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10章皇上里边请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469 2015-06-29 09:40:51

  翌日,早朝后。

年画回到御史府墨池苑中,除需要上公堂之外,大多数时候,她都在这墨池苑处理公务。

屋中沉香那醒脑的香气缭绕,让她心神清明。

坐在书案前,静静的看着书案上摆着的那张昨夜在小五屋中拾到的空白无字的纸儿。

这纸儿,对半撕成四份,拼接起来丝毫不差,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小五没有查到凤君晚任何罪证,那又何会被凤君晚这般盯着不放?

如果小五拿到凤君晚的罪证,可又会放在哪儿?

屋中无一物,只有这一张纸,是小五撕下的?或是凶手留下的?

纤眉微微拧起,神思遂远。

王海前来敲门。

“进。”年画淡声道。

“见过大人。”王海入屋施礼。

“嗯。”年画盯着书案上的纸儿,未抬头。

王海眸光微顿,轻声道:“大人,时辰不早了,该去新相府了。”

年画抬头,微舒眉头,“哦,是该去了,小五那儿安置妥当了吗?通知他家中人了吗?”

“已挪出明清院,这不还得再查吗?三日后再下葬。已经派人去通知他家人了。”

“嗯,好。”年画微拧太阳穴,收起那纸儿,起身,“走吧,去看看相国大人的新府衙。”

说完大步往外走,刚走到门口,一名高大男子差点儿撞到她身上,她不动声色顿足后退,伸手扶了男子。

“怎么莽莽撞撞的?”拧眉淡笑。

“大人。”

来者正是御史府的御史中丞云成雨,年画的左膀右臂。

“总算寻到了卞一心的罪证。”云成雨匀了匀气,笑道。

年画眸光微闪,转身入屋,“哦?说说。”

王海倒了盏热茶递给云成雨。

“多谢海叔。”云成雨接过茶盏,双手抚着暖了暖手,眸光精亮,神采弈弈,道:“几个月前,裘江清升任太仆令,卞一心收了裘江清的贿金,有证人愿意做证,不过对方不想露脸,怕得罪了凤相。为这事儿,我可是差点儿跑断了腿。”

“那有个啥子意思?”王海快言快语道。

年画沉凝,淡淡道:“物证呢?”

“亦有。”云成雨轻睨一眼王海,笑道:“还是在那个愿意做证的人手中,说物证上记载了所送贿金的金额,时辰和地点。”

年画取下手腕上的红檀木佛珠,一下一下的转动轻抚,长睫轻轻淡淡的闪着,片刻,道:“可以请他回来审一审,就算证据不是很充分,他是凤相身边红人,这样一来,威摄一下凤相亦是好的。今日新相府落成大典,先别动手,明儿吧。”

“是。”云成雨欢快轻松的应了,“这是要去新相府?”

年画把佛珠往手腕上一套,“是啊,快走吧。”

三人相继出门,大步朝府外走去。

*

新相府,只离皇宫数街,是京城中除了皇宫之外,最气派的府衙。

年画领着王海及云成雨站在这新相府门前,这会儿已是人声沸腾,官员们见了年画,纷纷抱拳施礼问好。

年画不停点头回礼,脸上淡淡无绪,依旧是往日的清冷样儿。

“哗,这相府,气派成这样子,真是不公平,咱们那儿就一素瓦白墙,大人,你看看,他们这墙那瓦,都用上琉璃了,真不知花了国库多少银钱了?”云成雨低声嚷嚷。

王海眸光瞥看一眼年画,扯扯云成雨的衣袖,低声道:“此处人多,你小点儿声,别给大人惹麻烦。”

云成雨亦偷偷瞄一眼年画,微微吐舌。

年画两手负身后,唇间弯起嘲弄的弧度,不语,眯起杏眸看那位立在府门与众官员说话的凤君晚。

一身黑色滚了红丝线官服锦袍,云顶冠,衬得高大俊美的凤君晚更是光芒四射。

不得不承认,整个玄月国所有男子当中,他最美,容颜上,就连那高高在上俊雅的皇帝也得退让几分。

凤君晚亦见了年画,抬眸望了过来,众官员也追着眼光瞧来。

“哦,是年大人。”官员们施礼。

年画点头算是回礼。

凤君晚凤眸冷锐无绪。

年画微动,正欲上前向凤君晚施礼,身后传来一声“皇上驾到~”,众官员纷纷跪地伏身。

“微臣见过皇上。”

年画转身撩袍,亦跪了地。

“都起吧。”月祐潾高高站在龙撵上,淡声道。

“谢皇上。”众人纷纷起身。

月祐潾走下龙撵,凤君晚阔步迎了上前,微笑道:“皇上里边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