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湖朝堂刺客王妃

第22章 撞见

江湖朝堂刺客王妃 月光芷 3366 2015-11-25 19:59:22

  “什么在我身边长大?不就是养在我院子里了么?我原也不想这样,可怪就怪在她长得太好了,要是嫁了个好的,老爷一动心,硬要把她记到我名下,那我们心瑶还能好么?”沈夫人一想到自家女儿,心肠就硬了起来,任王员外怎么说,她也是半点不动心。

“那……你这特意叫我来,该不会是让我给三丫头找个人家吧?”王员外犹疑道。

沈夫人笑道:“妹妹我正有此意。哥哥你想,妹妹我一个妇道人家,哪能知道那些商贾家里的情况?还不是哥哥在外见多识广,帮妹妹我留意一下,到时候拿了聘礼,也好给心瑶备上一份体面的嫁妆。”

王员外犹豫半晌,道:“这要找户人家不难,只不过,这事要是让妹夫他知道了……”

“哎呀,你不说,我不说,三丫头又是个笨头笨脑的,天知地知,还有谁知道?你且听我的,把事情安排妥当,到时候我自有办法逼得三丫头她乖乖嫁人。”

“可……”

“可什么可?哥哥,难道你不想你亲外甥女好了?还是你想要那个丫头骑在你外甥女头上来?你要真可怜那个丫头,那就是不把我当你亲妹妹。想我嫁到沈府,帮了咱家里多少?现在叫你帮点小忙,你就推三阻四的……”沈夫人才说了几句,就开始委屈得直掉眼泪。

王员外见了,忙道:“好好好,不哭了,我答应了还不行吗?”

沈夫人这才破涕为笑,道:“这才像话。妹妹我为咱们心瑶好,也是为了哥哥好。到时候心瑶能风光出嫁,能不记着你这个舅舅吗?”

王员外一想到这些年从妹妹这里受来的好处,又想到将来心瑶若有个好归宿,对自家的生意也算一个依仗,便咬着牙应下了这事。

他低声问道:“妹妹且说,你想让哥哥怎么做?”

沈夫人兄妹俩在房里合计了半天,沈碧瑶那时却毫不知情。她窝在房里估摸着时间,临到了花会的前一天,这才跟着姐妹们一起去了沈夫人那里请安。

才一进房门,心瑶就出声叫道:“三姐姐可算病好了,要再不好,可就敢不上花会了。我听说呀,周员外家里的桃花开得可好了。”

沈碧瑶扯了个笑出来,只给沈夫人行了个礼,并没有答话。

她才不想理这个心瑶呢。她的这个五妹妹根本就是人个精。随随便便一句话,都能带着刺,沈碧瑶听一次就想在心里鄙视她一次。小小年纪,才十二岁,至于么?哼!

沈夫人端坐在上坐,喝了口茶,把杯子放好,才问道:“三丫头身子可好了?”

碧瑶上前行礼回话,答道:“回母亲,都好了。”

“那就好。”沈夫人道:“明儿个的花会,你们姐妹几个都好好打扮打扮,可千万别像上次一样,出什么乱子。虽说这次来的人,都只是些商户,可那也是在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又有不少是你们父亲在工务上相熟的人,可千万不能让人家笑话了。”

众姐妹齐声答道:“是,母亲。”

沈夫人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些,大致都跟上次叮嘱的差不离。沈碧瑶随意听了,乖巧应了,等听到说散,就头也不回地回自己屋去了。

第二天,又是一大早起,照着蜡烛上妆描眉,等姐妹们都收拾好,一起到山下举行花会的园子里时,也已经天光大亮了。

这次倒不比上次。沈家五姐妹在这些商贾里,还算是有些身份地位的。沈夫人身为官太太,更是摆足了架子,坐了主宾席。带着五个姐妹见过了太太们,也就让她们自行散去了。

凤瑶和婷瑶一出楼子,就有相识的姐妹们邀了去。沈家姑娘前阵子去了景园花会的事情,早就传开了,一群没资格去的商家小姐们,就盼着这次花会,好向她们几个打听消息呢。

碧瑶从来话不多,与这些商家小姐们也没什么交好的,自是落得个清闲,更不必担心在她们面前露馅。只是,莲瑶似是因为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之后,就对碧瑶颇不放心,一路上都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好几次有人来邀,她都婉拒了。

心瑶跟在她俩身后,心里暗自焦急。出门前,母亲大致跟她说了几句,她也知道母亲要在这次的花会上设计把碧瑶嫁出去。只是,莲瑶这样一直跟碧瑶寸步不离的,也没法下手啊。

就在心瑶暗自琢磨着怎样把莲瑶派走的时候,王员外的女儿王娉婷来了。一见心瑶便叫了一声“表姐。”

心瑶眼睛一亮,忙高声应了一句,又回过头来可怜兮兮地望着莲瑶说:“四姐姐,表妹来找我了,她肯定是要拉我去跟表哥对诗呢?心瑶作诗不行,还得请四姐姐一起去帮帮我才行。”

莲瑶忙道:“妹妹还是自己去吧,王小姐叫你去玩呢,我怎好跟着去凑热闹呢?”

“自家姐妹,怎么能说是凑热闹呢?表妹既是我的表妹,自然也是姐姐的表妹,自家姐妹在一起玩耍,有何不可?四姐姐与我同去,那就是不认她这个表妹,也是不认我这个妹妹了。”

心瑶这话说得极重,连碧瑶都听得脸色变了。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可不就有人说沈夫人苛待庶女,有亲疏之分了么?于是,她忙接过话来,说:“既是这样,那四妹妹还是去吧,正好,我在房里养这些天,也借这个机会好好透透气,一个人四处走走。”

莲瑶心想,只要心瑶不在,三姐姐一个要,应该出不了什么乱子。便嘱咐了她几句,就与心瑶一同离开了。

待两人走远了,沈碧瑶就长出了一口气。这几天在屋里养病,把房门一关,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这一到人前,就得处处装着,HOLD着,一点也不能松懈。现在四下无人,她反倒觉得轻松自在。

在来这之前,就听说山脚那边有个桃花林,在京城也算是小有名气。沈碧瑶认了个方向,又问了几个路上的丫鬟,就径直去了桃花林。不想,走了半天,却连一朵桃花也没看到,反倒因为越走越偏,路越来越难走,把脚给走疼了。

碧瑶走得累了,寻了个山石坐下,伸着脖子望了半天,还是一株桃树也没见着。想找个人再问问路,却发现四周竟然连一个丫鬟也没有了。

“奇怪,这人都到哪儿去了?刚才那个指路的丫鬟明明说,往这走不远就是桃花林的,这花呢?”沈碧瑶一边揉腿,一边犯嘀咕,想着要不要往回走,再找人重新问个路。

琴儿带着张员外一路遮遮掩掩地摸了过来,远远地,琴儿就躲在山石后面指着沈碧瑶的背影说:“张员外,您看,那就是我们三小姐。”

张员外年过四十,身材矮小,面色发白,一双小眼睛却总是滴溜溜地乱转,一看就是精明之人。

他探出着去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沈碧瑶转头时露出的侧脸,当时便心下一跳,顿时两眼放光,欣喜非常。

琴儿见状,便笑道:“怎么样?我们家三小姐的相貌,还算不错吧。”

“岂止是不错啊?简直是惊为天人。”张员外探着头不住地打量,只可惜沈碧瑶只转了下头,又立刻转回去了,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张员外眼巴巴地看了几眼,还是没见着脸,这才依依不舍地收回了目光来问道:“你们家沈夫人,真的愿意把这么标致的女儿嫁给我当填房?这三小姐长得这般姿色,京城里又如此多的后生才俊,你们沈老爷就没有点别的想法?”

张员外到底是个精明人,这等好事落到自己的头上,他也确实得掂量一下。

“我们老爷,可有五个女儿呢!”琴儿伸出五个手指着,一脸夸张地说道:“张员外,您也知道,我们老爷是个清官,这五个女儿见眼着一个个都大了,哪来那么多钱准备嫁妆啊?三个姨娘又见天地在老爷面前哭诉没首饰没衣服给女儿陪嫁的,正巧这个三小姐的亲姨娘又没得早,不委屈她委屈谁啊?您啊,那是捡了个大便宜。要不是您与我们舅老爷相熟,这等好事啊,还轮不到您呢。”

张员外本就被眼前的美色迷得神魂颠倒,听了这番说词,当下就信了个十足十,一心认定自己是真的捡了个大便宜。

又探出头去看了几眼,越看越觉得这三小姐的背影当真是窈窕迷人。回过头来就对琴儿笑嘻嘻地说:“琴儿姑娘,劳烦您回去替我谢谢你家夫人。改日里啊,我定请王员外喝酒!”

琴儿笑了笑说:“谢就不必了,以后三小姐成了员外夫人,那张员外您可就和我们夫人是亲家了,哪还用得着说什么谢不谢的?您啊,只要把聘礼给备足就成了。”

“一定备足一定备足。”张员外连声应道:“琴儿姑娘回去请您们夫人放心就成了,打从在王员外那里听了消息,我就开始着手准备聘礼了,过几日备好了,就给沈府送去。”

“这便好。”琴儿道:“那张员外,我先去夫人那里回话了。”说着,朝沈碧瑶那边看了一眼,捂着嘴偷笑地快步离开了。

琴儿一走,张员外就站在原地理了理衣服,正了正帽子,然后小心地从山石后面走了出来,一步一步地往沈碧瑶的方向慢慢摸过去。

沈碧瑶正四下打量着方位,盘算着是不是哪条岔道走错了。本想着再歇一会儿,再从原路回去,再找个人问问桃花林的路,抬头看了看天色,却又怕到时候走远了回不去,又会被沈夫人骂。心下正纠结苦恼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声响,猛地一回头,就看到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小老头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你是谁啊?怎么在这里?”沈碧瑶一见那老头一脸恶心的笑容便心生警惕。

那张员外一见沈碧瑶的脸,便神魂颠倒。张开手上前就想抱过来,嘴里还念叨着“娘子,我是你未来的相公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