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牌女护卫

第12章 夺标之战2

王牌女护卫 篁梦溪 2031 2015-11-25 19:54:32

  慈云山下,几十股人流纠缠在一起,几乎是三红对一黑的战斗比例,沿着山脚一线排开。只是这人数上的优势似乎并不是十分明显,黑色守旗并不直接迎战,三五人为一撮只敷衍对手几个回合就跑,守旗兵士则紧追其后,谁想前方却满是守旗前夜挖好的足以深埋一个身长七尺汉子的陷阱和树下藏匿隐蔽的绳套!

这边,李葳大力挥剑,才三两个回合就将原本叫嚣的那名消瘦兵士压制在地,木剑抵其喉,一手锁其臂,一膝压其腿使其动弹不得。

“老王,你刚刚不是让爷爷放马过来吗,爷爷这可是过来了,怎么不好生招待爷爷啊,你就这么不经打吗?”李葳一阵讽笑。

“李葳,你这厮……”消瘦兵士反抗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木剑的一个加力弄痛了喉咙,生生咽下了后面的话。

“李葳,别胡来。”奚茗眼疾手快,拉住李葳持剑的手腕道,“不可恋战,拿绳索绑了他就是了,夺标的时间有限。”

李葳满面的愠色瞬息消散,像是六月的天,立即就是满面笑容,声音爽朗地对膝下的率卫道:“喂,今天算你走运,爷爷没工夫陪你在这做游戏,下次再让爷爷来收拾你吧,哈哈哈!”笑罢,便将膝下的率卫打个翻身,将其手足缚在一处。

“糟糕!”久里低喝一声惊醒了专注于眼前战事的奚茗和李葳。

奚茗和李葳二人随久里的视线四下望望,竟已经有不少红方率卫落入了陷阱,而黑方的“诱饵”兵还在四处逃窜,将红方源源不断地引入陷阱当中。

“久里,他们在打游击战,不能跟他们耗。”奚茗提醒久里。

“嗯。”久里心领神会,吹响号角做令,喝道,“攻旗听令,不要追敌,迅速上山!”

命令一下,红色攻旗又似一股股红流转向上山,黑***饵”兵见计谋失败,便也只能随之上山。

“嘿,老苍,人还没抓住呢,上什么山!”李葳心中尽是不满,直觉自己没有在奚茗面前展现灵活的身手,绑了山下的喽啰们,现在却只能跟在久里的腚后向山上跑。

“我们今次的任务不是抓人,而是夺统天令。”久里不做多余的解释,跑在第一个,其后跟着奚茗,最末是李葳。

李葳闻言,闷哼一声便只是护在奚茗身后。

“李葳。”奚茗回过头来对着李葳展开一个媚笑,“今天有的是你表现的机会。”

“哈哈,守旗的算什么?爷爷来了!”说罢,一个手刀不偏不倚地正中侧后方偷袭而来的黑方率卫脑门,兵士当下就是一个仰倒,哼都没哼就昏死了过去。奚茗见状不由嘴角抽搐,这家伙是下了死手了啊!

红色攻旗在山脚下已经折损十几名率卫,现在才正式展开攻势,全员呈一条履带状向山顶蔓延。沿途不时有早已隐藏在灌木丛中的黑衣兵士从背后偷袭,行至末端的攻旗兵还来不及多战几个回合就被黑方绑了去。

再说这慈云山,山高千米有余,山势较缓,上山之路较为平坦,但岔路多,灌木多,便于隐藏和……大开杀戒。这慈云山腰处甚至还有一开阔的楔形地带,常作为清字营的训练场地。越往高处,山体越是狭窄,山路渐绝,树木丛生,更为险要,而这统天令便在这险要的山顶之端。

而今,别说上到山顶夺标,仅在这灌木丛地段攻旗就已折损大批同伴于偷袭之下。

“久里,这一带灌木丛生,守旗的人藏匿其中,专等咱们放松心态的时候跳出来从背后偷袭,该怎么办?”奚茗不由慢下脚步,警惕地观察着自己周围的高大灌木,生怕从哪里突然窜出一个不明生物。

“我看守旗也就只能使点偷袭的勾当,茗儿莫怕,他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绑他一双!”话音未落就提剑对着灌木就是一阵乱劈,活活地将一柄剑挥出了一把刀的气势,仅仅几下,就是草木横飞。然而就在说时迟那时快的当口,一条黑影自灌木中窜出,一个侧翻就结实落地,还不忘抱怨一句:“李葳,你乱砍什么?”此人话音甫一落,奚茗三人四周又不知从哪里又窜出两名黑衣率卫,各个拉开架势,呈三角状将奚茗三人困在中心。

“茗儿,可以吗?”久里得到奚茗一个肯定的眼神,瞬时目露精光,沉声道,“捉对,速战速决。”

话音落,便是三对红与黑的缠斗。

虽说奚茗平日里总是尽量避免这种拳拳到肉的厮打,但是力量上的薄弱并不代表技术上的欠缺,相比久里和李葳的秒杀,奚茗还是能够按时完成任务……做到速战速决。这也许就是人类血液里的杀戮本性,纵然奚茗前世接受了二十年的文明教育也抹杀不了这种天性的存在,因为确实,杀戮和战争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更迭。对于现在的奚茗来说,见惯了今世的厮杀,现在就是对她自己的解放,在这个让她始终找不到真正归属感的时代的本***。

解决掉三个对手,久里再次吹响号角,喝道:“排石前进!”

攻旗收到信号的率卫皆吹号传达号令,呼道:“排石前进!”

于是,攻旗率卫就地取材,皆于手指间夹数枚小石子并投至灌木丛中,力道与速度足以将藏匿其中的守旗兵士逼出灌木以躲避密集的石子。至此,双方终于正面对垒,山腰各处每几丈便是一批红与黑的较量。

偶有灌木丛沙沙的摩挲声和靴子轻微挪动的声响,其余便是一片静默……

“上。”短促而有力的低声喝令。

久里首当其冲杀在第一个,以其为冲锋点,向四处扩散而去的呐喊声赫然而起。

交织在一起的不仅有木剑碰撞时的沉闷声响,有灌木被砍断的哗啦声,有被翻身捆绑的兵士的痛叫声,还有刹不住闸的士气碰撞而出的激昂和为荣誉而战的阵阵呼喊。

战训这才拉开序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