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牌女护卫

第29章 计谋起兮

王牌女护卫 篁梦溪 3312 2015-11-25 19:54:37

  “啊……终于抓到了!”奚茗兴奋的轻声尖叫起来,甚至忘记了给小白兔松绑。

久里看着奚茗又沉浸在了自己的兴奋世界,完全忘记了还在挣扎当中的兔子,不禁轻笑两声,宠溺地摇摇头,上前将兔子从套环中解救出来,捧在掌心。兔子小小的,恰好盈满了久里的两只手,它仍旧瑟瑟然,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惊险一刻中恢复过来。

“喏。”久里将小白兔轻放在奚茗怀中,抚摸几下白兔肉呼呼的脊背。

“你看你看,它好小好可爱!”奚茗将小白兔收入怀中,全然不顾它的挣扎,只一个劲地伸出一根手指膈肌它,奚茗富有童趣地坏笑道,“久里,你说我们是煮着吃好呢,还是烤着吃好呢,还是……”

“不许你们吃小白,不许你们吃!”一把童稚的声音倏然响起。

循声而去,竟是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凭着月光并不能辨认清楚他的脸,或者说,是他的小脸太过脏了,能够辨认出来的就只有他乱糟糟的小发髻和由于太过宽大而垮下来露出一半消瘦肩膀的凌乱衣衫。

“小白?你是说它?”奚茗指指怀里的小白兔。

“把小白还给我。”男孩并不理会奚茗的问话,直接跑到奚茗身前拽着奚茗武服的下摆就要去够她怀中的兔子,还不忘用充满稚气且愤愤然的声音道,“快点还给我,你这个坏人!”孩童不由提高了声调。

久里见奚茗一脸尴尬无措,自然地将她拦到身后,蹲下身子捉住就要上拳和奚茗搏命的男孩肩膀,将他的身子板正,用带点严厉的口吻道:“别胡闹!”

男孩显然被久里严肃的神情恫吓住了,当即安静了下来,表情恢复到了一个五六岁孩童该有的懵懂状态。于是,孩童的鼻涕成功地流了下来,加上右肩溜下的衣衫,整个模样看上去可爱又可笑。

久里自荷包里取出一条方帕,替男孩擦去那条亮晶晶的鼻涕,心觉好笑,柔声道:“你说那只兔子是小白?”

男孩吸了一下鼻子,瞪着一双大而无辜的眼睛重重地点点头,鼻涕却再次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这回可是让奚茗和久里都笑了出来。

“那小白是你的?”久里继续问。

“小白是小白娘生的,小白娘死了,小白就只有我了!”男孩郑重地道。

久里和奚茗对望一眼,两人便都知道了对方所想。奚茗蹲下身子将小白捧到手里,伸到男孩面前,不舍道:“喏,还你。”

男孩小心翼翼地盯了盯奚茗,确定此人无害后迅速抢过小白抱回怀中,又用脏脏的小脸蹭蹭小白,眉眼间尽显童真和开怀。

“喂,小不点,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一个人呢?”奚茗打趣地弹一下男孩的额头问道。

男孩显然对方才奚茗说要吃了小白的事情耿耿于怀,本能地后退一步,更靠近久里一点。显然地,他心里认定苍久里肯定不是坏人。男孩犹豫一下才回答奚茗:“我叫石头。”

“石头?你该不会有个姐姐叫翡翠吧?”奚茗的鬼马精神再度附体,一听男孩名叫石头就开起了人家的玩笑。

“你……你怎么知道我姐姐叫翡翠?”石头显然有些惊讶,圆溜溜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奚茗听石头如此一说,不禁失笑,摸摸石头的脑袋,解释道:“姐姐猜的。”话音一落,便将一旁的久里逗得低头窃笑,他想,也许这世上再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奚茗了吧。

奚茗在久里肩头给了一拳以警告他不要笑,配合着拽拽的挑衅目光确实达到了目标,将久里噎在原地。

奚茗这般才发完“淫威”,那边转脸又对着石头展开一个讨好的笑脸,道:“石头啊,你家在哪里啊?这么晚了你一个小孩子偷偷跑出来可是很危险的哦,乖孩子这个时候都应该上床睡觉的。”

“我家在沈家村,你看,就在那儿。”石头一指身后的寂寥村落,道,“阿爷和阿婆不让我和姐姐晚上出门,但是小白偷跑出来了……”

看来惶恐的氛围多少还是给孩子带来了影响,纵然他们天真烂漫,但是大人的言行和情绪对他们的影响力是决定性的。

久里再一次替石头擦掉新的一道亮晶晶的鼻涕,这次却没有笑出来,他的笑容在石头低着头委屈地说“但是小白偷跑出来了”的渐弱尾音中殁去了,目光也变得严肃起来。他甚至觉得眼前的这个孩子像极了小时候的自己。从石头的叙述来看,他的爹娘不在他的身边,再坏一点的可能是,他的爹娘……殁了。

奚茗觉察出来久里情绪的变化,当下甚是理解,对石头道:“石头,哥哥姐姐送你回家好不好?”

“嗯!”奶声奶气的声音,其中充满了对对方的信任,不添加任何杂质。

久里毫不犹豫地抱起石头,将他垫高一点,淡淡地说道:“走吧。”

三人一路说说笑笑,刚回到村口,就看到三个身影在焦急的探望着什么,其中两个身形明显佝偻,另一个身形娇小,看上去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女,这三个人声音不大,音调极低地喊着“石头”,仿佛是怕惊扰到了谁。

石头一看到不远处的三个身影,端直挣脱了久里的怀抱,抱着小白奔着那三人的方向而去,嘴里叫着:“阿爷阿婆,姐姐!”

那三人探寻的身形先是一滞,然后皆扑向石头。阿爷将石头搂在怀里,嗔怪道:“坏小子,你跑哪儿去了?”

“小白丢了,我去寻了,还遇到了哥哥姐姐,是他们送我回来的!”石头指了指身后赶来的奚茗、久里,向自己的家人介绍道。

然而,刑戮匪贼对当地百姓的负面影响已经超出了奚茗的想象,只见阿爷将自己的孙子孙女护到身后,厉声道:“你们是谁?”

“老人家莫要害怕,我们是今次前来剿灭刑戮山寨的率卫,方才巧合遇到石头,便将他送回来。”久里解释道。

“哦?你们是安北军的士兵?”老人家将久里和奚茗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仍旧不敢放松警惕道,“你们若是安北军士兵缘何不着戎装?”

“老人家,我俩并非隶属安北军,我们是当朝四皇子麾下率卫,此番受皇命,追随四殿下前来坐镇抵戏,灭刑戮,安黎民。”

老人再仔细看看,以他几十年的经历来看,眼前的两个娃娃确实是慈眉善目,不像是刑戮的匪贼细作,这才彻底放松下来。

“阿爷,大哥哥是好人!”石头从老人的背后钻出,扑到久里身前,一手拖着小白,一手环住久里的小腿,稚气道,“还是大哥哥抱我回来的呢!”

奚茗一听这话不对,连忙捏着石头的小脸道:“等等,石头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大哥哥是好人?小姐姐就不是好人吗?”

石头嫩嫩的小脸被奚茗扯得生疼,倔强道:“你刚刚还说要把小白煮了吃呢!”

“你……姐姐这不是饿了嘛……”奚茗一时语塞,竟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解释。

旁人见奚茗和石头赌气似的一来一往,竟都不禁笑出声来。

“姑娘这是饿了吧,那就来我家,我让老婆子做点吃食。”老人家极是热情,又转过头对着阿婆道,“老婆子,快回屋准备准备。”

“啊,不用……”奚茗正要推辞,却不想被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那个名叫翡翠的少女拉着手就向自家走去,而身边的久里也被石头连拖带拽地向家里引。

奚茗偏头看看这少女,很瘦,脸蛋白净,有着少女特有的婴儿肥,却又因为太过消瘦显得脸蛋是恰到好处的丰润,眼睛水润润的,看进去澄澈至极,身上的长衫有些显小。

“我叫翡翠,今年十五了,你呢?”少女的声音柔柔的,很温暖的感觉。

“钟奚茗,叫我茗儿就好,和你一般大呢。”

翡翠莞尔一笑,露出两排贝齿,不算很整齐,但是笑起来很柔和,很真实。

奚茗、久里二人只好接收了石头一家的热情善良,跟着他们来到了他们的家。

石头家的屋子建在村子北端,距离浪人区更近些,受到的侵扰也更严重,小院里的围栏几乎已被践踏得支离破碎,自家酿的酒除去被直接抢走的,剩下的酒坛也都被当场凿洞成了“自来酒”。进到屋子里才更是惊讶,石头家本就贫困,屋顶没有瓦片只得用厚厚的稻草捆扎成八字形盖在梁脊上,再压上几块青砖,而如今,这低矮的房顶早被刑戮匪贼捅了个通天,在顶上开了数个天窗出来,屋子总共才一进一出,里面的家什也多少都有些破损了。

步进屋子里的奚茗和久里见到眼前的这幅光景心中不由泛起酸楚的滋味来……那些在定安城遛鸟养花的人在干什么?那些摇头晃脑指点江山的学究又在哪儿?

“你们坐。”翡翠铺开一张还算新的草席对发怔的两人道,言罢还忍不住偷看了一眼坐在她对面的久里。

“来来来,家里没有什么好茶好酒,就只能请你们两个娃娃喝水了,来,先喝点水润润。”阿爷满面慈祥笑意地端过来一把茶壶,抱过来几个粗瓷大碗,水才添上就又对着在院子里的阿婆吆喝道,“老婆子,饼子摊快些!”

“知道了!唉,这个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还是个急脾气……”阿婆低声唠叨着,语气里却并无半分不悦。

见眼前之景,奚茗、久里和翡翠这三个大孩子相觑一眼,皆不禁笑出了声。石头则坐在草席一角和小白玩耍,见三个哥哥姐姐笑将起来,仍是神色懵懂,一条鼻涕又留了下来……

在翡翠家待了足足有一个多时辰奚茗和久里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这热情的一家子,并且约好改日一定再来叨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