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63章把马牵来吧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097 2015-07-25 19:34:50

  屋外微弱的亮光照射入内,周遭终于不再是伸手不见五指。

原来这儿便是天机阁,凤君晚的书房。

淡淡的青竹涩香飘来,令她心头清明了许多,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细微的展了笑。

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

“怎么?舍不得离开?”柳飘飘沙沙沉沉的声音在耳边响。

年画幽黑眼底冷冷清寂,大步向外走,头也没回,跨过屏风那一瞬轻飘飘抛了一句,“后会无期。”

极快的从雕花格窗跃出,掠向屋顶,没入那清冷夜色中。

屋中之人,唇角深深一弯,大手摘下那黑面巾,轻抚脸颊,缓缓撕下面皮,现出凤君晚那冰山雪脸,清冷淡笑,“师弟,抱歉,借用了你身份。”

大手探入袖中,取了火折子,轻轻吹了吹,燃了星星点点火光,冷肆一笑,将火折子灭了,随手扔至地上。

大步走到窗前,仰望那微白泛晨光天际,薄唇斜抿微微一带,像云端上掠起了风,轻而凛冽。

*

翌日,卯时早朝,年画告假,对外称腹泻未愈。

巳时,与秦江槐刚出相府大门,便遇上凤君晚从那惹眼的马车落下。

一袭滚绣红边纯黑朝服,寒风伫立,压得那熠眼白雪也暗淡许多。

寒眸似冰,削薄唇角似勾起万般嘲弄,“年大人真早啊。”

秦江槐随在年画后侧,抿唇戏谑而看。

年画负手而立,面上无绪,眸光沉如寒水,静得不起一丝波澜,唇角微动,“下官多有讨扰,相国大人海量,下官铭记,冬日寒凉,下官告辞。”

秦江槐暗自赞许,这位年大人,果然是弄官高手,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又剑躲有绪,当真是做到进退不惊不乱,小小年纪做到年长者都做不到的事,实属不简单。

那厢,凤君晚唇角深弯,肆意而笑,令那照耀在白雪之上的冬阳敛了刺目色彩,淡陈了些许。

“年大人请自便,本相不送。”

这时马蹄跶跶,云成雨骑了高头大马奔了来,下马向凤君晚见了礼之后,走到年画面前,关切道:“成雨特意来接大人,大人可还好?”

一夜提心吊胆,生怕出岔子,下了朝便往这儿奔。

见到他,年画心中暗喜,正愁着凤君晚在眼前,走到马车边上会被他发现自己脚带伤,这下可好,直接上马便好。

眉眼轻弯微微带了笑,道:“无大碍,服了药可好多了,只是身子有些虚软而已,把马牵来,本官骑马透透气。”

云成雨不知就里,犹豫,“大人,这天寒,你身子虚弱……”

“无妨,把马牵来吧。”年画果断道。

秦江槐已上了自己的马,笑道:“大人,要不赛一程?”

一说赛马便令云成雨想到那日年画遇刺,要不是那日与凤君晚赛马,便不会差点儿连命都丢,当下没好气瞪一眼秦江槐,“秦中候别添乱,大人身子弱,你可跟好了,别出漏子。”

年画扶鞍翻身上马,勒了马缰绳,淡道:“好了,走吧,成雨你坐马车。”

说完扬鞭打马,马儿飞奔而去。

“走啰。”秦江槐拍马跟上。

云成雨则上了马车,紧随向官道奔去。

那原地,凤君晚冷冷负手而立,望那尘雪飘散,眸心一缕利芒掠过,如烈光灼,洞穿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