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12章 他已没气儿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234 2015-11-25 23:25:33

  “皇上,余远余大人口吐唾沫,死了。”有大臣喊。

凤君晚紧拢了眉心,强撑着站起身。

“相国大人,您别动了,这手臂都流了好多血。”卞一心忧切的扶着他。

“无碍,死不了。”凤君晚淡声道。

转身向景帝,道:“皇上,这儿这般的乱,以防万一,您还是回宫吧。”

景帝沉眸拧眉,抬手拨开身前侍卫走出来,关心道:“凤爱卿,你可还好?朕留在这儿,如今戒备森严,谅那贼人也不敢再放肆。”

凤君晚看一眼那还刺在手臂上的箭,吸了一口气,淡道:“还好,无大碍,一会儿拔了它便是了。”

景帝亦看了看那箭,眉头深拧了些,沉声问左右,“大夫怎么还没传来?”

“来了来了。”那边一人领着大夫穿过人群奔过来。

两人上台向景帝施礼。

“快快替凤相国拔箭。”景帝急声吩咐。

这厢众人指指点点,年画看着那躺在地上已不动的余大人,眉头深锁。

“大人,他已没气儿,像是颠痫病发作。”云成雨查看了一下尸体。

一同查看的中尉署宁大人也点头道:“是啊,是颠痫病发作,早前一直听说余大人有这个病,没想到这发作起来那么猛,转眼便没了气儿。”

“传仵作了吗?”年画轻声道。

先天敏感的她细细思量起来。

刺杀皇上,余大人颠痫病发作而死。

巧合?或是这两者关联?

会与凤君晚有关系吗?

“已经传了。”宁大人应道,“少片刻该到了。”

“宁大人,先把这儿保护起来吧,别移动尸体,待仵作查验后再移走。”年画淡道。

“是,下官这就吩咐人。”宁大人转身唤了手下来,让众官员远离了些。

年画快步走回高台,“皇上,初步看,余大人是颠痫病发作而死,至于最终结果还是得等仵作查验后方知。”

景帝坐在太师椅上,剑眉微拧,“这怎在这节骨眼发病啊?诲气。”

年画无语,这发病还能挑时候的呀。

眼波微动,走向一侧的凤君晚抱拳施礼道:“多谢相国大人替下官挡了一箭,下官感激不尽。”

她自然知道是他替她挡了一箭,但是为此她也付出了代价,这身份怕是暴露给他凤君晚了,还真不希罕他替这一箭。

可当着景帝的面,她还是要做出大度的样子来的。

“好说。”凤君晚端坐着,那箭已拔出,大夫正在包扎,许是失了些血,脸色有些淡白,更显得人冰冷。

景帝缓了缓脸色,道:“两位爱卿救驾有功,都有赏,各赏黄金千两吧。”

“谢皇上。”年画跪了谢恩。

凤君晚眸子微动,也起身跪地谢恩。

“都起来吧,你二人是朕的左膀右臂,以后要为朕分忧才是。”景帝眸色带了些笑意,不轻不重道。

年画眼波微敛,眼角扫了一下身侧那凤君晚,后者脸色如冰峰雪色,看不出任何情绪,心中当下不得不佩服这个人,就一个冰人,把情绪控制得无一丝痕迹。

起了身退到一侧。

一阵北风吹来,阴沉了半日的天飘起了细盐般小雪,星星点点洒落,不意给这喧闹添了几分别样的晶莹颜色。

“下雪了。”众人纷纷喊。

这一院子的人,景帝没说散,众人也不敢离开,只得挤在一圈子三三两两窃窃私语。

“皇上,这儿有个腰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众人齐齐望去。

一名侍卫站在高台下,手中拿了一块腰牌,走上高台递到景帝面前,景帝接过一看,眸光一敛,脸色当下黑沉如锅底,把腰牌扔到凤君晚面前毯毡上,沉闷的“扑”一声。

“凤卿家,说说这是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