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8章 小心拌死你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152 2015-11-25 23:25:32

  御史府府堂,烛火透亮。

若大的府堂冷肃,静然。

景帝坐了堂中上首主审位置,凝眸肃目,裴太后在左下首的太师软椅上,轻拢着暖炉,端庄而坐。

凤君晚与年画同立于右下首,年画在次。

王海将最近一年洛小五的当值记录薄悉数捧了来,放置景帝面前的书案上。

景帝让凤君晚仔细查看,凤君晚只翻了几页,便盖上了记录薄。

转身向年画,抿唇,冷讽。

“年大人,传唤与洛小五几次离京公干的证人吧。”

年画脸色安然淡定,向王海道:“传记录薄上小五出公差同行的御史。”

“是。”王海躬声应了,快速去传人。

接连传了几人,均是与小五出公差同行之人,并无丝毫错漏,景帝面无表情的听着,并不言语。

问完话,最后一个御史退出府堂,凤君晚冷冷俊颜肌肉微动,望一眼年画,眸中嘲弄讥哨更是深。

年画冷笑,“如何?相国大人,洛小五是你要捉之人吗?咱们这般的折腾,只怕你那真要捉之人正躲在暗处看着你笑呢。”

“年大人,既便是如此,也不能排除洛小五是细作的嫌疑。”

“相国大人,你这是要强抓着不放了?”

凤君晚冷冷看她,丝毫不让步,“是有这意思。”

“你……”年画气得直想撕了他那副令人讨厌的嘴脸,“相国大人是丢了宝了还是丢了人了?这般胡搅蛮缠。”

凤君晚唇间勾起讽刺,“胡搅蛮缠的是你。”

“好啦。”景帝一声冷喝。

“这人已死,还是查清死因,何人下手才是关键。”

年画收了心神轻声应,“是,皇上。”

景帝拧了眉,“着你二府一同查明此事,不得有误。”

“是。”凤君晚淡声应。

年画一愣,这转来弯去,还是绕不开他相府,真是麻烦。

转眸偷望一眼裴太后。

“皇帝,这命案,还是让中尉署来查吧,相府来查这样的小事儿,岂不是浪费人力物力?”裴太后端坐着,肃然道。

景帝微摆手,“母后此言差矣,这洛小五是御史府之人,死在御史府中,而从他身上又看到有莹光粉的亮光,这其中涉及了相府,所以此事,还是让二府同查。”

裴太后眸光微闪,欲言又止,终还是没有再反对。

年画见状,不得不应了。

凤君晚眸光微顿,“皇上,那搜府……”

“凤相。”裴太后厉声道:“你不是说洛小五便是你要捉之人吗?如今人已死,你还搜什么府?还是依皇上所吩咐,赶快查明真相才是。”

景帝蹙眉,眸光清冷,“母后说得对,凤相,你就别纠着要搜府了,今儿便散了吧。”

“是。”凤君晚抿唇轻应。

年画暗自冷笑。

目送皇帝与裴太后的马车远去,年画只觉得像从水里火里翻滚了一遭似的。

伴君如伴虎啊。

寒风吹拂她的鬓发,也让她头脑缜明了许多。

转身抬头,两道锐利寒芒正灼灼的射向她,她这才想起那人还没有离去,长风吹得凤君晚白色长袍微微起伏,眸间一片阴冷煞沉,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让人不敢逼视的气度。

年画面如平湖,眼波不兴,轻甩袍,转身入府。

“年画,你最好给本相老实一些,花样耍多了,小心拌死你。”

身后传来冷无绪的声音。

“不劳相国操心。”年画头都没回,冷硬扔下一句,抬手示意护卫关门,转瞬消失在府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