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牌女护卫

第十六章 阴谋乍起(1)

王牌女护卫 篁梦溪 1809 2015-02-01 18:02:05

  三月是万物苏醒地热火朝天的时节,该抽丝的抽丝,该怒放的怒放,该融化的融化,该动手的也该动手了。

显王府坐落于定安城南郊,临溪而建,此刻王府花园中正是翠山碧水,曲径幽台。王府花园湖上亭子里一名藏青色身影的男子倚桌而坐,尽显雍容气质。

男子放下手中饮尽的茶杯,由一旁的侍女接过,泡起了功夫茶。

“继续说。”男子对着站在眼前一名穿着玄色武服的手下道。

“是,大殿下”武服男人双手抱拳,干脆利落,继续道,“除了清字营的直属首领李锏外,还有五个近身率卫:苍久里、李葳、持盈、持锐和钟奚茗。苍久里,年十七,武艺超群,遇事冷静果敢,是清字营里数一数二的人才;李葳,年十八,乃是李锏的表侄,八年前因天花成灾而逃难投奔李锏,具有‘清字营最灵活身手’的名头,只不过此人行为随性,难受束缚;持锐,年二十有二,曾是一名孤儿,是清字营最早进入的率卫之一,追随四殿下已有十年之久,此人除武功全面且了得外,还在清字营中具有很高的威信,很多清字营率卫甚至以‘大哥’称呼他,而此人对四殿下亦是忠心耿耿,也深得四殿下的信任;持盈,此女是与持锐同年被收留的孤儿之一,年十七,性格孤傲,武功平常,但善使暗器,尤以飞针见长。

“至于这钟奚茗,年十五,据报,此女常有另类言论,武功平常,属下还未查清此女缘何会成为四殿下的近身率卫。据报,这五名率卫并未住在慈云山下的清字营中,而是同另外十几名挑选出的率卫一同进驻在容王府内。”

“哦?缘何会成为近身率卫?”陵国大皇子卫景乾一抖折扇,缓缓扇了两扇,饶有兴趣地道,“若是女子,这就好理解了。想不到老四他平素温润如玉,不近女色,竟也是一个风流胚子,哈哈。”

一旁泡茶的侍女,小心翼翼地瞅一眼卫景乾,又迅速低下头去,用壶盖刮去茶面上的泡沫,盖好茶盖,再以沸水浇淋,丝毫不敢怠慢手头的工作,做毕才又双手交叠退后一步立在一侧,等候片刻之后再沏茶。

“只是,属下还有一事尚未查清,”玄衣男子继续说道,“四殿下旗下的清字营率卫几乎都是孤儿出身,不过即使是孤儿,也都有名册、入营前的痕迹可循,但是唯独钟奚茗和苍久里二人的背景无迹可寻,似乎是被刻意销毁了。”

“被销毁?”卫景乾坐直身子,思索片刻道,“钟奚茗,苍久里……这两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钟,姓钟……”

卫景乾突而蓦然抬首,正容道:“玄通,继续查,就查这个钟奚茗和苍久里!再查一查当年紫阳钟家,看看这个钟奚茗和钟家是何关系!”

“是!”玄通半跪抱拳,干脆老练。

“下去罢。”卫景乾挥挥手,对面的玄通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一点他曾经来过的痕迹。

卫景乾接过侍女刚刚沏好的茶,半掩茶盖,只呷一口便被沸水烫了嘴,茶杯也“啪”一声掉在地上碎成了渣。侍女见状登时跪地,一个劲地磕头,直呼:“奴婢该死,殿下恕罪,奴婢该死……”

卫景乾一摸唇瓣,其上早已被烫麻。卫景乾盛怒之下一回首对着侍女的肩头就是一脚,愤然道:“该死的奴才,来人啊,给我拉出去杖责二十大板!”

“是!”亭子连接的湖上长廊里守卫的侍卫甲乙丙丁领命将早已瘫倒在地的侍女拖出亭子,而侍女仍在惊惧中不断求饶:“殿下饶命啊,殿下——”

这求饶的呼喊在卫景乾的耳朵里立马成了噪音,这显然是刺耳的,是命定的挣扎,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刚刚才顺着长廊而来的下人见状,立即靠边避过,站在亭子边缘毕恭毕敬施礼道:“殿下,顾司徒求见。”

“什么事啊,这么一大清早的?”

“回殿下,顾司徒说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和殿下商量,已在‘嘉乐轩’等候。”

“知道了。”卫景乾摆摆手令下人退下,心里默默揣摩起司徒顾善道的心思,心中便有了些许计较,舒展一下广袖,一个大幅度的摆臂,将手负于腰后,潇洒而去。

三月才刚刚飘荡的柳絮在显王府后花园打着旋,拂过湖面,掠过亭子里那打碎的茶迹,继而飘去,寻找一片合适的土壤,在那里生根发芽,孕育滋生……像是阴谋,又像是善行,有的时候你感觉它一晃而过,似乎不留下一丝痕迹,可它却在你毫不经意的时候植根生长,最终滋生成为它来过的铁证,只不过,这个“它”也许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它”了。要么不开始,要么一开始,便不要停下来……

一个多时辰后,所谓阴谋的风便吹到了容王府。

正当将将结束战训的清字营沉浸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时,大明宫内侍官前来通报,说皇上有要事着四殿下相商,要求四殿下即刻赶往大明宫。

李锏往内侍官手里塞了一锭金子后立即找到卫景离,附在他耳边将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告诉了他。

原本因为奚茗夺标胜利而内心欢愉的卫景离此时亦是沉下了脸,对身侧的刘垚沉声道:“舅舅,恐有异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