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牌女护卫

第二章 初涉危机

王牌女护卫 篁梦溪 3495 2015-01-22 21:05:50

  “茗儿!”苍久里一把推开偏屋的纸户,抬脚跨过门槛就飞进了屋内。

“嗬……”久里没跑两步就一个倒抽气,立时呆在原地——

厅内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大的状况凄惨至极:一柄沾满黑红血液的利刃贯穿了她的左肩胛,仿佛所谓生气已是几个世纪前的风采;小的躺在地上,两颗小小的发髻些微的散乱了,月光倾洒进来,将这场面衬托得格外悲凉。

“里儿!”惠闵贤嘘喘一口气,跟着久里进了屋内,还未得空喘息,就本能地上前捂住了自己儿子的眼睛,声音惶恐地提醒,“里儿,快随娘离开这!”

久里的双眼在黑暗中忽闪两下,不甘心似地拂下惠闵贤的手,又奔到眼前那个瘦弱纤小的身影旁,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茗儿?”

小小的身影一动不动。惠闵贤壮着胆子上前,先试了试三夫人的鼻息,又试了试钟奚茗的鼻息,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里儿,茗儿小姐随三夫人去了一个很美好的地方,里儿应该祝福茗儿小姐的。”惠闵贤不知道该如何向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解释眼前的杀戮,只能抚着他小小的脑袋,继续编织一个新的谎言。

然而,惠闵贤想不到的是,就在这个四月的夜晚,她为儿子所编织的一个个关于死亡与杀戮的谎言,会湮没于未来一个更大的谎言中,她所能预见并且了解的是,之于谎言虽不能长久,但却是能够给人带来一丝心灵的慰藉,而现在,她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儿子久里能够快乐,为了这个夙愿,她愿奉上全部生命。

三夫人向来很善待自己,而久里又与茗小姐交好,如今看到她们含恨逝去,惠闵贤虽然不忍,但是脑子里那句“阿贤,活着!”仍时刻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此时的时间仿佛被感官拉长,她却深知,那些刺客的时间却是瞬息之间。

“里儿,随娘亲离开这里吧,不能再耽误了。” 不能再耽误了,惠闵贤狠下心去拉蹲在钟奚茗身体旁的久里。

堪堪起身,久里却一个诧异:“……娘,娘你快看!茗儿刚刚动了一下!”

惠闵贤一怔,心中满是诧异,纵然有些迟疑,她还是屈膝凑近钟奚茗的身体,试图借着月光去辨认。

只见那颗小小的脑袋又稍稍挪动了一下,就好似她只是在地上睡着了一般。两道倔强的眉缓缓蹙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小而浅的“川”字,长而密的睫毛微翘着颤动两下,就见两点星光随着幕的升起而泄露了出来。

“唔……咳咳……”女童似乎想张口说些什么,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口唾液堵住了喉咙,仿佛自己的喉咙已经被掐断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茗儿?”久里惊喜。

“小姐?”惠闵贤惊诧。

女童试图活动下身体,却发现自己大脑下达“活动”的命令似乎没有传达到四肢,一种超乎往常的不适应感随之袭来。

不会吧,截肢?想起不知道多久之前自己被卷进那个什么“超光速子”的爆炸,肉/体分明承受了极强的撕裂感,女童料定,她不是被炸成了九级伤残,就是被截了肢。若是截肢,她便要那个签字的人生不如死!

“柳霏你个混蛋,快给老娘滚过来!”女童忍不住骂了出来,话甫一脱口,她便立时傻了,刹住了下一句就要冲口而出的“是不是你个混蛋签的字?”

——这是个陌生的声音,童稚,带点未尽的奶气,甚至连音量都比自己预想的降了十几个分贝。

等等,怎么回事?昏迷太久没说话喉咙锈掉了?

“茗儿,你醒了?太好了!”未等女童细想方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她便被另一个稚气却充满雀跃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女童逐渐感觉到了手脚的存在,和——那个雀跃声音的小主人不断的推搡。

女童活动了下脑袋,扭过头去想要看一看,究竟是谁竟然大半夜闯进医院,还认错人不知轻重地打扰了自己休养。谁知刚转过头,她身上就扑上来一个小小的身体。

“茗儿太好了,娘说你去了一个别的地方,我以为你再也不会理我了呢。”男孩的声音满是抑制不住的欢喜。

“里儿,里儿?快起来,快扶茗小姐起来。”纵然感到不可置信,但惠闵贤仍坚信这个钟家小姐是命大之人,自有福星相助,便也随着久里一同激动起来。

还没等女童仔细消化这一段晦暗的对话,就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大一小两双手参扶着坐了起来。

“啊,那个……”女童有点生气,怎么会有人不问问自己的意愿,就强行将她给扶起来了呢,她的四肢可还有点痛呢!

“好了茗儿小姐,这下可好了,快随我和里儿一同去石室里吧!”惠闵贤难得在这种情境下还能保持最后一份理智,提醒自己时不我待。

等等等等,茗儿?女童满脸狐疑,心里被各种问号填满,刚要开口问问情况,就被眼前的景象震得愣在当场。

不,再等等……胧月中,纸户内,一女子,高髻散乱好似雨中云,弯眉明眸恰如春绦浸湖,朱唇微捭若海贝含珠。美女呀美女,虽年纪是奔三无误,但还是挡不住这少妇风韵呀。

嗯……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嗯,是哪里?

再借着月光瞅瞅,“咝——”女童不禁一个抽气,天啦,怎么是对襟的广袖外衫,暂时还看出是什么颜色的长衫凌乱地裹在一件类似肚兜的小衣上。

不安的情绪返上心头,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对了,她分明记得她的肉/体好像被撕裂了……

女童木然地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那么小的手,那么小的躯体;摸摸自己的脸,同样是那么小的口鼻;而且她也不再是以前那个300度的四眼妹了,万物正无比清晰地展现在她眼前。

不甘心地扭头,看看同样长发散落、外衫凌乱的男孩,不禁心下一黯——我靠,真的尸骨无存了!

没错,此时的女童早已不是什么钟家三小姐了,而是21世纪武器专业的女大学生钟四月!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也太过诡异,四月脑子里闪过“穿越”二字后,迅速自动整理起信息来。

她直觉性地从刚刚听到的对话中判断——自己应该是附着在了一个刚刚死去的富家小姐身上了,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么,至少不愁吃喝、可以实现前世一夜暴富的梦想了!

四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却冷不防身边的美女一个满怀将她和那个刚刚才辨认清楚的小正太揽进怀里,正要挣扎一番,就看到纸户边杵着一条黑影。

惊疑间,那个黑影发话了:“想不到还有活口!”

言罢,那黑影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气。话不多说,右手抽剑,侧身微撤半步,肩头向后一挫便牟足了劲向四月的方向刺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身侧的美女直挺挺冲向那把泛着银光的剑,一臂死死抱住那条黑影,腾出一只手扣住黑影的口鼻,让他出不得声。

“里儿,快带茗小姐走,按娘说的做,快跑!”

惠闵贤的喝令惊醒了沉浸在喜悦中的久里,久里见状,起身作势冲向自己的娘亲:“娘……”

怯生生的一个“娘”,瞬间软化了惠闵贤的心,同时让她又加重了身体和手臂的力量,将黑影扣得更紧了,剑身也赤()裸裸地刺进了她的躯体,鲜血喷薄,汩汩而出,覆盖了原先已经干涸的血污。

黑影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女人的束缚,却发现他今次遇到了生平所见过的力量最大的女人,这个女人,竟能凭一己之力令他丝毫动弹不得、甚至发不出任何声音。

“里儿,你们快走,不要回头,跑啊!跑!”惠闵贤似乎有点脱力,更加焦急地喝止了久里前来送死的脚步。

苍久里小小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仿佛于顷刻间长了好几个年岁的心智,瞬间明白了眼前的情景。

他脚步猛滞,一个回旋拉起还坐在地上,正陷入一种无法理解的诡诧中的四月,不等她“哎”出一个完整的音节就奔向户外。

户边门槛,久里倏然收步,回过头望向自己的娘亲,她身上依然血红一片。

纵然是深夜,久里却清楚地探到了那触目惊心的红,并且在此后许多年,都无法忘记那刺目刺心的场景。

“娘……”久里稚嫩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里儿,活着!”惠闵贤眼望着自己的儿子,那像极了苍冬川的模子,是那样的小,那样的让人心疼。

眼眶腾起一层水雾,模糊了她的视线和他的模样——她多想让他陪自己变老,多想看着他长大,多想——哪怕只是再看一眼呢,看她此生最爱的两个人。

“走啊!”惠闵贤用尽所有的气力大喊。

她回过头怒瞪着眼前的黑影,赤()裸裸地,毫不畏惧地。她相信,钟家死去的人们的鲜血,一定会深深地渗透进她足下的土地,在日后的某一天重新浮现出来,用血淋淋的事实证明这个世界的残酷!

久里紧紧拉着四月小小的手,毅然决然地,向后院偏屋的石室奔去……

……

怀仁坡,一人,一马,十八影。

“先生,”带头的玄衣男子单膝跪地,十字短剑已重新收至后腰,他左文右武地抱拳道,“属下丢了一柄剑,钟家上下七十三口,已毙七十一口……还有……”男子犹豫了一下。

“嗯?”马上的男人声音又似被冰冻了一般,等着下属说出那另外两个人的下落。

玄衣男子不由被冰冻激得打了个寒颤,随即恢复了果决的素质:“回先生,还有两人逃脱。属下无能,未能追回二人,请先生责罚!”

“确认了么?”

“回先生,是钟家八岁的小女儿和管家十岁的小子。”

马上的男人沉吟半晌,两个孩子?

而玄衣男子则被这一阵沉默激出了细密的汗。

“城门要开了,再不赶路货便误了,老板还等着呢,走吧!”出乎意料地,马上的男人并未深究,而是调转马头,驱马而行。

跟在他身后的,哪里还有十八条黑影,分明是两辆载满杂货的马车,和已穿就小厮衣装的卑微下人,总共十八人,不多不少。

细弱的歌声琴调打散了一池涟漪:“夜如何其?夜乡晨。庭燎有辉。君子至止,言观其旗……”

马上的男人缓缓闭上了眼,能活下去么?天,要亮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