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家巧媳妇

第26章 失眠

农家巧媳妇 紫雪凝烟 3375 2015-11-25 23:16:40

  “二婶啊,那吴掌柜的和我们无亲无故的都可怜我们,你还是我们嫡亲的二婶啊,就不能给我们留条活路吗?”凝烟的语调好不凄惨。

“爹啊,娘啊……”凝雪忽然口风一转,“你们在天上有空就下来看看我们吧,我们要活不成了……你们别忘了给我们报仇啊……”

牛桂花彻底傻眼了,就连后面偷看的陆忠民也傻眼了,甚至下意识的朝着天上看了看,真的担心大哥会下来找他似的,再一看那周围有些激动的乡亲们,急忙缩了缩脖子,然后抱着儿子急忙的躲回了屋里去了。

那陆宝儿一看这个样子了,当然也不敢再要包子了,乖乖的跟着他爹回去了,反正还有绿豆糕吃。

“死丫头,你颠倒黑白……”牛桂花忽然反应了过来,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

“爹,娘……”凝烟忽然大叫了一声。

牛桂花顿时觉得背后一阵阴风出来,浑身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身体就僵住了,而此时正好人群里走出了几个女人,这个拉一下那个拽一下的,愣是将牛桂花给拉了回去。

“你们……”牛桂花回神,忍不住气急了,指着那些个人大叫,“那个陆凝烟根本就不是人,根本就是狐狸精转世,你们都被她迷惑了,小心她喝你们的血……”

“牛桂花。”此时,村长却大步了走了过来,“怎么说话呢?如果没有真凭实据,那就是妖言惑众,大夏的律法里,可是要凌迟处死的……严重的还要灭九族……”

牛桂花顿时一个激灵,脸色腊白了起来,刚才她只顾着嘴痛快了,竟然一下子就给说出来了。

“二婶。”凝烟却是再次委屈的大哭了起来,“我要真的是狐狸精,哪里还能让大姐白白让人糟蹋了?哪里还能吃了上顿没下顿?哪里还能让小弟任人欺负?哪里还需要住在这样的柴房里?哪里还能掉进河里差点淹死啊?”

周围的人忍不住点点头,的确啊,狐狸精是有法力的,随便挥挥手,恐怕就有大把的银子了,哪里还能在这里一住这么多年啊?这个牛桂花造谣都不靠谱……

“二婶,我知道我们没同意你带走小弟给卖了你不高兴,但是,也不能这么糟蹋我二姐啊……”凝雪哭的更大声了,“各位叔叔婶婶,这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鼻子再次一酸。

“爹娘,我已经没脸活着了……”陆凝烟也跪了下来,“村长爷爷,只求你们能可怜我的姐弟,凝烟死后,你们能多帮衬着点……”然后磕了一个头,就起身朝着牛桂花家的围墙冲了过去。

“二姐(二妹)……”凝雪几个顿时惊呼了起来。

但是,人群里却一下子跑出来两个人,一把就将凝烟给抱住了:“凝烟,你傻啊……”大梅气急败坏的大喊,“为了这样的人你值得吗?你不想想你要是死了,让大姐和小弟怎么办?让凝雪怎么办?”

“就是啊,凝烟姐,你怎么能这么傻啊?”刘春红也是哭着紧紧的抱着凝烟,“好死不如赖活着呢……”她当年就差点死了,要不是阿奶,她现在还不知道怎样呢,活着真好。

“二妹,你要是死了,大姐也就跟着去了……”凝香过来一把抱住了凝烟。

狗蛋也过来一把抱住了凝烟,呜呜的大哭了起来。

顿时,在这个小山村里,哭声一片。

而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一个黑影将所有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却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之前知道那个丫头狡猾的很,他恐怕也会被骗了,只是……扫了一眼那个牛桂花,还真是极品呢,要不要帮她解决掉呢?随即又摇摇头,那么狡猾的小丫头,不会对付不了一个粗鄙的村妇的。

“够了。”村长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众人顿时都静了下来,凝烟几个也止住了哭声,但是却还是时不时的抽泣两下。

“天色不早了,大家都散了吧,明儿还要干活呢。”村长看了大家一眼,然后转身看着牛桂花,“如果再闹腾,那我也是不管了,你们就直接去县衙吧……”

“误会……”牛桂花一听顿时讪讪的一笑,“村长,我不过是想着她们姐妹刚赚了点银子,怕她们被人骗了,这就想过来提醒一下罢了,谁知道却被误会了……”然后又看了一眼凝烟姐妹,“怎么说我们也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怎么会欺负你们呢?”

牛桂花的话让凝烟姐妹都忍不住仰天翻了个白眼。

“好了,他们也都不小了。”村长也不点破牛桂花的谎话,“以后他们会自己过日子的,你是长辈,要是愿意可以帮衬着点,不愿意,那就各过各的吧……”顿了一下,“要是再闹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说完,转身走了。

众人一看村长走了,也都安慰了凝烟姐妹几句,然后也都离开了。

“哎吆,我说这个世界上傻子还真多。”住在前面的何宁氏忍不住夸张的叹口气,“明明是摇钱树啊,非要当废柴给推出去,要是我有这样的亲戚啊,供着还来不及呢……”

牛桂花听的心里直泛酸水,却又不好反驳,只能一跺脚回了自己的家。

“凝烟丫头,得空了来我家坐坐啊……”何宁氏冲着凝烟姐妹挥挥手,这才扭着圆鼓鼓的身体回家了。

大梅和春红没有立即走了,而是帮着姐妹几个收拾了一下,然后返回了房间,这个情况下,凝烟也不好再去别人家送东西了。

“谢谢你们,我们没事。”凝烟冲着大梅和春红笑了笑,“刚才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她没想瞒着这两个人。

“你吓死我了。”大梅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要是没人拦着你,难不成你还真撞啊?”

“我有那么傻吗?”凝烟歉意的笑笑。

“凝烟姐,以后可不能这么吓人了。”春红的眼睛还红着,“之前掉河里就吓死人了,现在又……”

狗蛋更是抱着凝烟的胳膊不撒手,大眼睛里满是惊恐,他真的舍不得现在的二姐。

“不会了。”凝烟急忙举起右手保证,“真的不会了……”然后摸摸狗蛋的头,“我还没送狗蛋去上学呢,怎么会真的就去寻死啊?”

“以后没人的情况下,别和那家人硬碰,能躲就躲着点……”大梅还是很严肃的警告凝烟。

“我知道了。”凝烟很虚心的点头。

那边,凝雪也将情况跟大姐说了一下,大家的心也都放了下来。

“行了,既然没事,那我们就回去了。”大梅看了一眼春红,“估计我哥和富贵哥都在外面等着我们呢……”

“原本我们刚才是要去你们家的。”凝烟却拉住了大梅和春红,“现在这个情况,我们肯定去不了了,那你们就捎回去吧。”说着,将两个包裹递给了两个人。

“你真发财了?”大梅看了一眼自己的包袱,竟然有一块碎花的棉布,有一把牛角的梳子,一包八宝斋的点心,还有一包膏药,显然是给他爹的,这可要不少钱呢。

春红也惊讶的看着自己手里的包裹,也是一块花棉布,只是和大梅的颜色不一样,也有一把牛角的梳子一包点心,不过,另外的却是几副草药,应该是给阿爷的。

“那膏药对有才叔的腿有好处,那草药是为刘阿公抓的,是保和堂的大夫给开的……”凝烟介绍了一下,然后很认真的看着两个女孩子,“我之前说的不是假话,也算不上发财,就是在山上采到了草药,保和堂的掌柜给我的价钱也不错,给了我十几两银子呢……”凝烟笑着说,“以后我还会去,现在春天,正是采草药的好时候呢……”

“真的?”大梅一听瞪大了眼睛,“那我以后和你一起去好不好?反正春耕也快结束了……”

“成。”凝烟点头,“原本我也想叫着你一起呢,那么多草药,我也采不完,你们一起去大家都能赚钱呢……”

“那我也去……”春红一听也来了精神,“阿公需要吃药,能换了银子正好给阿公抓药……”

“那就后天吧。”凝烟想了一下,“明天凝雪要去赶集,我不放心大姐和小弟在家……”

“行,那后天一早我们来找你……”大梅和春红兴奋的和凝烟一家告别,抱着东西离开了。

闹腾了一晚上姐弟几个真的都累了,但是,凝烟还是坚持烧了热水,让大家轮流泡澡,她可是买了两个大木盆回来呢,正好派上用场,当然,洗澡水里添加了灵泉水。她告诉大家,他跟吴掌柜的要了健身的方子,熬药泡澡能强身健体祛病去痛。

姐弟几个现在对凝烟是深信不疑,而且,泡过之后,真的觉得神清气爽啊,刚才的劳累似乎一下子就没了。

凝香和狗蛋的身子还有些弱,泡过澡之后就率先上炕去睡了,凝雪明天一早要去镇上,所以也跟着躺下了,而凝烟却有些睡不着,就坐在屋门口的大石头上晾头发。

这里的夜空很清澈,星星真的就如宝石洒在玉盘之中一般,有和煦的晚风吹来,似乎还夹杂着淡淡的泥土气息,让她忍不住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她到了这里已经三天了,却感觉三天都是在吵架中渡过的,大声骂人,坐在地上撒泼打滚……不由得自嘲的笑了起来,这是以前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现在,她似乎做的是得心应手啊。

忽然,凝烟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灵敏的感官让她察觉到有人在窥视着她,不过,没有感觉到杀气,这让她的心微微的放松了下来,不由得起身走出了篱笆院,站在门口的大树下:“出来吧。”

“姑娘的警惕性很高啊。”东辰是有些诧异的,他的身手不敢说天下第一,但是也算是顶尖的了,作为暗卫,最擅长的就是隐藏,没想到却被一个毫无武功的小丫头给发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