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40章总算出来了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162 2015-07-13 20:00:03

  年画张罗着茶水,淡淡笑笑道:“每个人的性子不一样,太后娘娘知书博学,才德貌兼备,想来先帝是喜欢这样的太后娘娘。”

她知道裴太后在意金太后说的那一句话。

裴太后面上一动,道:“是吗?”

“自然是。”年画把热茶放到她手中,“太后娘娘既是先帝结发原配,相信先帝对太后娘娘的情分是与其他人不一样的。”

唉,女人最在乎的不为是自己的男人是不是最爱自己。

“嗯。”裴太后喝了一口热茶温和了一些,面上也缓和了少许,“你倒说得对,当年,先帝就是喜欢哀家博学多才,先帝与哀家谈古论今,话儿可多呢。”

“就是,太后娘娘与先帝在一起的事只有您自个知道,别人又如何得知?何必在意别人的话。”年画淡道。

裴太后脸上总算漾起笑意,“小年儿,你真是解忧草,哀家真没有看错你,今儿也怪哀家想事儿想多了,没有多过问你的伤势,你不会怪哀家吧?”

年画把火炉的火拨弄大一些,起身接过婢女送来的糕点,伸到裴太后面前,“怎会?小年儿又不是第一日跟着太后娘娘,这后宫中里里外外的事儿那么多,太后娘娘方方面面得顾全,又不是铁人,何况先前太后娘娘也有关心问了小年儿了。”

裴太后夹一小块糕点吃了,放下筷子,道:“好,到底是御史太夫了,小年儿长进不少,哀家就把那金狼毫赏给你吧,小兰,把那金狼毫取来。”

“是。”婢女小兰轻声应。

“太后娘娘使不得,那可是先帝之物。”年画惊道。

裴太后接过小兰递来的锦盒,笑道:“有何使不得?哀家老了,这狼毫,先帝在时,哀家写写画画,还有个人看,现在谁看?老了也不想动了,你就拿着吧。”

年画只得接了,“多谢太后娘娘。”

待年画走出皇宫已是晌午时分,雪纷纷攘攘,又开始飘落。

向马车所在的方向走去,没想竟遇到秦江槐,寒风吹得那着了血似的披风翩然飘举,素白雪花落在那披风上,显得极邪魅。

这样似戏子般一个男人,能保护得了谁?

“年大人,你总算出来了。”秦江槐嘴中叼着一根草儿,长眸带笑。

年画伫了足,绰约淡雅,清越道:“秦大人可是在等本官?”

秦江槐动了嘴中的长草儿,挑眉,“下官确是在等大人。”

“何事?说吧。”年画不想与他磨嘴皮浪费时间。

秦江槐浓眉又挑了挑,眸中亮光潋滟,道:“下官在等大人领回御史府啊。”

年画淡眉轻掠,道:“你直属中尉署,你应该去找宁大人领你。”

“哎,大人,下官喜欢自由自在,下官可是与皇上说好的,不去中尉署那没人气的鬼地方待,只当年大人的贴身护卫。”秦江槐邪笑。

年画唇边扬起一抹似这素雪般冷的笑,“跟着本官更没有自由也更不会有自在。”

这高的至皇上,低的到这满朝文武,都视她为眼中盯了?

秦江槐,到底算是皇上的人,还是他秦太尉的人?自己与皇上及凤君晚这一拨周旋已是吃力够呛了,若是太尉府插上一脚,可真够她受的了。

秦太尉对于朝堂之事向来不热衷,这秦江槐想必是皇上及凤君晚的人了,这主意是凤君晚出的,真是个两面三刀之人,那一头给她解药求她,这一厢明面的弄个人来监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