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家巧媳妇

农家巧媳妇

紫雪凝烟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5-10-28上架
  • 1207295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节:醒来

农家巧媳妇 紫雪凝烟 2184 2015-06-26 09:30:09

  石拉子山虽然不高,但是却很是险峻,东西绵延数十里。在山脚下有条石拉子河,是山上的清泉汇聚而成,沿着山势顺流而下,从西往东,据说是一直延伸到海,但是是不是到海,就没人知道了,因为没人见过海,就连很大的河,见过的人都很少,石拉子村的人祖祖辈辈都在这个山脚下生活,最多就是到镇上赶过集,就连县城去过的人都少。

此时正是春季,一年之计在于春,为了能填饱肚子,农人们特别重视春耕,所以,天刚泛起鱼肚白,村子里就忙碌了起来,家家的烟囱里都冒出了炊烟。

此时正是春耕的收尾阶段了,刚下过了一场贵如油的春雨,今年的庄家肯定会长得不错,等到吃过了早饭,大家都扛着锄头往田地里走去。

不过,很快,几声争吵谩骂就打破了村里的宁静,让刚走了一半的人都忍不住驻足回望。

争吵声是从村西的陆家门口传来的。

此时,陆凝雪正手里拿着一把铁锹站在茅草屋的门口,将一脸惊恐的大姐和小弟护在身后。

门外,一个身材微胖的女人正咧着嘴笑着站在那里:“陆凝雪,你这个死丫头怎么想不开啊?狗蛋去了方家,那就是少爷,吃香的喝辣的,还能去读书呢,总比在这里半死不活的强啊……快,快让他过来……”

“牛桂花,你做梦,今天只要我不死,就别想将我的小弟给卖了……”陆凝雪长得瘦小,跟铁锨差不多高,但是此时却红着眼睛拼了命的挥动着,“谁敢进来,我就砍死她……”

那气势倒也让人不敢靠前。

牛桂花气的浑身发颤,但是却还是压下了火气:“凝雪啊,我可是你的婶娘,自然是为了你们好啊,你看看你们,饭都吃不上了啊,要是狗蛋去了,人家也不白要啊,给二两银子呢……”顿了一下,“你说狗蛋今年都十岁了,身体还弱,人家要不是真的看上了,谁愿意收养啊?”方家可是要给二十两呢,给他们二两就不错了,有了那十八两银子,女儿的嫁妆就不愁了。

屋子里,一个和凝雪长得有六七分相似的女子正躺在床上,那放在身侧的右手食指上,忽然闪过了一道红光,然后,那原本昏迷的人就忍不住皱了眉头,然后抬手揉了一下太阳穴,却猛地睁开了眼睛,扫了一眼陌生的环境,立马坐了起来,不过,脑海中潮水般涌过来的陌生记忆却让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竟然穿越了?

不过,很快,手指上竟然传来了淡淡的痛感,让她不得不拉回了思绪,低头,却发现右手的食指的指尖上,竟然有一颗米粒大小的红色类似胎记的东西,刚才就是那里传来了一丝丝的痛感,不过很快就消失了,抚摸了一下,也没什么特别的,不由得一笑,也没往心里去。

前世,她为了摆脱组织,能象正常人一样过上普通的生活,接受了那个高难度的情报窃取任务,最后终于成功了,但是,当她刚放松了身心准备好好游玩一场的时候,那艘长江上据说最豪华的游轮竟然翻了……

这样也好,换个环境,她就真的可以平平淡淡的过完一辈子了。

“我不去,三姐,不要将我送人……咳咳……呜呜……”

“你们不要抢我弟弟……”

外面的争吵声不断的传了进来,让她不由得眉头皱的更高,再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手,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翻身下地走了出去。

“二姐……”听见门响,狗蛋第一个转头,当看见看见走出来的陆凝烟时,忍不住唤了一声,小脸上满是泪水和鼻涕。

“陆凝烟,你终于醒了……”陆凝雪举着铁锹,但是在看见陆凝烟走出来的瞬间,眼泪哗就掉了下来。

“二妹……二妹……”陆凝香也抹着眼泪看向凝烟,但是手却紧紧的抱住狗蛋的,她害怕,真的害怕,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就想到了当初,她也是这样哭着被拖走了,然后……脑子里开始混沌了,不要,她不要死,她还有弟弟妹妹要照顾,别打她,别剥她的衣服……后面忍不住使劲的摇着头,“不要,不要,啊……”忍不住大叫着开始撕扯自己的头发。

“大姐。”凝雪察觉到了凝香的不对,急忙过去使劲的抱住了她,“大姐……没事,我是凝雪,没事了,没事了……”

凝香却根本想听不见似的,依旧在不断的撕扯着,甚至还抓过凝雪的手就咬了上去。

凝雪的眼泪顿时掉了下来,却咬牙忍着,就是不松手。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凝香的脑子不好,大家都知道,也见过她发狂的样子,看见她这样,都怕她不管不顾的伤到自己。

陆凝烟看着这一切,心底的某处象被什么扎了一样的痛,她知道,那不是她的感觉,而是前主的,不由得叹口气,然后看了一眼四周,顺手拿起了凝雪扔在地上的铁锨,照着凝香的后脖颈就敲了下来,还好出手比较准,凝香翻了个白眼就倒在了地上。

“大姐……”凝雪和狗蛋吓了一跳,急急的想要扶住凝香,却力气不够,只能让她躺在了地上,然后集体扭头不可思议的看着陆凝烟。

凝烟皱了皱眉头,她现在有名字了,还是个很好听的名字,不再象以前那样没名没姓了,这个认知让她的心里多少欢喜了一下,虽然继承了身体的记忆,但是她还是有些不习惯,此时也不想多解释什么,而是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兴许是躺的久了,阳光一照,眼前有些微微的发黑,不由得闭了一下眼睛,然后慢慢的睁开,那双略显狭长的眸子里,顿时寒光一闪。

外面的人此时又围拢了过来,虽然对凝烟的举动都觉得诧异,但是现在明显焦点不是在这上面,而且,大家对陆家的几个丫头还是同情的多。

牛桂花在村里人缘并不好,很多人早就看不下去了,当初她将陆家大丫头卖给人家当妾的时候就有人在戳她脊梁骨了,只不过这个女人脸皮够厚不在意罢了。

此时竟然又将主意打到了陆家大房唯一的儿子身上,很多人是看不下去了,毕竟,女儿再怎么样,在农人眼里都是赔钱的,是别人的,但是儿子不一样啊,只要不死,那就是顶门立户的,不是实在活不下去了,谁家都不会卖儿子的。

牛桂花说的好听是过继给人家,其实就是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