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15章也不无可能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009 2015-07-01 08:00:02

  御史府,墨池苑。

屋内甚暖,花瓶中几枝红梅或开或含苞,别有一番姿态。

“云雨,你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年画坐在书案前拧眉把玩着那一枚腰牌。

云成雨也微蹙着眉,仔细思量,“大人,你今日可带了腰牌?”

“有啊,一直系在腰上,难不成真是那一摔扯掉的?”年画把那腰牌轻轻一放,身子靠在椅背上,微舒一口气。

今儿真是糟糕,这女子身份的事儿,还真是让她忐忑。

云成雨大手轻挠了头,道:“凤相趁乱偷了你的腰牌也不无可能。”

“是啊,咱们做这样一个假设,凤相在今日做一些事儿,以苦肉计而博,扑倒本官,无非为了偷本官腰牌,把本官扯了进来,成雨,以你目测,那一箭取得了人/性命吗?”年画眸光有些遂远。

“哪会取得了人命?取不了的。”云成雨笃定道,“大人是说凤相让人佯装刺杀皇上,然后他就演苦肉计,救了皇上,而相对于大人,他明面上也算是救了大人,但暗里是把你扯进来,让皇上怀疑是你做的。”

年画弯唇讽笑,“不无可能。”

“可是,凤相的腰牌又是怎一回事?”

“意外,可能是他的腰牌掉了,他情急之下才偷了本官的腰牌。”

云成雨想了想,道:“凤相有必要这般做吗?”

年画冷笑,“有,这样,皇上才会更倚重他。”

“那余大人的死,和凤相有关系吗?”云成雨眨了眨眼眸。

年画轻抚了额,淡声道:“也许有,也许没有。”

一夜一日,接连发生几件事,让她备觉得压力。

“大人。”门外响起敲门声,是王海。

云成雨急忙走去开门,王海领着个十多岁的小叫花子匆匆入屋。

年画见来人,眸光一闪,提了几分精神。

“见过大人。”小叫花子跪地施礼。

“起吧。”年画起身,走至他面前,拉了他起身,和颜悦色道:“天寒不多穿件棉衣?上次海叔送去的棉衣呢?没穿?”

“穿了,在里头呢。”小叫花子憨厚的笑,扯了里衣给她看,“穿在外头就不像叫花子了。”

边说着从里衣小心翼翼的取了封信函出来,慎重的交到她手上。

年画笑笑,纤指一翻,取出信纸一目而扫,片刻,素眉微微拧起。

“大人,可是有事儿?”云成雨及王海关切的看她。

年画神色不动,抿抿唇道:“海叔,带笑笑去吃点东西吧,顺便取点银子给他,笑笑,天气冷,好好照顾你奶奶。”

“多谢大人,笑笑会把奶奶照顾好的。”小叫花子施礼道谢。

王海拉着小叫花子便出屋。

“大人,真有事儿?”云成雨急声问。

年画缓步走到火炉边,将信纸放炭条边上,瞬时燃起一窜火苗儿,纤手一放,那火苗极快燃成了寸寸灰。

“暂时不能动卞一心。”

“为何?”云成雨一怔,几步走到她面前,急道:“这可是我跟了许久的,好不容易才说服人作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