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7章 撒了莹光粉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226 2015-11-25 23:25:32

  年画暗沉一口气,控制心绪,眼角微动,淡若笼烟的的素眉是明澈幽深,微白脸色扬起从容如水薄笑。

“相国大人,我说你拼了命追入我御史府中,我这便死了手下,下官想问,这是否与你相府有关系呢?”

凤君晚上前一步,深眸似浩瀚夜空,冷肆无边无际,“年大人,可是想说本相杀了你的人?”

“是又如何?”年画冷眸熠熠之对视,丝毫不惧。

空气中顿时散发了丝丝火药味。

一侧那两位大人物都暗自抿了抿唇,敛眉。

这岂不是在挑开他们之间的斗争?

心照不宣的互望一眼。

“灭油灯。”景帝一声令下。

裴太后自是不能反对,她还不想就这样与皇帝撕破脸皮。

瞬间,屋内暗陈下来。

屋内寂静得只有四人的呼吸声,不知从哪刮来一股寒风,年画直觉得背后一丝寒意升起。

凤君晚来者不善,今夜可真是有点悬了,这一切,怎么看都像是个套。

周遭伸手不见五指,耳畔似乎有温热之气,年画心绪有些凌乱,下意识挥手一拍,纤细手腕被一只冰冷大手紧紧握住。

“年大人这是心虚?”凤君晚冷无绪的声音传来。

身边男子微淡青竹涩香沁入年画鼻息,手间虽冷,但真实的触感令年画脸上一热,纤手用力一扭,甩开他,恼道:“相国大人,这乌漆麻黑的,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况且太后娘娘在这儿,要是吓着了,你担得起这个罪吗?”

“母后,你可无碍?”景帝清淡的开口。

“无碍,哀家坐着不动便是了,你们要查看便快一些,此处冷若冰窖,实不该久留。”裴太后亦同样是冷冰冰的声音。

突然黑暗中闪了点点绿色亮光。

年画望眼看去,呼吸一滞,那儿好像是小五脚边的位置。

虽然有准备,但心头还是不住的突突猛跳,胸中急剧的起伏。

淡定淡定。

一定能想到法子化解的,这儿还有中宫太后在呢,实在不行就耍一回臭无赖。

“皇上,你们看,那儿有亮点,是绿色的,那一定是微臣撒的莹光粉。”凤君晚的声音响起。

“嗯,来人,掌灯。”景帝似乎也不喜这般黑暗,忙唤人掌灯。

很快,屋内又亮堂了起来。

年画似乎有些不适应,微闭了闭眸,复又睁开。

不曾想,黑瞳撞入一个深如千年古井的深眸中,那儿闪着洞穿人心神的幽光。

长如蝶翅的羽睫迅速一垂,掩盖住那微乱心绪,直压到那幽深之处,无影无踪。

微退一步,冷道:“相国大人,我脸上可没有长花儿。”

“解释。”凤君晚冷锐开口。

景帝和裴太后都齐刷刷看向年画。

“相国大人,你想听什么?如果说小五是你追赶之人,那他私底下做些什么事,我如何管得着?”年画极快缓了心绪,从容淡定道。

凤君晚似乎料到年画会有这么一说,弯唇嘲弄道:“取这小五的当值记录来。”

年画唇角微动,“好啊,相国大人要查是吧?今儿皇上,太后娘娘在此,为了御史府的声誉,那便查吧。来人,把小五的当值记录薄取来。”

这时王海领着一人入屋。

“皇上,大人,仵作到了。”

那仵作施礼,景帝挥了挥手,“赶快查验尸首吧。”

仵作小心应了便去查验洛小五的尸首。

“王总管,去把小五的当值房录薄取来。”年画吩咐王海。

“是。”

年画神色淡定朝景帝道:“皇上,此处寒冷,请皇上,太后娘娘移步墨池苑。”

“到府堂吧。”景帝淡声开口。

年画微愣,暗自苦笑,府堂?皇上这是明摆想要公开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