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牌女护卫

第25章 暗夜杀机

王牌女护卫 篁梦溪 3129 2015-11-25 19:54:36

  “啊,将军客气了。”卫景离再呷一口茶,对着任显名展开一个温文尔雅的微笑,复又低头摆弄起茶碗盖。

会客厅内再次陷入了沉默。

任显名被卫景离这不温不火的态度撩拨得有点坐不住了,眼睛终于睁大了些,心道干脆直奔主题,清了清嗓子道:“呵呵,四殿下此番前来耀川本是奉皇命坐镇极北,下官本该驻守抵戏,只是近来这刑戮匪贼甚是猖獗,不仅趁夜放火烧我军营、盗我粮草,致使我军军心涣散,不得不先撤军来牧北稍作休整,再作打算。下官此举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卫景离终于放下茶具,缓言道:“将军言重了。本王久居于大明宫中,并不谙军事,对于这行军打仗还要多多倚仗任将军您呐。”

“不敢不敢!”

“如今父皇命我为督军,坐镇抵戏剿灭刑戮山寨,你、我当然不能妄负圣恩,定当竭尽全力解父皇之忧,救百姓于水火之中,将军觉得呢?”

“呵呵,四殿下说的是。”任显名放慢语速,沉吟片刻后道,“下官必当竭力辅佐殿下平刑戮、收抵戏……只是么,如今我军在抵戏顺义已抵抗刑戮匪贼一月有余,然此山寨的碉堡城楼高数百丈,宽数百丈,易守难攻,我军一直无法突破这山寨,反倒深受其骚扰,已是疲惫不堪,如若再硬拼,恐怕……”

任显名做出一番难为的表情,卫景离尽收眼底。卫景离倒也不焦不躁,勾一下嘴角,启唇道:“既然如此,那本王就只能同任将军在牧北一同养兵了,哈?”

“呵呵,四殿下从上都远道而来,旅途劳顿,下官这就派人收拾主卧,备上酒席为殿下接风洗尘。还请殿下屈尊宿在这邱家,也算还了邱家为国捐宅的心呐!”

老狐狸,真是字字斟酌,句句谨慎,卫景离心道,只可惜如此心思细腻之人竟是个趋炎附势的杂碎。

“我看酒席款待、接风洗尘就免了吧,将军昼夜忙于军务,哪里抽得开身烦于他事?我们还是以国事为重吧!”卫景离摆摆手,露出一副体恤人情的模样。

“这……那好吧,既然四殿下如此心怀大局,下官便不强求了。”任显名叹息一声,神情无奈地召唤过下属张副将道,“殿下,这位是下官的副手,安北军副将张猛,军中各项大小杂事均有张副将料理,殿下若是有甚需要,尽管找他。张猛,派人将接风的酒菜直接送到四殿下房间!”

“是!”张猛回答得干脆利落。

“本王还真有个需要呢。”卫景离的目光看似不经意地在张猛腰间挂着的一大串钥匙上打了个转,浅笑道,“本王得劳烦张副将为本王的几名近身下属安排几个房间以供休息。”

“是,属下领命!”张猛垂首行礼,余光瞟了一眼任显名。任显名下巴微扬,张猛便默默退下了。

卫景离将两人短促的目光交流收入眼底,心知这张猛势必也和任显名一样,都是大皇子乾的门下之人,同样信任不得。

又是一阵程式化的寒暄过后,卫景离辞别任显名,带着李锏回到了任显名专为其准备的房间。

一入房门,李锏便警戒地将整间房排查了一遍,当确认房内没有机关暗格,茶水点心里没有毒后才放心地让卫景离住了进来。

“李锏,发信召集奚茗、久里他们。”卫景离吩咐道。

“是。”

只一炷香不到的时间,以持锐为首的五名近身率卫齐聚卫景离卧房。

“你们两个还能行动么?”卫景离看着仍旧晕得七荤八素的奚茗和李葳低声问道。

“行动?有行动?太好了!”李葳瞬间挺直腰板道,“主上你可不知道,这一路上可把我憋坏了,若是再不让我出任务,我的筋骨可就要长死啦!”李葳语气夸张,惹得身旁的持盈忍不住翻个白眼。

“你呢?”卫景离看着奚茗问。

“我只问一句,好玩吗?”奚茗在久里的搀扶下勉强抬起头反问。

“我个人觉得……应该蛮有趣。”卫景离老神在在地翘起二郎腿坐在床沿道。

“那必须去!”奚茗强行咽下一口酸水。

久里见奚茗难受,赶忙倒了杯茶递到奚茗嘴边喂给她喝。看着这一切的卫景离眼睛一眯,目光浮动。

“主上,何时行动?”持锐问道。

卫景离目光虚涣,神情阴鸷道:“夜半……”

夜半。

整个牧北都陷入了沉睡,邱宅守门的甲士和戎装的安北军侍卫也都打起了瞌睡。

此刻的任显名正在床上与两名从青楼接出的女子翻云覆雨,轻纱帐内一片春光旖旎。使得整个画面极具视觉冲击力。三具全果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刺得奚茗睁不开眼。

奚茗见此状况仿佛能够闻到空气中弥漫的一股子糜烂腐朽的味道,像是劣质胭脂和血腥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刺激着她的整个呼吸系统,让她喘不过气来,直泛恶心。

久里不由将刚刚抽掉的一片瓦片堵住那方漏洞。

见久里放回瓦片,奚茗一抬首正撞见久里僵硬地将脸别开,奚茗心下一阵发笑,算是明白了几分,她好歹也是21世纪的大龄女青年,见过太多青涩小男生了!

奚茗看好戏一般企图拍拍久里提醒他抓紧干活,谁知指尖刚碰到久里的小臂他就电击似的一个颤抖,弄响了足下的房屋瓦片。二人先是一惊,立即压低身体贴在屋顶静听屋内的响动。半晌两人才又放下心来。

此刻的奚茗离久里如此地近,两人紧靠贴在房顶……如果不是身负任务,而是完全的单纯共处,仅是如此静谧的夜晚和漫天苍穹的星星就足够自己铭记的了,久里凝望奚茗的眼睛想。

奚茗看了久里两眼,缓缓起身,在空气里比划一个?

话说这标点符号和26个英文字母是由她教给卫景离,后来又在整个清字营和溪字营推广的暗号。在21世纪这无非是最常用的标点和标记,但是用在这个时代却是最安全的密码无疑。

久里见奚茗划出?读出她眼里的疑问和一丝不怀好意地坏笑,当下再次红了脸,像足一个被当场抓住在做坏事的小孩。随着奚茗逐渐加深的笑意,久里羞赧的红色一路染到了眼睛,红到让奚茗轻轻松松就从其中读出了羞涩与尴尬。

奚茗忍住笑拍拍久里的肩表示姐姐十分理解,将久里调戏得就差找个地缝直接跳房而下钻进去了!奚茗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转而收敛起来,严肃地指指屋内,冲久里点点头。

久里竖起大拇指示意可以行动,便恢复常态利索地自腰间解下带倒钩的绳索……一个闪身,接着顺绳而下,混进了黑暗中。

此时一阵邪风灌入,任显名寝室屋子的几扇窗子只咯吱几下复又安静下来,轻纱帐被夜风荡了起来,露出刺目的糜烂。只能用“糜烂”

几乎同时,邱宅内苑书房,新来轮岗的两名守门的戎装兵士正是精神抖擞,各手执一杆长枪立于书房大门两侧。院子里的庭院灯忽明忽暗,勾勒出书房全部的轮廓。

登时,两条黑影自屋侧窜出,脚底利落,行动无声。无需多述,来人正是持盈和持锐。

持盈贴在屋侧的墙壁上,从腰间的武器带里摸出两枚银针,“嗖嗖”两声前后飞出,正中两兵士的上星穴。默数几下,两兵士竟倚柱睡去。

见兵士接连瘫软,持盈这才轻巧地翻身窜出,自两名兵士发际上一寸处取出银针。小小的针孔深埋在发丝之下,完全看不出一点痕迹。

隐藏在另一边的持锐趁机顺利打开上锁的书房大门,手中拿着的竟是方才卫景离命李葳自安北军副将张猛那里窃出的钥匙!持盈、持锐四下查看后,相继滚入房内,落地无声,然后轻掩房门,随即打着随身的火折子……

东坊金华巷,程府。

窗子突然被破开,一声“邱老爷睡的可真实在啊”彻底惊醒了浅眠的邱老爷。

邱老爷身体还未复原,只得瘫坐在床上预备喊人,岂料原本靠在窗沿的玄衣蒙面人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捂住了他的嘴,让他除了瞪眼以外连最本能的挣扎都来不及做。

“邱老爷莫怕,我等奉家主之命前来保你周全,邱老爷不会在还未给邱小姐鸣冤报仇之时就白白死去吧。”黑衣人压低声音。

邱老爷扭动的身子猛地一震,眼神从惊恐化作无比的愤怒和坚定,片刻后终于放松了身体,不再挣扎。

黑衣人见邱老爷有合作意向,便干脆松开了手,继续道:“邱老爷是证明任显名临战逃脱、鱼肉乡里、欺压百姓最有利的人证,而任显名此人心术不正,极可能伺机杀人灭口,故家主特派我等暗中保护邱老爷及各家眷的安全,只要邱老爷愿意配合我等,家主定会还邱家一个公道!”

邱老爷向窗外望望,似乎瞧见了几条黑影,不由压低声线问道:“壮士可否告知老夫你家主上是何高人?”

黑衣蒙面人眼睛一眯,道:“邱老爷无需知道这个,邱老爷只要记得,我等必要时自会来找你。”言罢后退两步,单手一撑窗沿翻身而去,影去之时窗子也随之被掩上,就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