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6章是有意针对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007 2015-06-29 09:40:51

  月祐潾看了看二人,笑道:“你俩的意见倒是难得统一了一回,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儿?”

凤君晚眸光淡闪,唇间勾起一抹轻笑的半弧,似乎融了化些脸上冰冷颜色,“有请年大人来说吧。”

年画冷讽一笑,不就是想看我笑话吗?

当下从容道:“方才王总管说看到小五吊在梁上是仰着脸,上吊死亡之人的头是微垂的,舌头会微吐,而小五脸是仰着,舌头并不伸出,说明他不是上吊而死,死了仰着脸的只有一种,就是死前被人用力勒死。”

凤君晚脸上挂着淡薄嘲笑,道:“可这屋中并没有打斗现象呢?”

“是啊。”月祐潾和裴太后赞同的点头。

年画眉间微挑,“那说明杀小五之人是小五认识的,他是在毫无防备之人被人勒死,那力量之大,在瞬间令小五窒息。”

他脑中飞快的盘旋。

能入御史府中杀人,必不简单。

小五为人老实,平素没听说得罪哪个人,就算是日常监察官员,那也是奉命所为,不至于被人报复才对。

难道是凤君晚派人干的?

眸光探究的睨看凤君晚。

凤君晚薄唇嘲弄微勾,将眸光瞥开,向月祐潾道:“皇上,微臣也认同年大人的看法,此人并非自杀。”

“两位爱卿说得甚是道理,等中尉署的人来了,再告之他们吧。”月祐潾点头赞同道。

“这可是在御史府内杀人,贼人胆儿也忒大了。”裴太后冷道,眸光有意无意的掠向凤君晚。

此事与这位相国会没有关系吗?

“等等。”凤君晚凝眸,似是想起什么似的道:“皇上,让人灭了油灯烛火。”

月祐潾疑惑,“作甚?”

年画也疑惑的看他。

凤君晚冷笑,“回皇上,微臣追那细作之时,往他身上撒了莹光粉的。”

“凤相你这是何意?”年画眸光一沉,冷声道。

死了都不放过吗?

凤君晚到底想干什么?

月祐潾拧眉不语。

凤君晚眸光转向她,那双眼睛,如雪峰下的冰湖,几分幽寒几分孤绝,“年大人在害怕?心中有鬼?”

年画暗沉一口气,控制心绪,眼角微动,淡若笼烟的的素眉是明澈幽深,微白脸色扬起从容如水薄笑。

“凤相,下官认为你是有意针对。”

凤君晚上前一步,深眸似浩瀚夜空,冷肆无边无际,“口是心非,你是想说是本相杀了你的人吧?”

“是又如何?”年画冷眸熠熠与之对视,丝毫不惧。

空气中顿时散发了丝丝火药味。

一侧那两位大人物都暗自抿了抿唇,敛眉。

这岂不是在挑开他们之间的斗争?

心照不宣的互望一眼。

“灭油灯。”

月祐潾一声令下。

裴太后自是不能反对,她还不想这般与皇帝撕破脸皮。

瞬间,屋内暗陈下来。

屋内寂静得只有四人的呼吸声,不知从哪刮来一股寒风,年画直觉得后脊背阵阵泛凉。

凤君晚是来者不善,今夜可真是有点悬了,这一切,怎么看都像是个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