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牌女护卫

第22章 发轫抵戏

王牌女护卫 篁梦溪 3356 2015-11-25 19:54:35

  卫景离轻笑一声,无奈道:“也就你敢对我这么说话。”

奚茗干笑两声,道:“这么晚了,你来干嘛?”

“也不知道谁今天被人一拳从山上打落,还问干嘛。”卫景离从袖口取出一个褐色的小瓶和几帖膏药,勾勾手指示意奚茗道,“过来。”

“神啊,又来了!老大,我已经上过药了,就不麻烦了吧!”奚茗仰天一声长叹,然而这一声叹息还未收尾便撞见卫景离犀利的目光,最终还是迫于淫威挪了过去。奚茗心里不甘地大叫:卫景离你个王八蛋!

卫景离仿佛对奚茗的不情不愿毫不在意,径自撩起奚茗的袖子,见她手肘处已然缠着白布,双眼一眯,声音又冷了几度问:“他上的药?”

“谁?不是李葳,他刚刚就是来看看……”

“苍久里。”卫景离打断奚茗的话。

“嗯……”

卫景离看一眼奚茗就上手去拆白布。

“唉唉。”奚茗挡开卫景离,道,“药才上不久呢!”

“别动。”卫景离拉过奚茗,遏制了她的挣脱,自顾自拆了白纱布。

奚茗肘部有几处淤青和擦伤,想必是滚下山的时候伤到的,仔细查看伤口,伤口长但不深,还好,没什么大碍。卫景离走到床边的立架旁,熟练地取下一个红漆匣子,再重新坐回到床缘,打开匣子,里面盛满了各种药瓶、白纱和取药的木勺。

“胳膊伸直。”卫景离语气寡淡地道。

奚茗乖乖展臂。卫景离用小木勺轻轻将奚茗肘部残余的药膏刮去,再以绵绸蘸盐水擦拭消毒,最后用扁平的木勺将观音膏剜下半帖缓缓涂于伤口处。

“疼吗?”

“嗯……啊?”奚茗注视着卫景离的这一系列专注动作不由地被这花美男闪花了眼,竟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不过,话说这卫景离也真是越长越帅绝人寰了,难怪大明宫里的宫女们一个个前赴后继地制造机会出现在他眼前以博倾心。

奚茗咽下一口唾液,调整一下呼吸,这才继续道:“啊,不疼,就是凉凉的。”

卫景离展开一段白纱布,覆于药膏上,力道不松不紧:“这是观音膏,善治伤科,生肌甚速。”说罢,在奚茗手肘内侧轻打一个结,再将袖口拉下。

“生肌甚痒,切勿抓挠,不然会留疤。”卫景离说着就要去查看奚茗的另一条胳膊,“让我看看还有哪里伤到了。”

奚茗顿感尴尬,虽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卫景离就常常不敲门地乱入她的房间,在她受伤后帮她敷药,但毕竟单身男女共处一室,终究是让人内心不安,尤其对象是这么一个演技高超足以登上影帝宝座的人物,实在是不得不防啊!没听过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么……防火防盗防老板啊!

见自己的大老板卫景离的殷勤样,奚茗连忙道:“不用了不用了,剩下的我自己来,男女授受不亲啊。”

卫景离停下动作,紧盯奚茗的眼睛半晌才道:“男女授受不亲?那他是怎么给你上药的。”

奚茗听着卫景离这本该是疑问句却硬生生被说成了陈述句的质问不由心道,果然是个善变的家伙!在这样性格古怪的老板手下她钟奚茗竟然足足活满了七年,简直就是生命的奇迹呀!

“久里不一样,他是我的家人,他就像是我的弟……我的哥哥一样。”奚茗身子向后一缩,小心地解释道。

“那好,从现在开始我也是你的家人。”卫景离沉默片刻后说道。

哈?果然善变啊,早上还把她当做保镖,这晚上就成家人了?

“既然现在我是你的家人了。”卫景离邪邪一笑,“那就过来。”

奚茗嘴角不由抽搐,眼前的这个生物到底是不是正常人?我可是还没有同意当你做家人啊,你难道就不能倾听一下群众的意见不要再自作主张地下决定好嘛!无奈,奚茗不甘地伸出另一个受伤的胳膊,以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

卫景离笑意更深,目光盈盈,好似当年那个六岁的孩童的眸子般清澈明亮。

“这一瓶是粒金丸,乃是明国进贡的,明国人也叫它铁布衫,治疗跌打有奇效。早晚各一粒。对了,上次给你的紫金丹还有吗,若是伤口疼痛、周身无力记得吃……”

“卫景离,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真的很啰嗦……”

“少废话,这个药是……”

“卫景离……”

“嗯?”

“能滚多远就给老娘滚多远好么?”

苍久里坐在奚茗房间不远处的回廊上,手里紧紧握着一瓶安眠养息的药丸。私下里,整个容王府也就只有奚茗一人敢直呼四殿下的名字,而似乎四殿下也只有在面对奚茗的时候才会变得特别的不一样。

立春的风仍旧凛冽,甚至有些刺骨,刺得久里的骨头生生地疼。这时刻若是能够沉睡该有多好,只是这疼痛不断逼迫着他,这疼痛让他的眼睛不是眼睛,让鼻子不是鼻子,以至爆发出无法呼吸的窒息感。

月儿细细弯弯,边缘的棱角似乎被浓墨蹭花了,有些参差不齐。黑暗一层一层交叠压迫而来,让人无处遁逃。

这样的夜,容易让人无助,也容易让人伤感。

久里就这样背靠着回廊的柱子,紧握那小小的药瓶,沉默,沦陷……

托卫景离送来的灵药的福,奚茗的伤好得很快,不消两日伤口便结了痂。而此时,皇帝卫稽派四皇子卫景离支援耀川府抵戏县抗击刑戮匪贼的消息也传遍了整个定安府。

一时间上都的街头巷尾都在议论卫景离其人。

有人说据在大明宫里任职的亲戚所述,当朝四皇子长得那可是俊逸非常,颇得乃母之貌;也有人说,这四皇子和大皇子乾比起来显得名不见经传,无功无过,万分平常;甚至有些自认为资深的学究们说,四皇子离是陵国皇室朝堂纷争中的牺牲品;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坊间传闻,四皇子离如今双十年华,正是风华正茂之时,虽面容俊朗却仍无婚约在身,原因不是别的,而是因为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

当这些不靠谱的消息传到正在卫景离书房……居善斋里开会的众人耳朵里时,可谓震惊四座,自李锏开始,持锐、持盈、久里和李葳都低着头窃笑不已,奚茗更不用说,早已笑翻在地。

“哈哈哈,他们说你、说你有龙阳之好!唉呀妈呀笑死我了!”奚茗拍着桌子差点笑岔了气,全然不顾同样听到这些传闻、脸色不佳的卫景离的心情。

“龙阳之好?那是什么?”卫景离阴着脸问。

“诶?”奚茗意识到她貌似说错了话,赶忙打圆场道,“龙阳之好的意思就是……就是说,这个……你对女人兴趣不高……这是我老家的说法,呵呵。”

“哦,是么?”卫景离用鹰隼一般的眼紧盯奚茗,片刻后将目光投向在一旁偷笑的久里,问道,“久里,你们紫阳还有这样的说法?可有甚典故?”

此语一出,奚茗心中一阵哀嚎……不要欺负我是个外地来的啊!

久里被卫景离这么突然一问,先是微怔了一下……他哪里听说过什么“龙阳之好”啊!但余光瞟见奚茗一副悔不当初自觉嘴贱的模样,心中大感好笑,只得憋着笑为她圆场道:“回主上,属下的家乡确有此等说法。传言紫阳城中曾有一名曰龙阳的男子不近女色,反而喜好男色……故而邻里间便以龙阳之好来形容不喜女色的人……”

“原来如此啊……”卫景离半信半疑地点点头,想要怀疑奚茗的表情却又从久里的话里找不到半点破绽。

奚茗长吁一口浊气,在背后给久里暗竖起大拇指。这久里不愧是她钟奚茗青梅竹马的发小啊,思维果然发散,如今说谎都不带眨眼的了,孺子可教也!只不过,龙阳君对不住了啊!

“好了,言归正传。”卫景离目光如炬,手指几上摊开的地图沉声道:“清字营点卫一百,五日后发轫抵戏。届时,我等经延川府进入耀川地界,渠道抵戏临县连慕、直插抵戏县内。”

在旁的李锏及五个近身率卫纷纷点头。

“此番驻守抵戏的是安北将军任显名,从隐卫上报的情况来看……我们只能靠自己了。”卫景离坐进椅子里,轻轻敲打着地图上红色标记的抵戏县,徐徐道,“要么被灭,要么平他!”说着,卫景离目光变得邪魅起来。

李锏与卫景离相觑一眼,相互了然。能否一鸣惊人,震惊全宇便在此一举了。

五日后,卫景离率领清字营一百率卫向着北方耀川府进发。

发轫当日,皇帝只派了司徒顾善道来为卫景离践行,几杯淡酒下肚,倒教奚茗觉得几分凄凉。她本以为皇帝的亲儿子出兵平匪远离上都,作为亲爹的皇帝卫稽起码也应该拉着卫景离的手说些类似“爹爹舍不得你呀”这种感人肺腑的话,岂料竟是如此寡淡的出征,实在是让人怀疑皇室家族成员间令人捉摸不透的关系来了。

再说这定安城吧。卫景离作为当朝四皇子征战抵戏,为了百姓安定预备好了要洒热血,奇怪的是定安的老百姓们并非夹道相送,反而一个个“夹道观摩”。所有人都想一睹卫景离的神彩,以此判断这个一切都“不出众”的陵国四皇子到底能否平定刑戮山寨的匪贼。

除了定安城的百姓,就连大明宫内的执政者们也无不探首观望,他们怀疑,初出茅庐的卫景离究竟能够为大陵带来何等战绩。

列队行出定安城的时候,奚茗不由回首望去,城楼上烫金的“定安城”三个隶书大字在阳光的照射下甚至有些刺目。这个古老巍峨的庞大城池百年来一直矗立在这里,送走一批又一批像他们这样的出征将士,迎来了一批又一批踏血归来的勇士。奚茗透过掀起的帘角看着卫景离淡然的面庞,心道,这个男人,会带着他们凯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