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牌女护卫

第四章 绝命逃亡

王牌女护卫 篁梦溪 4490 2015-01-22 21:05:51

  时值冬至,大陵西北的寒风也堪称凛冽,四月将属于她的那片麻袋也盖在了久里身上,自己裹了裹略显单薄的衣衫。

朝庙外看去,外面日光乍泄,晃得人眼睛生生地疼。四月不由想起半年前从石室潜出去时的感受,此时的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不过她却心怀感动,感动这黑暗终于过去了。

那是钟家惨遭灭门之后的第三日,久里和四月才敢从石室内钻出来。

两个孩子甫一踏进外院,就看到十几排黑色的骨骼曝露在阳光下——显然,那晚刺客将钟家上下的尸体集中起来,进行了“火化”处理。

四月第一次见到这般景象,怎是一个“惊”与“吓”可以概括的,她本能地缩到只比自己高出那么一两个手指宽的久里背后,紧闭双眼,央求他赶紧离开这里。

久里没有动,站定一会,将每一具骨骸都打量了一边,奇怪的是数一数竟然有七十三具尸体,不过久里并未多想,想是自己数错了吧,然后从身后拉过四月道:“茗儿,跪下。”言罢,重重地跪在地上,深深地做了三个叩首。

四月本有些迟疑,毕竟自己是21世纪的新人类,讲求民/主、自由和人权,下跪始终都是个“技术活”,但当看到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如此沉重、如此郑重,也不禁泛起一浪怜悯,一浪心疼。

就算是替那个真的钟奚茗还愿吧!四月这样想着便跪在久里边,学着他的样子,做了三个叩首,尽管姿势业余但态度还算真诚。

叩拜过钟家的亡者后,久里带着四月不再多做停留,直接从后院的坊墙一角隐藏的破洞悄悄爬出了钟府,避过了为了调查钟家惨案朝廷分派的巡捕们。

于是,那天起的生活,叫做流浪。

整个韦曲坊仿佛都笼罩上了一层看不见的阴影,纵然是美好的四月天,却因为钟家悄无声息地被灭门而显得异常诡谲,还未到宵禁的时间大街上就已是寂寥一片,连坊门也在夜刚擦黑的时候就被关闭了,几乎每家每户都增派了夜晚巡逻的甲士。

纵然是在白天,韦曲的豪绅们也不敢高声谈论钟家的事情,因为他们都很清楚钟炳存是二皇子卫景元的门人,一直在经济上对其提供支持,敢如此肆虐地大开杀戒地不给皇子的脸面而折了他的一只臂膀,其背景想必也是非皇即贵了;再加之皇上特命钦差查案,竟发现一柄刻有“乾”字的十字短剑,这似乎又与大皇子卫景乾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四月和久里在韦曲坊流窜的时候听到了以上的信息,只不过零星而模糊,又存有诸多疑点,然而他们也无暇再去追究是哪里出了问题,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才能保证活下去。

两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孩子在富庶的韦曲坊已算是明显,但在他们小心翼翼避开人多的地方之时他们惊异地发现似乎所有遇到他们的人都好似看不到他们一般,再不济也是诧异地盯着他们瞅上几眼然后摇摇头叹口气迅速离开。

久里也试图带着“失忆的奚茗”去找韦曲百年来的世家韦氏寻求保护。这韦氏先前与钟炳存交好,却在两个孩子上门求见的时候将其拒之门外,韦氏当家者回复的是:官府已发布告示说钟家上下七十三口全部罹难,就连家养的两条看门狗都死得彻底,哪里还有两个黄口小儿存活的道理?必是北边承凤坊的小孩跑到南坊这来乞讨的。

听到这里四月和久里才知道,不知出了什么岔子,朝廷承上的折子里说钟家被全灭,仿佛是有人故意将两人逃脱的事抹平了,才会有了那日见到的七十三具尸体。

也难怪在韦曲流窜的这几日并未有什么人正眼瞧他们,估计是并未将他们和钟家联系到一起去吧。但是为何又会有一些门户在他们的门口放上那么几碗上好的热饭,然后在两个孩子偷偷吃完后打开大门收回碗,还要自言自语一番“怪了,是哪个北坊的混球偷吃了我的粮?!”而这些户主偏又与钟炳存此前交好?

久里也许还无法理解,但是有着二十岁“高龄”头脑的四月却是看得清楚,这杀害钟家上下的幕后主使想必已是呼之欲出,即使不是那个什么大皇子,也必定是一般人招惹不起的,韦曲住的人虽然都是紫阳大户,但能不给自己惹麻烦就最好不要惹,于是即使有人认出了四月和久里也会当做不认识,避免惹火烧身、被人当做是二皇子一党。

与此同时,那些曾受到过钟炳存恩惠与提携的大户,终也算是良心未泯,暗地里接济着钟家后人,其他心领神会的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虽然有好心人暗地里接济,但是四月意识到不能在这里久留,保不齐哪天这些人荆棘加身会把她和久里抓起来交出去也说不定!

21世纪人类特有的防人之心一旦迸发就会势不可挡。于是在四月的建议下,久里带着人生地不熟的她一路逃到了承凤坊。毕竟这里多是小门小户,鱼龙混杂,即便于隐藏也没有人认识他们。

在承凤坊的最北端他们找到了那间破旧的弥勒庙,和几个流浪者一起挤在里面。看来,不论到了哪个时代、哪个地方都是繁荣背后隐藏着沧桑,四月如是想。经过一段时间的“社会体验”,四月眼里的紫阳确实称得上富庶大城,却也挡不住这里极北的贫穷之水袭来。

虽然承凤坊相对贫穷,但四月倒也能乐在其中,反正已经穷了二十一年了还会怕再穷几年?如今,没人追杀是四月清贫之道的最高标准。

那天四月像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伸个拦腰回过头习惯性地伸手替久里掖“被角”,却讶然发现身旁的草垛上早已没有了小正太的身影!她登时陷入了慌乱。

许久没有那么沉重的慌乱感了,即便是和史一凡分手的时候,或者因为超光速子爆炸被卷进火舌里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般惶然。她明明是异常清醒的,却又如此慌张无措,仿佛被一个营的兵马扫荡而过的山坡,顿时寸草不生,整个生命瞬间充满了绝望。

四月摇醒了庙里所有的人,问询是否知道久里的去处,却一次次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她脑子里迅速蹦出几种可能性,一是最好的可能,就是久里出去寻吃食了,但是又怎么可能在天才微亮就出去?二是久里抛弃了四月独自一人离开了,这是最令四月愤恨的一种结果;三是最坏的结果,就是久里被抓走了,但如果久里被抓走,那么自己怎么还安然无恙?

“这个”钟奚茗的实际年龄已经21岁了,在面对久里这样可人的小正太时难免有一种自称姐姐的冲动和天然的保护欲,所以在从紫阳县韦曲坊逃到承凤坊的路上,他们一路半乞讨、半偷抢地过活。

不论遇到什么强绅豪奴,她都本能性地伸手将久里拦到自己身后,然后大义凛然地怒斥对手“还有天理吗!我可以去告你!”,却总在下一秒被赏一个重重的巴掌,然后再被久里一个咬敌人手臂的突然式袭击所拯救。

也许,从某种程度上,她是依赖久里的,那种唯一的亲人般的感觉,那种救命稻草般的感觉,那种不会游荡于异世而毫无归属的感觉。四月想,她之所以能够在这个世界生活这么久,也许就是凭着一股想要保护这个孩子平安成长的勇气吧。

如果久里真的将自己抛弃或者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她必然会丧失掉所有的信念。如果没有信念,或者丢失掉让自己为其而活的人,那么还有什么是可以留念的?久里现在就是她在这里活着的全部理由。

四月有些焦躁,奔出小庙,找寻久里的影子,却又不敢走得太远,若是久里回来了找不到自己怎么办?

就这样,四月原地待命似地蜷缩在庙门口的废旧石磨盘子上,盯着前方来的路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地平线上升起了一个脏兮兮的影子,影子单薄而雀跃;影子渐渐大了一些,隐约能看到正太脸上的笑容了;正太走近了,一张大大的笑容绽放在四月眼前,扬起的嘴角动了动,“茗儿,你看……”

“你跑到哪里去了!”四月不可遏制地吼了出来,打断了久里未完的话语和未尽的笑容,同时一抬手在久里肩窝处一推,将久里推倒在地。久里脸上未艾的笑容,混合着眼里的震惊击打着四月的心。

“你说,你跑到哪儿去了!”此刻的四月就像一个教训顽皮儿子的年轻妈妈,有些发狂,却又对自己刚刚粗暴的行为有着遏制不住的愧疚。

“茗儿……”久里的眼里星星点点,似乎有液体就要夺眶而出。

“你不知道给我打声招呼吗?我以为你是出事了,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危险?!”

久里的五官委屈地皱在了一起,他望着锁着眉头的四月,伸出藏在背后的手,摊开手掌,里面是一个穿着几缕黑绳的深红色木雕吊坠,他啜泣着道:“今天是四月十九,送你。”

四月,十九?四月脑海里一个霹雳,原来今天是自己的22岁的生日啊!看样子,这身体的主人也是今天生日,那么她穿越到钟奚茗的身上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偶然,至少,她们都在四月十九这天出生,只不过这半个月颠沛流离,连她自己都忘记了今天的生日。

四月心下一阵柔软,突然崩溃式地重新蹲回磨盘上,埋头恸哭起来。

久里被这场景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的不告相离惹怒了四月,连忙上前凑近四月关切地说:“是我不好,茗儿,今儿早我去南街帮张大娘给他从军的儿子写信,张大娘人好,还给我工钱呢。你看,我找人刻的坠子你喜欢吗?”

四月泪眼婆娑地抬起头,言语含混着说:“我以为你扔下我一个人不管了……”此刻的四月完全没有了作为一个成年人该有的心智和态度,像极了一个找不到家的小孩,满大街哭喊着寻求叔叔阿姨的帮助。

久里的心微微震颤了一下,敛起了眉,直接蹲在四月的面前,将手中的有成年人拇指节大小的木雕吊坠挂在了四月小小的颈上,他安慰她道:“茗儿你瞧,这可是小叶紫檀呢,这是我请南街手艺最好的木工袁师傅帮我雕的。你看,正面刻的是个‘久’字,背面是个‘里’字,我把这个送给你,就说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

四月抬起挂满眼泪鼻涕的螓首,把玩起这枚小小的木雕。只见木雕上的纹路天然流畅,像是一波波涟漪,在“久”和“里”字上漾过,“久里”二子采用中空行书雕刻,笔力遒劲,摸上去光滑温和。

从重量和质感上四月判断她手里的这个小东西应该价值不低,在淳朴的承凤坊里绝对是上等品了。四月感动的眼泪再次落下,她不断摩挲着手里的小叶紫檀,喃喃道:“看上去好贵啊……”

可是,四月错了,这个小东西不是价值不低,而是价值斐然。

四月不知道久里在寅时就起床某活儿赚取工钱;她不知道久里从北街一路走到南街叫喊着“代写书信”;她不知道久里为了求手艺出名而性情古怪的袁师傅刻字而在他家门外敲门求了半个多时辰;她也不知道这名贵的小叶紫檀坠子本是久里死去的爹在他出生之时就戴在他脖子上的辟邪之物;她更不知道久里藏起了所有的恨与愁,只在她眼前表现出阳光与温暖。

四月心里一阵难过,不知前世的世界现在又如何,爸爸妈妈应该在这天会很难过吧,还有柳霏呵,今年她的礼物钱算是省下了。如此想着,四月的眼泪又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久里被四月再次滑下脸庞的两行热泪弄得惊慌失措起来,赶忙用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却发现自己的手太脏,反倒弄花了四月的小脸,复又用宽宽的袖子替她拭去泪水。

四月的天气已然热了起来,阳光已经可以用“普照”来形容。光芒在天空中打了好几个折射照耀下来,正笼罩在久里的身上,于是,四月记住了这个特别的生日。

这一天,她心底的那个钟四月彻底地逝去了。

这一天,她告诉自己,她叫钟奚茗,她要做快活的钟奚茗。

这一天,叫做诞辰,也叫做重生。

这一天,有个正太在美好的日子里对她说:“茗儿,我不会丢下你,永远都不会!以后我会陪你吃饭,陪你玩儿,保护你,不让你受其他人欺负。你也不会一个人,有我苍久里在呢!茗儿你每天都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地玩,我会给你买饭,夏天给你扇风,冬天给你多加草垛,你就是不要再哭了,茗儿要快乐地生活!不信的话我们就拉钩!茗儿的爹娘和里儿的爹娘都去了很远很美好的地方,他们一定希望茗儿快乐!”

这一天,钟奚茗紧紧抱着苍久里,说:“我以前有一个名字,叫钟四月……可是后来,那个我死了。”

他奇怪,四月?然后喃喃,四月!

他没有问为什么。

从此,世上没有钟四月,仅有一个——钟奚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