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家巧媳妇

第23章 偷吃

农家巧媳妇 紫雪凝烟 3341 2015-11-25 23:16:39

  “我……没钱……”凝烟依旧半低着头,让对方看不清自己的表情。

“不对啊。”矮个男子却摇头,“咱们哥们刚才在保和堂后面的胡同里,可是看见你拿着这么厚……一叠银票的……”说着还用手比量了一下。

“我真的没钱。”凝烟继续摇头,“你们肯定是眼花了。”手却已经伸进了背篓里,握住了镰刀把手,“你看我这身打扮,或者去石拉子村打听一下,我们姐弟孤苦伶仃的,大姐疯傻,小弟体弱,房子还被二叔给占了,要不是乡亲们帮衬着,我们估计早就饿死了……”说着还抬手抹了一把眼角,“今儿我也不过是采了点草药过来换了点银子……”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银票,“买了些东西还剩下这么多了,你们要是不嫌弃……”其实她真舍不得这些银子,十两啊,不少呢,但是,她也明白,就凭着她现在没什么体力的小身板,想要斗倒两个成年男子,概率比较的小,所以,她凝烟愿意破财免灾。

当然,十两银子或许可以免灾,而如果真的将身上的银子拿出来,恐怕就适得其反了。

高个男子却忍不住皱眉看着凝烟,目光若有所思。

“不对,我们明明看见了……”矮个男子瞥了一眼那银票忽然插话,“这丫头不说实话……刚那男的不是还说让她去八宝斋买点心的吗?”

“陆家的?”高个男子却没搭理矮个子,反而开口询问,“刚那个是李家的?”早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痞子样。

“嗯。”凝烟点头,抬眸,却看见高个男子脸上露出的一抹愤恨,虽然转瞬即逝,但是却被她捕捉到了,难道这个人和李家有仇?

“你走吧。”高个男子却忽然摆摆手,然后转身就走。

不仅凝烟微楞,矮个男子也愣住了,急忙过去拉住了高个男子的胳膊:“大哥,怎么就让她走了?她真的有钱啊,要不然咱们娘的病……”

“走吧。”高个男子却拉着矮个男人离开,“兴许咱们是看差了,真是陆家的那几个,比咱们还不如呢……”

看着远去的背影,凝烟微微的挑眉,这个人根本就不是那种从根上坏掉的人。

当然,那男人也没想到自己不过一瞬间的一点善心萌发,为他以后开辟了另外一条康庄大道。

凝烟赶到茶棚子的时候,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大半个时辰,跟武伯道歉,并且承诺会加车费。

武伯倒是不在意的摆摆手:“加什么啊,不过是晚回家一会而已,没事的。”说着一扬鞭子,那头老黄牛就哞哞的叫了两声,然后迈开了步子。

还好,这牛车的速度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慢,只是,这个时代的车子没有橡胶轮子,减震效果一般,所以,颠地慌。

好在武伯是个善聊的人,而且见多识广,一路上到也不寂寞。

这个武伯年轻的时候跟着商队跑过商,也认识几个字,还曾经到过京城呢,后来因为一次意外腿受了伤,这才回到了牛家村,娶了一房媳妇也是能干的,虽然就一个儿子,但是跟村里的老人学了木匠手艺,如今也成家了,如今还有了一对龙凤胎的小孙子,都已经四岁了,日子过的虽然不富裕,但是也算和乐。

通过聊天,凝烟知道了很多之前不知道的事情,比如周围都是什么村子,村子里的土地都是谁的,哪家地主要的租子低等等……

“武伯,你走南闯北那么多年,外面有没有什么稀奇的事情啊?”凝烟随口问道,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走出这石拉子山,但是,毕竟穿越一把,总该知道一些外面的事情啊,“比如京城什么样啊?那边的人都穿什么啊之类的,你有没有见过什么大人物啊?”

“外面啊……”武伯的眼睛半眯了眯,“那可是个花花世界啊……”虽然这么说,但是却一点向往的神情都没有,“什么东西都贵啊……”说着摇摇头。

凝烟笑了起来:“武伯不喜欢外面吗?”

“咱们的根就在这石拉子山下,哪有那富贵命啊?”武伯也呵呵的笑了起,“京城里的大人物可多着呢,咱们这样的小人物就要小心翼翼的,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命了。”说着叹口气,“说起来啊,当年,我还曾经见过皇室里的人呢……”

“皇室里的人?”凝烟挑眉。

“恩。”武伯点点头,目光有些深远,“是长公主。”说着看了一眼凝烟,“当年的晶莹长公主,可是咱们大夏的第一美人加第一才女呢,别说,丫头啊,你和她还真有些象……”

凝烟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武伯真会哄人,照你这样说,我也是大美人了啊?不过这个也就咱们爷俩在的时候说说就罢了,否则,还不让人笑掉了大牙啊?”

武伯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也觉得自己这个比喻不怎么合适,随即也就转移了话题,继续讲故事:“我们那天进京都城的时候,正赶上长公主去普济寺烧香祈福,我就远远的看了一眼,正好那纱帐被风吹开了一下,我就有福见到了公主真容,那真的就跟天女下凡一样……”忍不住是一脸的感慨,“只是可惜啊,红颜薄命啊……”

晶莹长公主据说是当年昭仁帝最宠爱的荣妃所生,当年的荣妃据说宠冠后宫,连皇后都要看她的脸色,虽然封印在皇后手里,但是后宫的事物却全由她来处理,在这样嫡庶严明的朝代,就凭皇上让能她越过皇后生下自己的长女就可见一斑。

但是,荣妃却是红颜薄命,在晶莹公主八岁那年,忽然一病不起,没多久就一命呜呼了,为此,据说皇上更是一直念念不忘,就将自己对容妃的所有感情都转移到了长公主的身上了,而晶莹长公主更是继承了其母亲的才貌,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更是艳压群芳。据说每当皇上暴跳如雷的时候,皇后都劝不好,但是只要晶莹长公主一来,皇上保准喜笑颜开。

简直就是一个传奇。

凝烟撇嘴,容妃的死恐怕也是很蹊跷的,宫里那可真是步步惊心的,好在长公主有皇上护着,也算是她的母妃用自己的命为女儿换来了后半生的福利了。

武伯看着凝烟听的津津有味,自然是讲的更加起劲。

晶莹长公主虽然被皇上宠着,但是却一点也不娇纵,还经常做一些有利于百姓的事情,口碑很好,不过,她的性格却是爽直的,敢爱敢恨,妙龄之际,却爱上了自己宫殿里的侍卫统领,原本这个事情还是很秘密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皇上就知道了,甚至还将他们捉奸在床,那侍卫统领立时就被秘密处死了,但是,昭仁帝却不舍得将自己的爱女处死,就想让她和亲去西域,但是,就在当天晚上,那寝宫就走了水……

凝烟也忍不住唏嘘了,不过心里却多少有些安慰,寝宫走水,人烧的面目全非,而她宁愿相信,公主是逃出去了,那个侍卫统领也被人掉了包,然后他们在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过着简单的生活。

武伯听了凝烟总结出来的结局,忍不住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然后就再次笑了起来:“丫头,你是个善良的丫头……”

凝烟不置可否,她善良吗?或许吧?

就这么说说笑笑的,倒也忽略了牛车的颠簸,很快就进了村子。

此时,夕阳已经完全的落了下去,只剩下漫天的晚霞光绚烂夺目。

牛车在篱笆门外停了下来,听见声音的凝雪率先跑了出来:“你怎么才回来啊?”语气虽然粗鲁,但是关切之情却是溢于言表。

凝烟也不恼:“买东西耽搁了一下。”然后招呼后面出来的凝香和狗蛋搬东西。

“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啊?”几个人看着那满满一车的东西,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恩,那些草药换了些银子。”凝烟笑着说,“我就买了些东西……先别说这些了,赶紧将东西搬进去,武伯还要赶回去呢……”

“没事,慢慢来。”武伯看着眼前的三间柴房,忍不住心里暗叹一声,然后开始帮忙搬东西。

凝烟原本觉得耽搁了武伯的时间,想要多补偿一点车费的,再说了,她现在还真不在乎这个十文八文的,但是武伯却怎么也不要,只收了说好的二十文。

凝烟也不坚持,却悄悄的在车上放了一包她在八宝斋里买的点心。

这么大的动静,尤其还有牛车进村,自然就惊动了周围的邻居,大家都好奇的出来看着,尤其是隔壁的牛桂花,站在门口看着姐弟几个一趟趟的搬东西,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竟然雇佣了牛车拉东西啊?这得花多少银子啊?可是,昨天他们已经分道扬镳了,所以,她现在还真不好说什么。

牛桂花不好开口,不代表别人就不开口了。

“陆家丫头啊,这是发财了吗?”住在凝烟前面的是何家,那婆娘何宁氏特别的爱打听事,可是算的上石拉子村碎嘴第一人了,“买这么多东西啊……”

“婶子吃了吗?”凝烟原本是最不屑这样的人的,但是此时却笑着搭讪,“哪里是发财啊,不过是昨天运气好,在山上采到了一些草药,就去镇上的药房问了问,结果说是品相还不错,就换了点银子……”通过这个何宁氏的嘴,估计不用到明天早上,全村人也就知道自己的钱是怎么来的了,到时候也就省的她再费神解释了。

“真的?”何宁氏甚至放下了手里的活,靠在墙根老远的跟凝烟说话,“你还懂医术呢?”

“婶子真是抬举我了。”凝烟不好意思的笑笑,“之前不是在镇上的保和堂里帮过工吗?有一阵那负责分药的小哥有事请假了,我就过去学着分了一段时间,就跟着师傅认识了一些草药,这哪算医术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