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家巧媳妇

第24章 目标

农家巧媳妇 紫雪凝烟 3332 2015-11-25 23:16:39

  “那都是什么药啊?能值这么多钱?”何宁氏一听山上的草药能卖钱,心早就动了,装作不经意的问了一句,要知道,看那一车东西,怎么也不会少于十两银子呢。

“一般的草药当然不值什么钱,但是我运气好点,昨天在山上得了一些三七天麻什么的,那可是军队上必备的药品呢,而那掌柜的也算是可怜我吧,就给了我十两银子呢……”然后叹口气,“我们姐弟也总算是能过几天吃饱穿暖的日子了……”

“天哪,十两银子啊?”何宁氏差点将眼珠子瞪出来,“这么多啊?”

“我这还是少的呢,在镇子上看见有邻村的人挖到人参首乌什么的,那可是真多,都上百两呢……”凝烟一脸的向往,“我这几天还准备上山去碰碰运气,真要能挖到人参什么的,我们家的房子也就有着落了呢……”说完冲着何宁氏摆摆手,然后返回了自己的篱笆院。

陆家大宅里。

牛桂花气哼哼的进了屋,心里更是痛恨凝烟,以前帮工都拿不回钱来,现在刚跟他们分家了,就能上山挖草药了,那死丫头肯定是故意的。

“娘,谁惹你了?”陆凝霜正在镜子前比量着一件新裙子,这是外婆刚给她新做的,时下镇子上最流行的样子,而且是丝质的料子,过几天天热了穿上绝对舒服。

“还不是隔壁的那几个。”牛桂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却发现原本放在桌子上的一包从娘家拿回来的糕点竟然被打开了,显然是有人偷吃了,顿时就火了,“凝霞,你个死丫头给我滚过来……”

“怎么了娘?”陆凝霞从里屋走了出来,怯怯的唤了一声。

“你个死丫头,怎么就这么谗?”牛桂花不由分说的上去照着头就是一巴掌,“刚拿回来的糕点你就偷吃?怎么这么下作?”

“我没有……”陆凝霞顿时被打蒙了,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哭着一边躲避一边说,“我真的没偷吃……”

“娘,烦不烦?”陆凝霜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打出去打去……”

“好好。”牛桂花急忙笑着点头,“我们出去,不吵你……”对大闺女那可是寄予厚望的,总觉得大闺女最聪明,而且也最漂亮,她很小的时候,清水观的道士就说这个闺女是个富贵命,现在看着还真不错,竟然将李家的少爷从凝烟手里给勾了过来,那了不得呢,而且,李家可是大户,那李如文小小年纪就得了秀才功名了,今年秋围的举人估计也是跑不掉的,到时候,霜儿嫁过去那就是官太太了,她就是官家的岳母了,那身份岂能是周围那些泥腿子能比的了的?所以,对凝霜,那是一百个顺从。

至于二丫头,那就是个赔钱货,长的也一般,性子也是唯唯诺诺的,哪里能指望她攀上高枝啊?

陆凝霞忍不住哭的更伤心了,只是,却还不敢大声的哭,只能低着头不停的抽泣着。

“丧门星,你哭什么?”牛桂花不耐的推了一把二闺女,“除了哭就知道吃,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丧门星啊?早知道就该生下来就将你掐死才好,也免得浪费粮食,今晚就别吃饭了……”

就在此时,陆宝儿从外面钻了进来,一头就往寝室里扎,可能是因为跑的快了,一个不小心一下子摔了一跤,一块绿豆糕一下子就从他的袖子里滚了出来。

“哎吆,我的心肝小宝贝,摔着了没啊?”牛桂花急忙过去将儿子抱起来,“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儿子可是命根子啊。

“我的绿豆糕……”陆宝儿根本就顾不上哭,急急的就要去地上捡糕点。

牛桂花一看那绿豆糕,不由得脸色一沉:“哪里来的?”

“桌子上拿的。”陆宝儿却是理直气壮。

“你怎么……”

“好了。”还没等牛桂花说话呢,陆忠民却一脸不耐的走了出来,“光听你唧唧歪歪了,还吃不吃饭了?”然后一把将陆宝儿抱了过去,“不就是几块绿豆糕吗?我儿子难道还吃不着吗?”

牛桂花的脸色有些讪讪的,但是看了一眼抽泣的二闺女,却也懒得去道歉,只是说了一句:“马上开饭了。”就去了灶间。

但是,在那背后,陆凝霞的眼里却闪过了一抹绝望。

“赶紧端饭去啊。”陆凝霜走出来,看了一眼傻站着的妹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陆凝霞刚才一直在难过,此时听大姐说话,一时没反应过来。

“傻站着干嘛呢?”陆凝霜皱着眉,“难不成让我这个举人娘子去端饭给你吃啊?”在她眼里,李如文考上举人那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所以,私下里早就以举人娘子自称了。

陆凝霞吓得一哆嗦,急忙转身朝着灶间走去,但是,刚到门口,就见牛桂花端了饭菜出来,看都没看这个二女儿一眼,径直的去了堂屋。

很快,堂屋里就传来了说话声,却是谁也没有想起要叫一声站在外面的凝霞。

看着屋子里的灯光,听着里面传来的说话声,陆凝霞咬着下唇,尽量的让自己不要哭出来,但是,眼泪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肚子里是饿的,但是她知道,今晚她不可能有饭吃了,甚至她就算是不回去睡觉,都不会有人找她的,她就是个多余的。

屋子里,陆忠民倒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婆娘:“二丫头呢?”

“甭管她。”牛桂花却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刚才说了她几句,就甩脸色,不吃饭代表不饿。”

陆忠民随即不说话了,对那个二丫头,他也从来没放到心上过,没有大女儿那样的相貌和聪明,到时候就是个赔钱的货,不饿死她就不错了。

至于陆凝霜和陆宝儿,更是不会关心,在他们的眼里,陆凝霞就是个丫头,是个免费的佣人,是个可以栽赃可以打骂的出气筒,至于她是不是吃饭有没有衣服穿,那就不是他们考虑的了。

“我不要吃饼子,我要吃包子……”陆宝儿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又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饼子,忽然嘴一瘪就闹了起来,“我要吃肉包子……”

“这个时候哪里来的包子?”牛桂花忍不住沉了脸色,“来,娘特意给你炒得鸡蛋……”说着用筷子夹了一块炒鸡蛋就往陆宝儿的嘴里送。

“我不要,我就要吃包子,吃肉包子。”陆宝儿却一把将牛桂花的筷子打掉在了地上。

“你这孩子……”牛桂花顿时心痛了起来,急忙将地上的鸡蛋用手捡了起来,看看没什么灰就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了,“怎么这么不懂事?”

陆忠民也皱了眉头:“儿子,明天爹给你去买肉包子……”

“我不。”陆宝儿却晃着脑袋不依不饶,“我刚才回来的时候,看见隔壁的狗蛋就在吃肉包子……你们去跟她们要肉包子……”狗蛋其实是他的堂哥,但是他却从来没喊过一句哥哥。

陆忠民顿时瞪大了眼睛:“隔壁吃包子?怎么可能?”那肉包子可是要两文钱一个呢,不由得看了一眼牛桂花,“怎么回事?”

“隔壁肉包子都吃上了啊?”牛桂花顿时撇撇嘴,“之前凝烟那丫头可是雇了牛车回来的,买了一车的东西,看那样子得花了五六两银子呢……”

“他们什么时候有钱了?”陆忠民却是一脸的不解。

“据那凝烟丫头说是在山上采了草药买给了镇上的保和堂了呢……”牛桂花一脸的郁闷,“有十两银子那么多呢……”忽然压低了声音,“当家的,你看可能吗?不会是你那死鬼哥哥还给他们留下了什么吧?怎么之前不会采药,刚跟咱家分了就会采药了呢?”

陆凝霜却忍不住撇撇嘴:“凝烟可是在保和堂帮过工的,能采药很正常,以前也采过的。”她对陆凝烟根本就不屑一顾,就算是牛桂花跟她说了那丫头变了很多,她也没将那个贱人放在眼里,就算能赚到银子又如何?还不是为了给如文哥哥买这个买哪个的?

“以前可没见她往家里买过东西。”牛桂花挑了一下那粗短的眉毛。

“我要吃包子……”陆宝儿一看父母的谈话内容偏了,甚至还无视了他,顿时从板凳上一下子坐到了地上,还来回蹬着腿大叫了起来。

“我的小祖宗,地上多凉啊?”陆忠民一下子就将儿子抱了起来,“好了,吃包子,别哭了。”然后看了一眼牛桂花,“你去隔壁要包子去。”

牛桂花的脸顿时一皱,但是,被陆忠民一瞪,只得站起来出了家门。

茅草屋里却是从凝烟回来之后就是一片欢庆的景象,因为姐弟几个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东西。

“二姐,这些真的都是给我的吗?”狗蛋抱着凝烟给他的文房四宝,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似的。

“当然。”凝烟摸摸他的头,“二姐说过,以后啊,还会让狗蛋上学堂的,不过现在,你先学着练练字,等下次再赚了钱,就送你去学堂。”

狗蛋笑的见牙不见眼的。

“二妹,辛苦你了。”凝香却是眼圈泛红,“都是大姐没本事,没办法护着你们,反而还要你们……”

“大姐,咱们是一家人。”凝烟握住了凝香的手,“咱不说两家话。”顿了一下,“这次我也跟吴掌柜的另外求了药方,只要你按时吃药,保持心情开朗,一定会好起来的……只要咱们姐弟齐心,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前世,她不习惯和别人太过亲密,但是现在,她却觉得握住的手心里传来的温度一直都蔓延到了她的心里,让她的心感觉软软的,暖暖的,这,就是家的感觉就是亲情的力量吧。

“大姐,凝烟说的对,咱们是一家人,只要你能好起来,比什么都强。”凝雪也将手放在了两个人的手上,“咱们一起努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