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4章什么人自杀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011 2015-06-29 09:40:51

  裴太后脸色漠然沉冷,不言。

凤君晚道:“皇上,微臣正在追查一名逃入御史府的细作。”

年画眼帘下的清波微动,心自冷笑。

真会做戏,明明就是他暗中请了皇上来的。

真后悔没有早一点动手,就算证据不足,请他凤君晚到御史府来审一番,也足以震摄百官,压一下他凤君晚的嚣张气焰。

月祐潾沉吟片刻,望向裴太后,迟疑道:“母后,您看这事儿……”

“搜便是了。”裴太后暗咬牙道。

明明下了个套让她钻,还说得像是一切都听她似的,这皇帝,当真不能小瞧了他。

“母后圣明。”月祐潾淡声道,眼角余光示意凤君晚。

凤君晚眸光一闪,转身便要出去传令。

这时外面一阵慌乱脚步声,及细碎说话声传来。

“有事儿入屋禀来。”月祐潾拧眉不悦道。

凤君晚伫足垂手立于一旁,眸光掠向年画。

年画神色沉静不动。

御史府总管王海快步入屋,神色略慌,望一眼年画,跪落地上,道:“微臣见过皇上,太后娘娘,相国大人,年大人。”

“起来说话。”月祐潾道。

王海起身,微躬身,恭敬道:“回皇上,府中有人自杀。”

四人皆震。

裴太后面色微变。

年画心一沉,袖下素手微动。

凤君晚挑眉。

“何人自杀?”月祐潾眸光冷凝,沉声问。

“监察御史洛小五。”

年画心头大震,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心跳声,一拍又一拍,但面上依然沉静,只微蹙眉,长睫一眨,迎上凤君晚一双黑眸,那深瞳粼粼洵洵闪着锋锐,漾着无声的嘲讽。

月祐潾与裴太后亦望向她。

年画感到空前的压力,虽静静无声,却铺天盖地,处处不在处处在。

脑间的清明提醒着她,此时不是悲春伤秋的时刻。

挺直了脊背,眼睫微垂,将那不该的波动情绪压于眼底幽深之处,直到了无痕迹。

极快复抬眸,瞳仁清澈如水,向王海道:“走,去看看。”转身向月祐潾施一礼,“皇上,微臣先去看看。”

“朕亦一起去。”月祐潾望一眼凤君晚,站起身。

凤君晚冷面无绪,只微勾唇,不语。

裴太后暗敛眉,也起身,沉声道:“既然这般,都一起去看看吧。”

这事儿,只怕不好。

*

淡淡月色下,御史府如笼了一层轻纱,寒风掠过,高大的梧桐树叶沙沙细响。

分花拂柳,走过曲曲折折的青石小路,几人走入后院一侧监察御史们的住所。

明清院。

因着早前王海让人维持了秩序,院内倒不混乱,三三两两有侍御史凑在一起说话,一见到四人同来,纷纷跪地施礼。

“微臣见过皇上,太后娘娘,相国大人,年大人。”

月祐潾眉目微敛,抬手,“起吧,都各自散去,别乱嚼舌头根子。”

“是。”众侍御史散去,各自回自己住处。

王海将四人引进靠东北的厢房。

屋内只燃了一盏油灯,淡黄的光显得屋内有些昏暗。

屋中卧榻上躺了一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