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湖朝堂刺客王妃

第23章 本是同根生

江湖朝堂刺客王妃 月光芷 3280 2015-11-25 19:59:22

  沈碧瑶连连后退,恶心地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走开,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警告你啊,你最好客气点,不然我就叫人了。”

“娘子,别害羞。这南山坡根本没人会来,你叫也没人会应的。快快过来让相公我好好抱抱。”

“我抱你妹,你个老色鬼离我远点。”

沈碧瑶心下纳闷。这桃花林不是说在北边山坡吗?她怎么会走到南山坡来?总不可能是她绕了这山一整圈吧?

眼看张员外越靠越近,沈碧瑶一不留神就被逼到山石边上了。山里小路本就难走,到处都是石子,再加上沈碧瑶穿的绣花鞋单薄,走路都咯脚,根本就是想跑也跑不快。

沈碧瑶心下打鼓,注意到四周真的一个人也没有,便一心想逃。

突然,沈碧瑶一脸惊喜地看向那色老头身后,唤道:“爹,您怎么来了?”

那老头一惊,猛地回头。沈碧瑶就借机闪身出去,扭头就跑。

谁想,那老头看起来瘦小,反应却不慢,立刻追来,从沈碧瑶身后一下就把她抱住了。

“老混蛋,快放开我。”沈碧瑶一被抱住,便开始拼命挣扎。

张员外全然不把她的怒吼放在眼里,见她挣扎,反而调笑道:“小娘子,还敢骗相公我?那就让相公我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着,就从沈碧瑶背后挪倒了身侧,嘟起嘴来就要亲她的脸。

沈碧瑶恶心地都快吐了。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眼前忽然又亮起了光幕。

“获得成就,第一次被调戏。获得江湖阅历十。”

我……靠!这么悲催的成就老娘不想要有木有?系统大神,求个挂啊,快把这个老流氓刷新掉啊!不然姐就真的要挂了啊!

吐槽还吐完,光幕又换了个内容。

“当前情况,可以选择应对措施:一,呼救;二,反抗。”

“二。”沈碧瑶想也没想,就直接选了二。

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呼救有个毛用?要真有用,一开始就扯破喉咙早喊了,还用得着等系统提示?

心底刚默念完选项,光幕就瞬间消失。沈碧瑶感觉到身体里忽然涌起了一股力量,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立刻手上发力,硬把那个快要贴到她脸上的猪嘴男给推倒在地。

“卧槽,调戏老娘?活腻味了。”沈碧瑶脱开了身之后,就拎起裙子,对着倒在地上的老色鬼抬脚步就踹。

踹了几脚,就觉得自己的绣花鞋太单薄,不仅踹得不得劲,还容易踹痛自己的脚。又担心系统给的技能有时限,略一思量,就决定趁机先跑为妙。

刚跑没几步,就看到沈夫人带着四姐妹和一群丫鬟婆子浩浩荡荡地走了过来。

沈碧瑶以为来了救兵,兴冲冲地上前去就想告状。

谁知道,刚走到沈夫人跟前,就迎面挥来一个巴掌。一记响亮的耳光把她登时甩得脑袋发懵。

“母亲,为何要打我?”

“你还有脸问为何打你?你与张员外在这南山坡私会,把我们沈家的脸都给丢尽了!”沈夫人声色俱厉地骂道。

“私会?”沈碧瑶一听这个词,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这种情况,哪点像在私会了?

“我没有,母亲。我只是误走到里,差点被那个登徒子调戏。他都丑成那样了,女儿就是再没眼光,也不会找他私会啊!”沈碧瑶指着那个老色鬼就骂,一脸情面也没给他留。

张员外和沈夫人听了她的话,都变了脸色。沈夫人还惦记着张员外那丰厚的聘礼,不想把他得罪了,忙骂道:“少在那里胡说八道。京城里谁不知道张员外富甲一方,身价不菲?你定然是贪图人家的钱财,想嫁到张府去做富太太,这才与张员外在此私会。若不是琴儿正巧路过看见,还不知道你要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来?”

“我没有,他又老又丑又猥琐,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我也不会看上他啊。母亲,我是冤枉的。”碧瑶连声喊冤,可是沈夫人就是充耳不闻。

“若你不是在此私会,那怎么会走到这渺无人烟的南山坡来?”沈夫人质问道。

“我只是走错了。”沈碧瑶连忙为自己辩解:“我本来是要去桃花林的,不知怎么就走到这里了,我哪知道这个又老又丑的混蛋怎么会来这里啊?我真的是冤枉的。”

“还敢胡言乱语?”沈夫人喝道:“桃花林与此地一个在北一个在南,你竟然连南北也不分吗?既然你如此喜欢张员外,甚至不惜坏了女儿家的名声与张员外私会,那我这个做母亲的就成全你。来人啊,把三小姐押回去,直到她与张员外成亲前,都不许离开房门半步。”

“怎么会……”沈碧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事情就这么被定下来了?

她什么时候说过她喜欢那个老混蛋了?她什么时候说要嫁了?她说她是冤枉的,难道没人听见吗?

在场的其她几个姐妹都是冷眼旁观,凤瑶和婷瑶惊得大气也不敢出,低着头,连多看一眼也不敢。倒是心瑶,饶有兴趣地看着一切,就像看着一出闹戏,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

反倒是莲瑶,听说母亲要把碧瑶嫁给张员外,立刻上前跪下尔情:“母亲,此事定然有所误会,三姐姐平日里住在母亲的院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脉的,前些日子又病了一场,怎么会有机会和张员外约定在此私会呢?此事必定有所隐情,若不查清楚,不仅是三姐姐,就连我们姐妹几个,还有心瑶妹妹,都会名声受损,万万不能如此随意定夺啊。”

沈夫人听完她的话,反道:“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碧瑶平日里确实是住在我的院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她能与张员外约定在此私会,定会是有人给她通风报信。等回去了,把翠柳也关到柴房里,不到成亲,不准出来。”

“母亲!”莲瑶也是万万没想到,就算她拉上了几个姐妹和心瑶的名声,甚至还拉上了夫人,却依然没有让她松半分口。不过,此时她心里也多少有几分清楚,这事,怕就是沈夫人安排的。

碧瑶也看明白了。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听得出沈夫人这番说辞太过牵强。她一句两句的,都是要把她嫁给张员外,去通风报信的又是琴儿。这事,怕是早就算计好了的了。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三小姐押回去,少在这外面给我丢人现眼的。”

站在沈夫人后面的几个婆子忙上前,一人扯着碧瑶一边胳膊把她往外押。

与莲瑶擦身而过的时候,碧瑶飞快地说了一句:“我是冤枉的。”随后,目光又依次掠过了几位姐妹的脸。凤瑶和婷瑶都转头避开了她的目光,唯有心瑶,一脸的得意。

眼看着碧瑶被押走,莲瑶感到十分心寒。碧瑶从小在夫人院里长大,向来将心瑶当亲姐妹来对待,却只因为长得漂亮了几分,就落到如此地步。可见在沈夫人心里,除了心瑶,她们四姐妹都是要甩脱的绊脚石。

思及此处,莲瑶便拜下身来,对沈夫人道:“母亲,莲瑶此番许是受了些惊吓,身子有些不适,想先行回家休息,肯请母亲准许。”

沈夫人瞪了她一眼,不耐烦地说:“一点小事就受惊吓,亏我平日里还夸你稳重。罢了,今儿个这事也够乱了,你想回去便回去吧。只是,今日之事,关系到你们姐妹的名声,切不可外传,就连几位姨娘那里,也不可多言。你们几个都记住了吗?”

“是,女儿记住了。”三个姐妹一齐拜下身来应了,沈夫人这才颔首。

莲瑶得了沈夫人的话,起身后就立刻追着碧瑶去了。沈夫人这时才对一直拉长着脸站在一旁的张员外说道:“张员外,三丫头年纪小不会说话,胡言乱语还请不必放在心了。既然事已至此,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妨寻个时间,好正式商量一下你们成亲的事。”

“沈夫人的意思我明白。”张员外冷着脸道:“三小姐的事情,我张某人自会负责,聘礼也会如期奉上,只是,三小姐的脾气实在太过跋扈,还烦请夫人多多管教。”

“这是自然。”沈夫人道:“女儿出嫁,自然得好好管教一番,张员外请不必担心。”

“既然如此,那便万事好商量。”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张员外也立刻笑脸相迎。说了几句客套话,便拱手告辞了。

回府的马车上,碧瑶见莲瑶也跟着,便道:“妹妹其实不必如此,你跟着我回去,等会儿母亲不高兴了,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莲瑶轻轻摇了摇头道:“妹妹并非跟着三姐姐,只是,着实觉得心寒。三姐姐好歹也是在母亲院子里长大的,就算不是亲生的,少了几分亲近,也不至于……三姐姐都能如此,我们几个姐妹的下场,又能有多好?”

碧瑶冷笑一声:“心寒?谁又能不心寒?那对母女表面上看起来假仁假义,骨子里还不知道有多自私。除了心瑶之外,我们姐妹四个,在她的眼里,都是别人家的孩子,是死是活,她都不会心疼半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都是沈家的女儿,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吗?”

莲瑶却是眼睛一亮,道:“对了,都是沈家的女儿,姐姐的婚事母亲可以做主,爹爹也一样可以做主。等爹爹加来,我们去求爹爹,说不定这事还有转圜的余地。”

“爹爹?”沈碧瑶犹豫起来。她自从当了这沈府的三小姐这么多天以来,见到她这个所谓亲爹面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更谈不上什么亲厚了。若是沈夫人一口咬定是她败坏了家风,怕是这个情,求起来也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