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49章你我皆俗人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003 2015-07-18 14:00:02

  年画仲怔,今日的凤君晚真是令她觉得不识似的。

那冰棱机锋呢?那肃杀呢?

隐入这层层雪色中吗?

忽尔一笑,笑如淡雪,极轻,“相国大人心中淡远,令人钦佩。”

“年大人与颜长卿是相识吗?”凤君晚突然一转话题,伫足道。

年画淡笑,眸光中一丝了然,举止一丝不乱轻缓闲雅,立在一棵繁花枝茂梅树下,淡声道:“一面之缘。”

“哦?”凤君晚朗目星光微闪,“一面之缘竟送此人间只一幅的一品寒梅,年大人这一面真够大呢?”

这般冷讽语气,这才是真的凤君晚,当真是一个极会披着羊皮的狼呵。

年画眸光淡若静潭,唇角微微勾起,缓若清风般一笑,“这一品寒梅许就是个救命用途的,当日,机缘巧合,我救了他一命,今日,相国大人救我一命,想来是这幅画与相国大人的缘份,颜长卿与相国大人的机缘,也许,有朝一日,相国大人会遇上这位寒梅公子也不一定。”

边说边强压了心中笑意,这不都面对着面吗?还说有缘,所谓“缘”,只不过是一些人用来惑人的借口而已。

凤君晚凤眸透亮如水,一丝光影从眼底飞闪而过,轻声道:“寒梅公子成名那一场丹青赛,本相亦在场。”

那如飘雪般的清冷之人,渺渺不似人间之人,清如风,淡如水,冷似霜,这样的人,很难让人在记忆中抹去,既便那是男子。

“哦?”年画讶异,“原来相国大人竟也有兴趣参与那些民间俗事?”

脑间飞闪,印象中并没有凤君晚啊,莫不是他易容?

是呵,应是易容,五年前他还未是相国,那时他领兵征战,要不是因战功卓著,他也坐不上相国之位。

“俗事?”凤君晚那湛然如水的深眸中似闪了一抹波光,“你既与寒梅公子有交集,便应知谁俗谁不俗。”

年画冷讽淡笑,“那自是我俗啰。”

这个凤君晚,时而如春水般软化,时而又如冰棱般锋利,真受不了。

“你我皆俗人。”凤君晚眸底波光淡远,突然朝卞一心道:“一心,笔墨侍候。”

“是。”不近不远徐徐跟着的卞一心应了便急步去准备。

年画惑声道:“相国大人这是……”

“一会儿便知,随本相来。”凤君晚微勾唇,嘴角噙了盎然兴致之意。

年画随着凤君晚走入不远处那宽大八角凉亭,纱帷清浅,随风微曳。

两人入亭,琴声嘎然而至,弹琴女子轻身施礼,“见过相爷,见过年大人。”

凤君晚撩袍坐落软椅上,道:“起吧,过来煮茶罢。”

“是。”女子莺声轻应。

“年大人请坐。”凤君晚伸掌作了个请的手势。

年画淡笑点头,欣然而坐。

一盏茶入腹,卞一心已是把笔墨送至。

凤君晚起身把那挂在亭中的一品寒梅图取了下来,摆放在另一张石桌上,待卞一心砚墨,执笔,凝眸看那画,微微一笑。

下笔一气呵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