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牌女护卫

第30章 子夜袭击

王牌女护卫 篁梦溪 3343 2015-11-25 19:54:38

  回去的路上,奚茗满脑子都是翡翠家那破败的房屋、阿爷望着她和久里没来由的叹息以及说起他们死去的儿子儿媳时阿婆偷抹的眼泪。不过,绝大部分时间,他们有如此和谐,如此幸福,在刑戮山寨蹂躏抵戏之时仍保持着热情、善良和乐观的精神,而这点,正深深打动着奚茗。

“我倒真想见见那个梁丘诩,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渣才能把抵戏祸害成这样!”奚茗愤恨地撇撇嘴。

“好啊,到时候你冲锋,我给你掩护,如何?”久里浅笑道。

奚茗见久里“笑靥如花”,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道:“对啦,我记得方才席间好像翡翠偷偷瞄了正太你好几眼哦……”语至末尾,阴阳怪气感更胜,明显的调戏加挑衅。

久里登时脸色微红,轻嗔一句“别闹!”便拉着奚茗回了营地。

一回到篝火通明的军营奚茗就打个哈欠,直奔自己的帐子。帐子里似乎只点了一盏油灯,光线很微弱,隐隐约约能看出一个身影,但又辨认不清楚。是持盈回来了吗?奚茗心道。

侧身进了帐子刚刚放下帘子就有一个清冷的声音自身后飘来……“这么晚去哪里了?”

奚茗大惊,回头看过去果不其然是卫景离。他坐在一张矮几后,倒了两盏茶。

“我才要问你这么晚了跑到我帐里做什么?持盈呢?”奚茗毫不客气地坐到卫景离对面。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卫景离将一盏茶推到奚茗面前,“来,尝尝看。”

奚茗不由迟疑,这卫景离怎么会屈尊来自己的帐子,难道只是请她喝茶吗?她想起以前港片里警察对嫌疑犯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阿sir请你过去喝茶”就浑身上下毛孔张开,自动进入防御状态。

轻抿一口茶,偷瞄一眼卫景离,此人竟然笑吟吟地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又是后发制人的聊天态度?奚茗有些怵。没错,以她对卫景离的了解,如果他对你拧眉毛、爆粗口、对你动手那就说明你还有机会用怀柔、服软和忍气吞声来制服他,因为你能够掌握他的毫不伪装的情绪。而一旦卫景离一脸笑意地沉默或者在和你绕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芝麻小事聊上半天,那就证明你已经成功进入了他的时空范围,完全看不出他的所思所想,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压迫感会慢慢击溃一个人的心理防线,最后彻底在他面前败北。

任显名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这样的败北也许不会当即就体现出来,但总有让他冷汗频出,求生不得的时候。而现在,奚茗就隐隐觉得自己进入了卫景离的时空范围,本能性地想要和他拉开作战距离,他却用一盏茶将她扣在原地。

“那个,我刚刚去前面沈家村的一个老乡家做客……在那里吃了点东西所以回来晚了。”奚茗选择先回答卫景离的问题,老实说出事实。毕竟,有时候最直接和最诚恳的方式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这样啊。一个人?”

“哦……还有久里。”

“以后注意些,毕竟这是军营,我们是在行军打仗,规矩还是有的。”卫景离呷一口茶,“再去的话,多注意安全。”

“嗯,好。”奚茗心道,好在卫景离并不怪罪自己和久里擅自离营,违反了军规,但转念又一想,难道卫景离此番屈尊前来就是为了抓她一个现行吗?奚茗继续问道,“既然我回答了你的问题,那么你是不是也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呢?”

卫景离终于放下茶壶、茶杯,目不转睛地盯着奚茗,全然不顾此时奚茗如刺在身的感受,严肃道:“你知道刑戮山寨的情形吧?”

奚茗点点头,等卫景离继续说下去。

“刑戮山寨的要塞背靠艾裴拉山脉一线,呈现倒品字状,墙体高五丈有余,墙体近乎竖直,这样的倾斜程度根本不可能实现士兵攀爬夺取。”卫景离用指尖蘸着茶水在矮几上画出一个倒“品”字城墙,道“这要塞之门的两侧是绵延数十丈的围墙,亦高五丈;要塞外皆是平原,远树林,也不适合隐藏袭兵,因此相对来说,我军处低、在明,刑戮处高、在暗。刑戮占尽如此地利,茗儿,你怎么看?”

奚茗习惯性地单手托腮,撅着嘴思考半晌:挖地道、穿草衣伪装前进和投石的方案一一闪过,最后再一一否决,最后只得摇摇头表示不知。

奚茗眨眨眼望着卫景离,只见卫景离笑笑,指尖蘸茶在矮几上写下两个字……人和。

“人和?什么意思?”

卫景离笑笑并不直接作答,盯着奚茗许久才道:“这人和的关键就在于你,茗儿。”

“我?”奚茗大惊,“人和”的关键是自己?不,等等,难道卫景离说的是……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明白过来的奚茗大声反对。

“为何?”卫景离挑一下眉梢,显然奚茗会拒绝早在他的计算之内,但奚茗的反应之大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没有为什么,我只是,只是不想。你知道它的破坏力的,别说到时候刑戮会被夷为平地,可能连附近的村子都有可能……”

“是吗?真的是这样吗?”卫景离直接打断奚茗的话,他看得出来奚茗的心虚,她不是在担心附近的村子,她担心的是别的什么。

没错,奚茗担心的是如果使用了它,整个历史都有可能被强行推进,毕竟在这个时代使用本就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和错位。

这就好像以前在大学时候学到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反过来生产关系对生产力有反作用,二者应该是组合性的配套前进,才能促进社会的发展,而如果强行地改变生产力,将更为先进的生产力引进在这个时代,生产关系却还只是停留在原地,那么会出现什么情况?会不会社会结构就会出现动荡?

可是奚茗并不能够将这些解释给卫景离听,在他看来也许赢得一场战争的胜利要比关注社会关系来的更直接。卫景离看到的是当前,而奚茗纵观的是历史。

现在奚茗有些小小的后悔,后悔当年为了要留在清字营给卫景离做了一个小小的实验,当时还是少年的卫景离看到实验结果后怎能不瞪大眼睛式的震惊?如今知道奚茗会使用“它”的人就只有久里、卫景离和李锏三人,而其中只有久里和卫景离亲眼见到过它的威力。当年久里在第一次见到这东西后,就曾警告过奚茗日后不要使用“它”,一旦使用,其效果、其影响可能会让奚茗成为众矢之的,甚至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你有没有想过。”奚茗短暂沉吟后,道,“如果使用了它,我会如何?”

“我会保护你。”几乎是没有犹豫地,几乎是脱口而出地,卫景离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作为城府极深的他,他又怎么可能没有想到这一层?一旦奚茗制造出“它”,别说自己的兄弟、父皇,朝野上下,就连别国的当权者也会盯上奚茗。但是,他要赢,要胜利,要荣誉,能否名震诸国就在此一役!所以,他要拼命去守护奚茗。

“还是……不行。”奚茗不是不相信卫景离会将她保护得很好,她迟疑的重点仍旧停留在社会关系之上,她无法允许自己因为她个人的存在而对整个历史进程有任何影响,“没得商量!再说,你还没有攻打过刑戮,怎么知道赢不了?”

卫景离淡笑,不再说话。

“刑戮匪贼无非就是几百亡命之徒罢了,而我军足有三千余人;刑戮唯一的优势就是要塞固若金汤,我相信以你的智慧和计谋必定可以轻松将其拿下,对不对啊?”奚茗说这话毕竟还是心虚的,他了解卫景离,他一定是做了实地的考察、掌握了大量信息并且做出了多种方案之后才会得出只能使用“它”的结论,可是此刻的奚茗只能顾左右而言他,避开制造、使用“它”的话题。

“这样啊……既然你如此信任我,那么就明日子时发兵攻打刑戮。”卫景离淡淡地说道。

“子时?你要夜间偷袭?”奚茗望着即将离去的卫景离诧异道。

“很晚了,睡吧……极北夜里凉,盖好被子,勿要再乱踢被子了。”说完卫景离就掀开帘子一去不回。

勿要再踢被子?这个混蛋卫景离,敢不敢不要再大半夜的闯进女孩子的闺房啊?奚茗火气一上来,大口喝一杯茶,狠狠地在矮几上砸了一拳。

帐外,李锏跟上卫景离的步伐,想到这一结果早已在卫景离的计算之内,便直接问道:“主上,何时放信鸽?”

卫景离略一沉默,仍旧毫无表情,道:“明日战败后。”

“是。”

李锏觉得,现在的局势就像是一个圈,他自己、所有率卫、任显名和安北军、附近的黎民甚至刑戮匪贼都在这个圈子里,这个圈子由卫景离亲自勾勒,几个时辰前,卫景离才对自己说“凡事不过三”,李锏绝对地相信卫景离一定会一语成谶。

明日,就是这个圈的起点。

翌日子时,在自己帐子里睡得昏天黑地的奚茗被一阵急促的号角声吵醒。奚茗挣扎着从被窝里探出脑袋,睡眼惺忪地朝门帘处望了一眼,外面成簇的火光透过军帐在奚茗的塌前投下阴影……他们这是干什么呢?

嗯……好像有件很重要的事呢,到底是什么呢……奚茗困得脑子发闷,最后干脆头一歪,作势又要躺倒在塌。然而,脑袋甫一接触到枕头,奚茗便触电般地跳出了被窝……对啦,偷袭刑戮!

“完蛋了!”奚茗哀叹一声,一脚将被子踢开,开始手忙脚乱地穿衣服……要是被卫景离知道她把子时偷袭刑戮的正事忘得一干二净,只怕到时的军棍处置够让她死上好几个来回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