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牌女护卫

第三十四章 锋芒初露

王牌女护卫 篁梦溪 1585 2015-02-11 09:00:04

  待一阵假意的寒暄和恭敬的敷衍后,这么一顿早膳终于结束。任显名这才放松下来,本以为这一大清早卫景离便如此示好定有猫腻,战战兢兢与其同食,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任显名眯起眼,微微一笑,行礼道:“下官先行告退。”遂后退两步,预备转身离开。

“哈,任将军请留步,将军落了样东西。”卫景离吹吹方才泡好的茶,语气仍然听不出情绪,仿佛除了平缓就是平缓。

任将军眉头一皱,顿时止了脚步,狐疑地回头道:“下官不知所落何物,下官来时并未携带什么物件啊。”

卫景离冲一旁的李锏示意,李锏走近任显名,再从腰封处掏出一个翠绿的玉佩示之,缓言道:“将军忘了玉佩。”

任显名一见那玉佩,不正是自己清晨发现丢失的那枚随身不离的玉佩吗!任显名顿时瞳孔放大,嘴角抽搐几下愣是发不出声音来。

见任显名直盯着低头品茶的卫景离的脸做不出任何反应来,李锏将玉佩塞到任显名手心,再压下其手指,提高音量道:“将军,你的玉佩!”

任显名这才回过神来,赶忙躬身行礼道:“下官……谢过四殿下,下官告退!”

“等等,”卫景离叫住即将离开的任显名,继续以其惯有的超脱俗世的语气道,“任将军虽然平日里军务缠身,无暇顾及周身琐事,但将军还是将该收好的东西收好,切莫再像今日这般落了玉佩让人一顿好找。本王还是建议将军勿要再将账簿和来往书信放到内苑书房中,以免像这玉佩一般给弄丢了。将军意下如何啊?”

语毕,任显名一阵寒颤。

虽是温言淡语的陈述,卫景离却扎实将任显名吓出了一身冷汗,眼睛终于睁大却再也不敢将卫景离瞧上一眼,瞬时跪倒在地,慌张地完全没有平日里的冷静细腻。

“此番围剿刑戮山寨下官全凭殿下调遣!” 任显名跪在地上强压心头的惊惧之感。

“哈哈,将军果然为国为民呐,”卫景离敷衍一句后倏尔变脸,原本微笑的面容换上一副严肃果敢的容颜,眉眼之间不再是亲切的仙家之气而是狠绝凌厉,将其霸气表露无疑,就连语气也降了到了零点,卫景离泠然道,“明日卯时整军开拔前往抵戏!”

“是!”任显名重重地磕一个响头。

卫景离瞧也不瞧地上跪着的任显名,带着偷笑的奚茗等人径直出了门。

一直在门外等候的张猛见此场景,赶忙跳进屋内,见任显名还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忙将其搀扶起来问道:“将军怎么同意进军抵戏了?大殿下不是交代过……”

“哼,若是不同意,只怕你我二人不出明日就都被抹杀了!”

“怎么?这四殿下看样子也没什么实力,不能拿咱们怎样!”张猛端过一杯茶递给任显名。

“没什么实力?哼,只怕这四殿下是实力深不可测吧!”任显名心有余悸地道,“他昨夜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我贴身的玉佩取走,今晚就能取我首级于无形;他今日能探明我的灰色账簿和与大殿下的来往信件藏于内苑书房的暗门内,明日就能承上证物向皇上参我一本!且不说到那时大殿下为自保撇清与你我的关系,他就是有心力保咱们,只怕皇上也会保子弃卒,说到底,你我二人都是个死!”

“这……这可如何是好哇?!”张猛瞬间亦没了主意,彻底慌了神。

“派人快马告知大殿下,要快!”任显名一发狠,端直捏碎了掌中的茶碗。

同时,奚茗赶上卫景离,说道:“喂,这任显名必定会派人联络大皇子,到时……”

“一律截杀!”短短四个字,字字铿锵。

奚茗被卫景离零下十几度的语气惊得一怔,她望着此刻的卫景离,肃杀、果决、眉眼之间尽是霸气,甚至连整个轮廓都不复往日的柔和而变得狠绝刚硬了起来。

没错,这就是生在帝王之家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是冰冷的,是绝望的,是狠辣的,是让人无法靠近的。她几乎并排和卫景离走在一起,却丝毫感觉不到温度,仿佛他俩之间被铸了一堵透明的墙,让人无法逾越。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此刻的卫景离不是那个平素谦和恭俭的仙家公子,不是那个拧着眉毛和自己吵架争论的任性男孩,不是那个专注地为自己上药的温柔男子,而这些又恰恰都是他。

奚茗有点读不懂面前的这个男人,她甚至有点不适应卫景离如此迅速的变脸,更不清楚她到底比较习惯他的哪一面,然而她却前所未有地坚信,这个男人,会在不久后的未来成为王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