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11章 想压死人吗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327 2015-11-25 23:25:33

  年画想了想,亦趋步至景帝身边,“皇上。”

“嗯。”景帝微点头,转目四下里打量了一下,笑笑,“还不错,相府这个设计大气恢宏,建造出来大方庄重,也不失贵气,凤卿家好眼光。”

说完举步往府门里走。

凤君晚潇洒的伴在身侧,道:“皇上过奖,那还不是我朝中人才济济,建造出来的建筑自然是一等一的好。”

“唔,凤卿家说得倒也是。”景帝赞同道。

年画随在景帝身边另一侧,淡然的跟着。

其余一众官员亦跟随在后面。

景帝一进那一进院,鞭炮声不绝,舞台上的狮子卖力耍舞起来。

鞭炮声过后便是喜庆的乐声,每个人都喜气洋洋,脸上笑呵呵的,堪比过年。

年画心中冷嗤。

众官纷纷入座,凤君晚与景帝,及年画坐在舞台一侧的高台上,其余官员一排排的坐在舞台对面不远处,依官职入座。

舞台上的舞狮队退了下去,接着便是歌舞精彩的表演,博得众人阵阵掌声。

年画端坐在太师椅上,神色淡淡,并不为这些喧闹场面所动,脑中还不断的想着事儿。

景帝上台致辞,凤君晚亦上台说了些话,年画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待景帝走下台来,缓步向主座走,快要走到座位上,突然嗖的一声,一支冷箭夹着风声急速而来。

啊!众人惊呼。

电光火石间,两道身影飞身扑向景帝……

至下一刻,众人看去,就发现景帝被推开跌坐在红毯毡上,凤君晚倒地身子压着年画,一支箭刺在凤君晚左手臂上,殷红的血染了黑色锦袍。

“抓刺客!”景帝怒喊,“护驾!”

“抓刺客。护驾。”侍卫们一干人追刺客,一干人护到景帝身前。

台下阵阵混乱,几位大臣跑上台扶了景帝。

“凤相国,你快起身。”

许是手臂上的伤不轻,凤君晚微蹙眉,身子动了动,想起身,力不从心复又压回她身上。

这下胸口又结结实实的撞压上,年画想死的心都有了,脸色煞白,心直往嗓子眼上蹦。

完了,虽然缠了多层棉布,衣袍也穿得厚,可这般直接的撞压,除非凤君晚不知女人身体是啥样,不然他肯定能猜到她是女子了。

“凤相,你这是何意?想压死人吗?”恼怒瞪他。

凤君晚抬头望她,利眸深锐,闪着肃杀之气,直望到她眼底深处,冷冷道:“本相还不稀罕压你。”

年画心底一凛,压低纤眉,不客气道:“不稀罕便起啊。”

这时王海和云成雨跑了过来,王海拉了凤君晚起身,云成雨拉了年画,关心道:“大人,你没事吧?”

年画脸色恢复清淡,右手背上一丝疼痛,抬手来看,手背冒了一丝血,擦破了些皮,轻声道:“没事,只是擦破点儿皮。”

“还是找大夫来包扎一下的好,我去寻大夫。”王海说完转身跑下台。

“相国大人,您的手?这箭得拔了才行。”凤君晚的得力手下卞一心扶着他到太师椅坐下,转身向台下大声喊,“快,请大夫来,相国大人被箭射中了手臂。”

一见是卞一心,云成雨似笑非笑的看他,“卞大人,好悠闲啊,怎么这会儿才出现?刚才去哪儿了?”

“关你何事?本官作何用不着向你禀报。”卞一心俊秀的脸色满满是鄙夷。

“是,那倒是,你可是相国大人的……得力手下嘛。”云成雨冷冷讽刺。

凤君晚闻言,冷眸一射,云成雨立马抿唇禁了声。

年画看在眼里,淡声道:“成雨,少说两句。”

“是,大人。”云成雨吐舌。

卞一心冷笑。

啊!台下又一阵喧哗。

“余大人,余大人……”众人喊。

那边围了个小小的圈子,都在喊着余大人,年画纤眉一拧,“云雨,去看看。”

说完大步走下高台。

“大人,小心一些。”云成雨疾步跟上。

“又发生何事?”景帝在众侍卫围着的保护圈内喊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