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56章别扰了本官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091 2015-07-21 20:00:03

  年画睁开眼,眸中淡水潋潋,不语,从身上取了银针试那药汁。

“至于吗?”秦江槐斜抿唇嘲弄的笑笑。

年画见银针未有变色,收起银针,接过那碗药,淡然喝下。

这药,不喝不行,反正喝不死人,何惧?

“本官胆儿小,你不知吗?”冷讽。

秦江槐接过那空碗,走到桌前放下,取那一碟糕点给她,眸光闪着兴味,“大人的胆儿才不小呢。”

年画吃了一块糕点便不再吃,倒不是装,是真吃不下。

蹙眉,“给本官水。”

“好好。”秦江槐从水壶倒了温热清水,递给她,“大人,今日……”

“好了,你早点歇着去吧,本官稍一会儿又得去茅房,别扰了本官。”年画接过茶盏,冰冷打断他的话。

秦江槐那娆魅眸子一闪,道:“四处没有人啦,我都去查看过了,放心吧。”

年画淡然喝一口温水,幽黑眼底寂静,放下杯盏,起身向外走,“歇着吧。”

这不是说话的地儿,何况她现在也无心与他讨论什么。

让他所做的事,她本也只抱着试探的心态,果不其然,他没有按她所吩咐去做,那便是凤君晚的人了,还有何话可说?

寂静屋中只剩下秦江槐一人发愣,收起脸上的嘻皮笑脸,微微蹙眉。

总觉得这年大人的性子一时一会不一样,真让人捉摸不透。

*

天机阁,烛如豆。

凤君晚拢着白色狐裘正独自对弈,微黄烛光映了淡淡光晕在那雍荣狐裘上,散着亮目的莹光。

一名身着黑色锦袍中年男子轻步入内,修长脸颊,蓄须,周身散发雅儒气息,只是眼底深处闪着幽寒,长袖微微一挽,坐与凤君晚对面。

“一人下棋何其无趣,义父陪你下一局吧。”

“都安排妥了吗?”凤君晚眉目清浅,大手微作了个请的姿势。

诸葛流微微一笑,执棋便下,“我说你何需这般?不就一个白面儿小书生嘛,虽然位高至御史大夫,终归是个不及弱冠的小儿。”

凤君晚神色不动,注视棋盘,长长扇睫微颤,眸子微动,缓缓落一子,“小书生?义父小瞧他了,要是小儿的话,就坐不上那御史大夫之位,皇上不见得尽是用些庸才,而裴太后也不是省油的灯,没点本事,能过得了裴太后那双利眼?他要真是小儿,会派洛小五潜在相府?会想得出往相府投巴豆粉这一招?还不惜自己给自己下毒,就为了在相府待一夜,这样的胆识,有几个小儿有?”

诸葛流捻黑棋子的手指微顿,侧上细想,点头道:“你所说的倒也是,我离开也近一年了,没有正面与此人接触,所听说的不过是他以往当太监的马屁经,自是不如你了解。”

“此人,有勇有谋,冷静果断。”凤君晚薄唇轻吐一句。

“哦?”诸葛流眸光微亮,“这可是你第一次夸人呢。”

凤君晚唇角一斜,淡讽,“这算夸吗?”

诸葛流略捋须,落一子,道:“你呀,对人冷漠到都无法分清夸或弹了,该改一改,特别是现今新帝年少,总会气盛一些,你这般冷冰冰的,少不了会得罪了皇上。”

凤君晚抬眸,阴寒眸底冷冷寂然,“我也还就这样,又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