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家巧媳妇

第九节:动手

农家巧媳妇 紫雪凝烟 2052 2015-06-26 09:30:10

  灵芝自古就被称为仙草,在现代更是被誉为是抗癌的良品,但是已经很少能遇到野生的了,早就人工培育了,但是价格也都不菲,如果现在这比她两只手掌合起来还大的两株灵芝拿到现代,恐怕几百万都能值了,那么在这个时代也不会太便宜了。

从来没为钱激动过的凝烟这次竟然真的激动了,要不是怕惊到了林子里的其他生物,她都想仰天大叫两声,急忙伸手拍拍白狼的脑袋:“谢谢你。”她知道,这是白狼作为她搭救它伴侣的回报。

白狼呜咽了两声,然后用大脑袋噌噌凝烟的手,然后就蹲在一旁等着了,凝烟急忙小心翼翼的将两颗宝贝采下来放到了筐子里,上面还用一些其他的草药盖住。

大白狼等凝烟收拾好了,这才重新带路,将凝烟送出了林子,然后转身瞬间不见了踪影。

凝烟则小心翼翼的背着筐子下了山。

因为开心,所以,脚下的步法就轻快的多,只要能将这两个宝贝卖掉,那么她家就应该可以步入小康水平了。

很快就进了村子,远远的就望见了自家的茅草房,才一天而已,她已经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了。

只是……

当看见篱笆门口站了许多的人的时候,她的心里忽然就涌上了一股不好的感觉,忍不住抬腿就往回跑。

门口,一个男人正拖着狗蛋往外走,凝香和凝雪的脸都肿的老高,却被牛桂花给拦住了。

入耳的是狗蛋的哭喊声还有凝雪和凝香绝望的叫骂声。

周围有不少看热闹的人,也有人在阻拦那个男人,但是毕竟是家事,那些邻居也不过是嘴上劝劝罢了,而那男人根本就不听,是铁了心的要将狗蛋带走了。

“你们赶紧让开。”陆忠民不耐的挥挥手,“我是当家的人,我家的孩子想怎么样都是我的事情,你们管天管地还管我人家家里事情了吗?”今天中午一回来,就听了媳妇的哭诉了,说实话,他也没想到十拿九稳的事情竟然没办成,所以,吃了中饭之后,就亲自过来游说了,却没想到凝雪那死丫头竟然这么强硬,那就别怪他了。

“放开我弟弟。”凝烟的火噌的就冒了上来,昨天牛桂花一个人不行,今天竟然夫妻俩个狼狈为奸的改成强抢了,还好她回来的够及时,要是再晚一会……不敢想了,边喊着边朝着家里跑着。

“二姐。”原本绝望的狗蛋在听见凝烟的声音的时候,忽然来了力气,睁不开陆忠民的手,就起身张嘴咬了一口。

“小兔崽子。”陆忠民吃痛,顿时一巴掌抽了过来,狗蛋的脸也肿了。

但是狗蛋根本就顾不上哭,总算是得到了自由,急忙爬起来朝着凝烟就跑了过来。

“狗蛋。”凝烟一把将狗蛋抱住了,看了一眼他的脸,心头的火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二姐。”狗蛋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但是却固执的不哭,胡乱的擦了一把,“你终于回来了……”自从昨天凝烟真的拿着扫把打牛桂花之后,就成了弟弟心里的主心骨了。

“二姐回来了,没事了。”凝烟将背篓摘下来递给了狗蛋,然后将镰刀握在了手里,照着陆忠民就冲了过去。

陆忠民看见凝烟原本还想说两句什么的,但是却没想到,那丫头根本什么都没说,竟然提着镰刀就冲了过来,一个没防备,肩膀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不由得惨叫了一声:“你个死丫头,竟然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凝烟嘴上说着,手上也没闲着,将一把镰刀舞的是虎虎生威,当然,她虽然生气却没失去理智,打陆忠民用的是镰刀背面,这样就算打上了也不会割伤,她太知道这个二叔是个什么德行了,见血之后万一被讹诈就麻烦了。

那边凝雪一看凝烟动手了,也卯足了力气将牛桂花一把推到了,然后将大姐和小弟护在身后。

“哎吆,杀人了啊……”牛桂花摔了个屁股蹲之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凝烟要谋杀亲叔亲婶了……”

凝烟此时已经将陆忠民成功的逼退到了两丈开外,听见牛桂花这么喊,不由得转身就朝着她冲了过去:“好啊,既然你说我要谋杀,那我就杀个试试,杀一个我不亏,杀两个我还赚一个呢……”

牛桂花看着那闪亮亮的镰刀朝着自己飞来,顿时吓得嗷的一嗓子爬起来就窜出了老远。

凝烟也不追,站下喘息了一下,然后举着镰刀指着陆忠民两口子:“陆忠民,牛桂花,你们还是人吗?竟然卖自己的侄儿……”

“二丫头,你说的是什么话,怎么叫卖?”陆忠民刚才被凝烟打的有些狼狈,原本他个大男人是不怕个小丫头的,但是无奈凝烟的身子太灵活了,他根本就抓不住,而且那不要命的劲头也让他发怵,所以,身上挨了好几下,甚至还摔了一跤,不过,他真的不死心,镇子上的铺子都谈好了,就等着这个银子去签文书了,所以,听见凝烟开口,急忙解释,还尽量的将语气放平缓,“我可是你嫡亲的二叔,做事可都是为着你们着想呢……”刚听说凝烟这丫头变了,如今看来还真是,竟然敢打人了。

当然,周围看热闹的人里却很多人都忍不住叹息,凝烟那丫头以前多文静啊?说话都细声细气的,这是遭了多大的磨搓,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女孩子就是跳脚骂人都会被传名声不好的,更何况拿着镰刀砍人了,对方还是她的长辈,就是一个悍妇一个不孝的名头抠下来,她这辈子也就完了。

凝烟显然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或者说她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听了陆忠民的话之后,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你们不想想,你们没爹没娘了,你爹留下的那些东西,早就被你们这几年给吃光了,而且,狗蛋的八字硬啊,克父母克……”

“我呸。”凝雪忍不住掐腰啐了一口,“陆忠民,你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奶也是生你的时候没的,那是不是你克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