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牌女护卫

第28章 战区交友

王牌女护卫 篁梦溪 3361 2015-11-25 19:54:37

  “哈?”久里这才抬眼望向天空,一览“黑洞”和那细细的月牙儿,这下姣好的容颜变得越发的窘了。

奚茗好笑地看着久里一时还找不到什么说辞来搪塞她,只是一个劲地瞅瞅她然后又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羞涩之情跃然于面。

“拿出来吧,我都看见了!”奚茗伸出手摊在久里面前。

久里像足一个孩童,倔强地摇摇头,不吭一声。

奚茗见状,心道只能来点硬的了,对付这小子,要是不来点霸王硬上弓的小把戏显然是没法让他乖乖就范的!

心动不如行动,奚茗一个迅疾的侧身,顺着久里的臂膀压低身体,出掌滑过他的腰际就要去抢那神秘的物什。谁料久里反应更加敏捷,趁着奚茗滑过自己身侧的时机以一足为圆心顺势转身,同时腾出一只手环住奚茗纤细的腰,将她捞起,自然地带到自己怀中以免她跌倒。

重心不稳的奚茗正落入久里怀中,自外人看来姿势极是亲密。

感觉到久里环着自己的腰,奚茗有些许的不自在。纵然她从来都将久里看做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的亲人和存在的意义,不带一丝旁的想法,但随着久里年纪的增长,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男人味和成熟气息已经几次让自己心悸,男女之间的亲密接触还是会让她的心猛地跳跃几下。

奚茗轻轻挣扎一番,久里敏感地察觉了对方的不快,迅速收回了臂膀,脸也更加的红了,如同布上了一层血色。

“切,不给看就不看,谁稀罕啊!”奚茗有时候觉得自己在这个时代的熏陶下和卫景离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演技已经到了可以化尴尬为祥和的地步,即使是在如此困窘的状态下扯出的一句做作话语,竟然都能让她说出理直气壮的气势来。

“茗儿,别闹,不是我不给你瞧,而是……总之,日后会给你的,不过你要耐心等等。”久里逐渐恢复了理智,慢条斯理地解释起来。

“好吧好吧,那你收起来,我不看就是了。”言罢,奚茗便转过身去,留给久里足够的时间来收拾自己的窘迫。

久里见状,连忙将那才雕出一个小样的木钗和小刀收到腰间挂着的赭色荷包里,轻轻拍了拍,这才放心道:“好了。”奚茗应声转回身来。

“怎么一个人出来了?”久里岔开话题问道。毕竟夜黑的郊外,加之匪贼出没,奚茗一个人跑出来始终是一件危险的事。

“唔,持锐才换下你,你就不见了,我一个人又饿又无聊嘛。”奚茗带点撒娇的口气,在地上拾起一根细柴,丢进火堆里。

久里哑然失笑,想来奚茗也是吃不惯这行军途中的饭菜,整日的粗粮稀粥怎么吃得好?

“那我们去猎点荤食吃好不好,我烤给你吃?”他知道奚茗素来喜爱一种叫“烧烤”的东西。

“真的吗?”奚茗一听如此刺激的猎食即将展开便兴奋起来,感觉像是前世带上各类餐具、厨具与同学郊游挖野菜、生火煮饭吃的经历,不由两眼发亮,连连拍手叫道,“好呀好呀!”

久里宠溺地揉揉奚茗的头,一指前方不远处的村子,柔声道:“这前边是沈家村,村子周围必定有不少野畜和跑掉的家畜,咱们去猎它一两只如何?”

奚茗邪魅一笑,表示赞同,便由着久里拉着自己奔向沈家村。

蓦地,奚茗、久里二人身后的一双眼睛在黑暗中亮闪闪的,探照灯一般闪烁两下复又消失在了黑暗中。

黑影一路奔袭至卫景离的军帐,速度之快甚至让守夜的安北军士兵都没有察觉,只觉得一阵邪风刮过,纳闷间却连影子都没有扑捉到。

黑影的突然出现着实令轮岗的李葳一惊。反应敏捷的李葳迅疾地抽出佩戴在腰间的十字短剑,挡在帐子的卷帘前。李葳低喝道:“来者何人?”

蒙面黑影抬起头,只露出一双眼,并不做声。

“李葳。”持锐一眼便认出眼前来人,提醒李葳收剑。

李葳见持锐并不反应便知对方并非前来偷袭的敌人,略一端详,才认出眼前之人,心中不由暗骂一句,整个溪字营除首席的守静自己没有见过以外,其余前十席的隐卫他都认得,只不过隐卫行动之时都是一副黑黢黢的打扮,一样的悄无声息连个屁都不放,只凭这一对招子谁晓得谁是谁啊?

李葳耸耸肩,愤愤然让开道,放黑影进了帐。

“来啦,虚极。”卫景离淡淡道。

黑影抱拳施礼,行至卫景离身侧耳语了一番。

卫景离的眸子微微眯起。久里这家伙果然对奚茗……他竟然还将奚茗揽入怀中?卫景离有些生气,但是他不清楚的是,久里是他信任的部下,平素他放心的将任务交给他,他也都完满的完成,可此刻他却在生久里的气!

卫景离感觉到一个矛盾的点,这个点他很清楚是谁。这个矛盾甚至让他感觉到无力,处理政务之时还好,一旦心力散开来,他便被这种无力感所控制。然而皇子的惯性让他想找到一个合理的方式解决自己的矛盾和困惑,但是他越想寻找,却越发现这是个不能用常理来解决和度量的问题。

卫景离现在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关心她,他是大陵皇子,他肩负着伟大的抱负、背负着深重的仇恨,他不能像久里那样在面对她的时候能够那样温柔和暧昧,他有太多的包袱和枷锁了。

“去罢。”卫景离仍旧语调散淡,捧起《鬼谷子》的书卷便不再言语。

黑影躬身而出,悄无声息。

“李锏,我该如何是好?”卫景离的目光自书卷上散开。

安静站在一旁的李锏不知该如何作答,只有沉默。

在李锏看来,不知从何时起,卫景离便开始关注这个七年前被自己收留的孤女,开始留意她喜欢吃什么,战训有没有受伤;开始在她生辰的时候送礼给她,在她身边安插隐卫观察她的一举一动、保护她……也不知从何时起,他像是有了人气一般,不再是事不过心的看轻一切俗事,也正因为如此才让奚茗成为了卫景离舅舅刘垚的眼中钉,三番四次地找她的麻烦……在刘垚心中,他为卫景离设计的道路是通往帝王宝座的道路,他不容许任何人阻隔这条道路;他也不容许卫景离受到外界的干扰;在他眼里,卫景离不属于任何人,他只属于天下。

李锏脑子里翻江倒海地思忖着,却无从为卫景离分忧。他把他的一切都献给了卫景离,并将一直奉献下去,他没有个人的感情生活,怎么能够在此刻多说什么呢?只能轻叹一声。

出了中军帐的黑影脚步轻盈,踏着小碎步飞速移动,他几乎是飘着奔袭至沈家村附近,再次消失不见,匿在了无形无底的黑暗中。

这便是被称为“影子”的跟踪高手,卫景离麾下溪字营隐卫次席……虚极。

对于乡下来说,一点点的灯油都是极其珍贵的东西,虽然才到亥时,沈家村的许多人家都已经吹灯歇息了。

奚茗借着月光望向眼前的村庄,房屋排列成组,很整齐,不过很显然这不是个富裕的村子,几乎家家都是土墙。这土墙由泥、草调和而成,垒成墙,再以木头做梁,其上覆盖瓦片或者稻草,平日里这种土房还算结实,一旦遭遇暴雨,这种墙面则极容易垮塌。

奚茗和久里并肩走在村子里,而他们几乎就是此刻这个小村庄里唯一的动态景象。两旁的人家几乎都插了门闩,有些门户破掉的窗子也都用旧单子糊住了;路过的小院里几乎连只狗都没见到,有些圈家禽的围栏也都被人为的破坏掉了,那里面除了可见的鸡毛和不知是人还是禽类的血迹外,只能用“一览无余”来形容。

卫景离说的没错,这附近的几个村庄都损失惨重,不要说家禽牲畜被掳劫一空,可能百姓们连最基本的口粮都是个巨大的缺口。所以卫景离刚到军营驻地之时就下令所有士兵、军官都不准向附近百姓征粮借物,违军令者必严办。

奚茗心里小小地称赞一下卫景离,至少他还不是事不过心、心无百姓的家伙。

就在奚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时,久里拉着她匆匆躲进一侧的土墙内,还未待她询问,他将食指封在唇上做一个噤声的手势,再指指墙外侧。

奚茗满腹狐疑,扒着墙边探出个脑袋……竟然有一只雪白雪白的兔子!小小的兔子跳两步,停下,用鼻子在地上嗅嗅,像是饿极了找吃食的样子,可爱至极。奚茗向来喜欢这种圆圆的小动物,当下就蹑手蹑脚地贴墙而出,谁知刚走两步小白兔就察觉到了,转了一下小小的脑袋,一见作为人类的奚茗便撒开了腿跑了起来。

“呀,跑了跑了,久里快追!”奚茗撇下这句话直奔兔子而去,势要逮住它,就是不吃兔肉,做宠物养养也是很好的!

久里见奚茗如此兴奋,心里也笑开了花,低声应一声“好”就运用小碎步这样的追踪步伐迅疾而去。

兔子一溜烟跑到了村口处,缩在蒿草里瑟瑟发抖,雪白的毛一颤一颤的,长长的耳朵也贴在了脑后,蜷缩成一个白色的球,看的人好不怜爱。

久里拉住就要扑上去的奚茗,绕过小白兔,解下腰间的绳索在一个木桩下做一个套环,套环的一头伸出长长的尾巴,他将绳头塞进奚茗手里,伸出大拇指示意她。奚茗心下了然。只见久里自地上摸索几颗小石子,朝着小白兔的周围砸去,小白兔受惊不小,四处逃窜以避过石子,而久里所射出的石子恰好沿着既定的路线将小白兔一步步逼近了木桩下的套环。

近了,久里再朝小白兔尾巴后投掷一颗石子,小白兔一惊,本能地向前跳了两下,正中环心。奚茗看准时机一拉绳索,套环骤然收起,将小白兔的四肢捆了个扎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