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牌女护卫

第三十五章 战事之殇

王牌女护卫 篁梦溪 1878 2015-02-11 18:02:06

  次日卯时,卫景离率一百清字营率卫及安北军五千士兵陈兵牧北郊外,荷戈备箭,整装待发。

奚茗精神涣散地坐在马上,眼皮止不住地打架。要知道,昨天卫景离才下了卯时开拔的军令,今天一早鸡都还没叫呢,她就被持盈从暖暖的被窝里拖了出来,强行换了衣服、装上武器就被带上了马,整个过程残忍得简直令人发指——持盈还和从前一样,威胁她说再不起床就去喊主上过来解决……

久里堪称“美目”的眸子一扫,见奚茗神情懵懂地一个点头就要栽下马去,眼疾手快地打马上前揽住奚茗的纤腰,保护着她让她不至跌下马去。至此,奚茗才猛然惊醒:“我是谁?我在哪儿?”

“你是钟奚茗,目前在牧北,即将去抵戏。”久里忍俊不禁。

“久里,我好困啊!老天,为什么要如此待我!”奚茗仰天长叹,不知道人类一大酷刑就是不给觉睡么?奚茗头一歪,作势又要睡过去。

久里无奈地摇摇头,想来奚茗也是真累了。且不说连续半个多月星夜兼程地来到这极北之地、几乎都在马上度,过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本就是一项挑战,加之前晚又夜半给了任显名一记警告,好不容易昨晚能睡个踏实觉,结果天还没亮就被拽了起来。想到这里,久里不由有些心疼。

久里将自己的马儿驱至与奚茗平行,长腿一跨便坐到了奚茗的马上。

“久里你这是?”奚茗见久里这正太蓦然的举动,心下一动。

久里一手抓住自己马儿的缰绳,一手环过奚茗的腰肢,将她稳稳固定在自己怀里,幽然道:“睡吧,靠着我。”短短几个字,教人不容商量。

这时,别说当事的奚茗尴尬地涨红了脸,就连在一旁瞧着的持盈也染红了脸蛋,教人分不清她是害羞还是吃醋;持锐看待事物向来透彻,自然知道久里心中情愫,然而一旁的李葳则后知后觉,一副“我们几个打小关系就好”的模样,坦荡地继续和其他兄弟谈天说地;刚坐进马车里的卫景离透过帘缝恰好看到这一幕,眉头微蹙,终于忍不住开了尊口。

“困就进来,不若马车是作甚用的?!”语气中略带不悦。

奚茗应声回头,朝面容半掩的卫景离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小声嘟哝一句:“才不嘞,才不要在老虎旁边睡觉!”

然而卫景离何等听力,自然将奚茗的话全数收入耳中。她就这么看我的么,老虎?卫景离眉梢抽搐两下,面露愠色。

“呵呵,依我看,等到了抵戏县内,茗儿你可就没心情睡觉,也更加睡不着了。”李锏笑道。

“为何?”奚茗眯着眼睛问道。

“战事……如悲歌啊……”李锏低叹着打马向队前行去,留下了登时醒悟的奚茗等人。

少时,全军发轫。

急行一日,行军的队伍终于立在了抵戏城门下。

奚茗抬头望望,心里不由一紧——这里和定安城的城楼相差太远,满墙满砖都写满了苍凉和萧索,不知是因为这座地处极北的古老城池有着他年久的沧桑所致,还是因为刑戮山寨不断的侵扰所致。

先前奚茗听卫景离和李锏说过,抵戏以北虽是弗国的荒芜之地,但毕竟南临牧水,右靠牧北,县内多山林,植被野畜繁多,也应该算是一个安详的县,然而一入抵戏境内她却明显感受到了一股肃杀之气。

卫景离曾向奚茗等人详述过,大陵与弗国接壤的地界有西兆府与耀川府,西兆府处西方,西邻阖国,北接弗国,在经济、文化上与两国交流频繁,甚是和平繁荣;而耀川处北方,临牧水,西南邻定安,东南接延川,其中的抵戏县北靠弗国艾裴拉雪山。由于艾裴拉雪山的阻隔,使得雪山至抵戏的一片平原地段成为了无人监管的自由区域,招致了众多各国的亡命之徒逃亡至此,建立了不少大小山寨,而这无人区也就被百姓改叫做了“浪人区”。

即使毗邻这一狼藉地带,但是数十年来抵戏的百姓都过的甚是平静,虽然偶有山寨匪贼来袭,但也都守着双方的底线,县城也仅仅是被搜刮些货品、食物和钱财罢了,毕竟这帮匪贼在浪人区是逃命,不是衣锦还乡,并不十分招摇。

没曾想后来浪人区来了一个名叫梁丘诩的神秘人物,不知其用了什么法子,竟然整合了浪人区的大小数个山寨,建起了六百余人的刑戮山寨,彻底打破了原有约定俗成的底线,将抵戏县城玩弄得天翻地覆,不仅抢劫财物、货品,遇到抵抗还杀人放火,甚至强掳壮丁做奴、强抢女子为娼,使得整个抵戏百姓临近傍晚便都锁门不出,人心惶惶。

此刻已见天边绯红一片,越向北走街道上的人便越发稀少,甚至能够见到有些小户人家大门紧锁,门前摆满了米面家禽,摆明了就是向匪贼示弱以求得自家周全。

正北方向的街道上似乎就只有浩浩荡荡而来的安北军和清字营的一百号率卫,脚步整齐划一,衣袂摩擦的声响在此刻更加鲜明突出,反过来又衬得整个抵戏如同一潭死水般,寂寥无声,但若轻轻一搅便可能波及整个水面。这样的城池,让人觉得沉闷无比,沧桑无比。

听到街道上军队行进的声音,临街的人家在窗户上开一个小缝,缩着身体瞧上两眼,有的还似乎悄声和屋里的家人说了些什么,但又都迅速的合上窗,吹熄油灯。

这就是被刑戮山寨所践踏的城池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