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13章 坐不到一块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007 2015-11-25 23:25:33

  凤君晚已然穿好外袍,看一眼那腰牌,轩眉蹙起。

年画眼眸落在那腰牌上,银边黑字的腰牌,一个“相“字赫然入目,心中一震,当下轻攒了细眉。

这是相府的腰牌。

是凤君晚掉的?

或者是刺客掉的?

微抬杏眸,长长的睫毛下疑惑的光影闪过,沉凝向凤君晚望去。

凤君晚神情淡静从容,微垂眼眸,道:“皇上,是微臣方才掉的。”

“哼,这是在台上,可怎会掉到台下?凤卿家,你可真会掉啊。”景帝脸色未缓,眸光中闪着凌厉的锋芒。

“方才与年大人……许是用力过猛了。”凤君晚微眨长睫,淡定道。

“轰”一声,众人哗笑。

年画脸底一热,脸色一沉,敛了眸子,狠狠的瞪他。

理亏词穷了就找她说事儿?

景帝紧紧的拧着眉,刚要开口,那厢一侍卫又一声大喊,“皇上,这儿还有一块腰牌。”

众人都伸长了脖子来看。

“呈上来。”

腰牌到了景帝手上,年画瞥眼一看,心底一凛,可不好了。

那是御史府的腰牌。

景帝手轻轻一抛,那银色腰牌划出一个弧度,落到年画脚边,“年卿家,你该不会是又要说与凤相国用力太过于猛吧?”

众人轻声偷笑。

景帝转头利眸一扫,众人瞬时收了声音,低头垂眸。

年画暗摸了自己腰间,如遭雷击,心突突的猛烈直跳,脑间缜明思绪飞快的转动。

自己身上的腰牌不见了。

怎么会?难道真是刚才被凤君晚扑倒那一下掉落的?

会吗?

但是直觉不太可能。

莫不是有人偷了她的腰牌,以借机陷害她?是凤君晚干的吗?刚才他和她那么亲密接触,极有可能动手。

如果是他要陷害她,可他相府的腰牌又怎么会出现?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转眸斜眼看向自己的属下云成雨,后者微微眨眼,表示他的腰牌没丢。

不及再多想,撩袍跪落,“回皇上,微臣……是想这般说。”

只有这样说才是最安全的。

相国与御史大夫为了救皇上,混乱中,腰牌掉落。

这个说词是最安全的,凤君晚果然精明如狐。

景帝冷哼,“该不是你二人共同谋着刺杀朕吧?”

此言一出,众人低声哗然。

年画垂眸眼波微动,皇上果然是疑心重,连最倚重的凤君晚都不信。

“皇上。”凤君晚一掀锦袍,施施然跪地,沉眸如水,“如是这般,微臣又何需飞身扑去拉开皇上呢?那岂不是多此一举?”

“是呀是呀。”有大臣低声出言。

景帝眼角微跳,不缓不急开口,“就不许是苦肉计?”

年画当真是无语,她会和凤君晚合谋,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自己还未坐上御史大夫之前便与凤君晚有结怨,这朝中大多数人都知,皇上岂会不知?

果真是龙位扎臀,时时担心别人拉他下来。

凤君晚飒然一笑,“皇上,您多虑了,微臣与年大人是猫和老鼠,坐不到一块儿的。”

“哗。”

众人大声哗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