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掩妆皇后

第5章 半个时辰前

掩妆皇后 兰亭公子 1337 2015-11-25 23:25:31

  “朕亦一起去。”景帝微望一眼凤君晚,站起身。

凤君晚冷面无绪,只微勾唇,不语。

裴太后暗敛眉,也起身,沉声道:“都一起去看看吧。”

这事儿,只怕不好。

淡淡的月色下,整个御史府如笼了一层轻纱,寒风掠过,高大的梧桐树叶沙沙细响,月光照射下,树影婆娑,斑驳明暗。

分花拂柳,走过曲曲折折的青石小路,众人走入后院一侧监察御史们的住所。

明清院。

因着早前王海让人维持了秩序,有护卫把守了,院内倒不混乱,三三两两有御史凑在一起说话,一见到四人同来,慌不择已跪地施礼。

“微臣见过皇上,太后娘娘,相国大人,年大人。”

景帝眉目微淡,抬手,“起吧,都各自散去,别在这儿乱嚼舌头根子。”

“是。”众御史们散去,各自回自己住处。

王海将四人领进靠东北的厢房。

屋内冷叟叟的,只亮了一盏油灯,淡黄的亮光显得屋内有些昏暗,摆设很整齐。

屋中榻上躺了一人。

年画心里咯噔一跳,吩咐一旁护卫加一盏烛灯,便上前查看。

一身降紫监察御史官袍,清秀苍白的脸庞,正是洛小五。

凤君晚亦大步上前查看。

年画仔细查看洛小五尸体,简明厄要的问跟在一侧的王海,“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死的?通知中尉署了吗?有否传了仵作?”

“回大人,是半个时辰前,那会儿我正好有事儿找小五,便过来敲门,半天没应门,撞门进来就发现他吊死在梁上了,那仰脸的样子,让人看了心酸,我寻了人来把他放榻上,安排了护卫守着这儿,便去向您禀报了,仵作是让人去传了,中尉署那儿,还没有通知。”王海轻声应。

他是知道洛小五被派去相府伏蛰的,这般说法,应算周全吧?

“你去通知中尉署派人来吧。”年画眸光微闪,淡声吩咐。

小五怎么会自杀?

就算是被追,可这也回到御史府了,何需自杀?

难不成是不想连累御史府?

不,不可能,小五不是那么傻的人。

眸光落在洛小五的脖颈上,心一动,伸手过去,不期然,凤君晚也伸了大手,两指正好轻捏到年画纤指。

冰冷的触感。

两人均飞快抬眸看对方。

只一瞬,凤君晚长指极快离开,眸光轻鄙,大手似要整衣袖一般,在宽大衣袖上一拂。

至于吗?

年画心里冷哼,薄唇微抿,掠过一丝冷讽。

他从小小一名太监一路升官至这御史大夫,自然是惹红很多人的眼,特别是这位右相大人,御史大夫位等同于副相,威胁他相位,凤君晚心里自然是像扎了刺般不爽了。

就因他是太监出身,周遭的鄙夷更是没少过。

年画翻开洛小五衣领,那儿有些凌乱,颈脖上一道淤黑绳子印触目惊心。

年画微侧目,心中一阵难过。

洛小五是从永巷出来,跟随他已有两年,官位虽小,但做事勤勤恳恳,服从安排,前两个月让他去相府伏蛰,他毫无疑异,生龙活虎的大小伙,这会儿却冷冰冰的躺在这儿,让他心何安?

多大的事儿要自杀?

他不信。

极快回笼了心思,眸光仔细的看那道勒痕,伸手翻看后颈脖处,似乎发现了什么,因光线不够,凑头下去。

“砰”一声。

额头碰到一微冷额头上。

迅速抬眸。

正对上那冰冷眸子,深邃眸底锋锐微绽,略带一丝轻蔑。

杏眸一沉,猛的站直了身子,一丝不乱的轻缓从怀内探了锦帕,淡淡沉香散发,令人心头缜明,淡笑,用锦帕擦了擦光洁前额。

眸光戏谑的望凤君晚。

凤君晚脸色迅速变白,眸光沉冷如冰,嗖嗖的瞪他。

年画眼底掠过一丝狡黠笑意。

哼,许你嫌弃我,就不许我恶心你?

凤君晚正想开口,那厢传来裴太后不耐烦的声音,“既是自杀,这儿就交给中尉署来处理吧。”

“我有发现。”

年画与凤君晚异口同声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