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4章 什么人自杀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134 2015-11-25 23:25:31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三人皆不同反应。

裴太后一怔,不自然的抿了抿唇。

年画淡眉蹙起,心底稍为小五担心。

凤君晚睫毛一扬,眉梢微微一带,带出笃定笑意。

一身明黄龙袍披着黑色大氅的景帝带着寒风披着冷意,大步入内,眸光无波无绪的分别扫一眼凤君晚及年画。

“皇儿见过母后。”

裴太后敛了脸上冷意,笑意盈盈,抬手,“皇帝起吧。”

“微臣见过皇上。”凤君晚与年画跪地同声施礼。

景帝轻掀大氅落座,道:“两位爱卿请起。”

二人谢恩起身。

年画走到茶桌前轻车熟路的煮了茶,倒入茶盏,双手奉至景帝面前,“皇上,请用茶。”

“唔,难得年爱卿亲自煮茶了,这茶,朕自是得喝。”景帝伸出纤廋白皙的手接了茶盏。

“皇上笑煞微臣了,微臣随时可为皇上煮茶。”年画垂手侧立一旁,淡声道。

他不打算给太后续茶,因为给太后续了茶就必须给那冷面的凤君晚奉上一杯茶,他可不想那么干。

想喝他煮的茶?没门。

三人各有心思。

安静的室内只有景帝呷茶水声音,及茶盏放置一旁案几的轻响。

脸色白净的景帝缓声开口,“怎么一回事儿?说来听听。”

裴太后轻抿唇,心里冷笑,不语。

凤君晚眼波淡静的看景帝,道:“回皇上,微臣正在追查一名逃入御史府的细作。”

年画垂眸,眼波微寒。

这凤君晚真会演戏,明明是他暗中请了皇上来,这事儿,想来没有那么简单,也许是凤君晚早盘算好了的。

真后悔没有早一点动手,就算证据不足,请他凤君晚到御史府喝凉茶,也足以震摄百官,压一下他凤君晚的嚣张气焰。

景帝装作惊讶,沉吟片刻,望向裴太后,轻声道:“母后,您看这事儿……”

“搜便是了。”裴太后暗咬牙道。

明明下了个套让她钻,还说得像是一切都听她似的,这皇帝,当真不能小瞧了他。

“母后圣明。”景帝淡声捧道,眼角余光示意凤君晚。

凤君晚眸光一闪,唇角微动,转身便要出去传令。

这时外面一阵慌乱脚步声,及细碎说话声传来。

“有事儿入屋禀来。”景帝拧眉大声道。

凤君晚伫足垂手立于一旁,眸光微掠向年画。

年画神色未动,清水淡渺。

御史府总管王海快步入屋,神色略慌,望一眼年画,跪落地上,道:“微臣见过皇上,太后娘娘,相国大人,年大人。”

“起来说话。”景帝道。

王海起身,微躬身,道:“回皇上,府中有人自杀。”

四人皆震。

裴太后面色微变。

年画心一沉,袖下素手微动。

凤君晚挑眉。

“什么人自杀?”景帝沉声问。

“监察御史洛小五。”

年画心头大震,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心跳,一拍又一拍,但依旧面如沉湖,只微蹙眉,眼中微光一闪,迎上凤君晚一双黑眸,那眸中粼洵闪着嘲讽、锋锐,在冷肆深处像一刃无声利剑。

景帝与裴太后亦望向她。

年画感到空前的压力,静静无声,却铺天盖地,处处不在处处在。

脑间清明提醒着她,这个时候不是悲春伤秋的时刻。

挺直了脊背,长睫一垂,将那情绪掩于眼底幽深之处,直到了无痕迹。

极快复抬眸,瞳仁清澈如水,向王海道:“走,去看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