需要人近身侍候,更没有女人,洗漱一概自己动手,连沐浴都不需人侍候,内里衣物自己洗,睡榻自己整理,挽发亦是自己挽。”

凤君晚微微侧头,神情淡冷,似听非听。

“你可是不愿意在那儿待了?”

“莫桑不敢。”莫桑“啪”一声单膝跪地。

凤君晚静静眸光微望,绽开寒光,“回去吧,别让他出什么意外,坏了本相的大事。”

莫桑眼眸半阖,“是,属下知道。”

*

翌日,早朝。

议完众多事之后。

“臣有事启奏。”两个声音不约而同响起。

众臣齐刷刷向声音来源方望去,左看右瞧。

原来是凤相与年御史同时开的口。

高高在龙椅上的月祐潾淡薄笑笑,“凤爱卿与年爱卿何时变得如此心有灵犀?”

一句话令众臣心中起了微澜。

年画清新如山林清风的眸光微扫凤君晚,浅笑点点,“相国大人先请。”

凤君晚凤眸深深,眼底寒星沉没,极静,“好说。”

出列,双手执朝板,轻浅道:“皇上,洛小五及余远一案,微臣与年大人商榷过,洛小五之死他杀确属实,凶手有待查证,这还需要些时日,御史府事务繁多,这洛小五之案,还是交予中尉署。至于余远一案,余远属病发而亡,可以结案了。那日刺杀皇上之凶,眼下并无头绪,事发在相府,微臣有不可推卸之责,微臣……请皇上责罚。”

说完,掀袍跪落。

凤君晚一言毕。

众臣交头接耳,低声窃语。

年画忡怔,神情骤然僵住,断没想到凤君晚会将罪责主动揽了。

交案,结案,揽责。

他这是演的哪一出?

年画抬眸望向景帝。

月祐潾端坐着,白净的脸上无绪,眸底似有冷波微荡,深深浅浅,眸光不期然落在年画脸上,片刻,眼睫微微一眨。

“年爱卿有何事要奏?朕听听。”

众臣瞬的收了那些低语,齐刷刷望向年画。

月祐潾一言如急风掠来,年画微挺了脊背,心思如电转。

清浅眉目,水眸沉定,出列,双手执朝板,道:“微臣要奏的事正是洛小五与余远一案,微臣也想着由中尉署接着查洛小五一案之凶手,至于余远一案,微臣亦同凤相国。”

她本意是想继续查杀洛小五的凶手,既然凤君晚这般开口,她便随他意,静观其变。

交出去不代表她年画便不能查,凤君晚今日有所动,她便看他如何动。

众臣听了,又有微词。

月祐潾眼波微动,冷道:“年爱卿可真是难得与凤爱卿口径一致,凤爱卿自行求责罚,年爱卿怎看呢?”

说完,淡冷微光轻扫跪地的凤君晚,随而又在众臣之间粼洵回转了一番。

众臣不知谁领了头,齐刷刷跪了地。

“求皇上恕了凤相国。”

“求皇上饶恕凤相国。”

众臣为凤君晚求情。

凤君晚淡眸静阖,微蹙眉。

“放肆!朕问你们了吗?”月祐潾大手一拍龙椅扶手,勃然大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