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湖朝堂刺客王妃

第29章 被发现

江湖朝堂刺客王妃 月光芷 3353 2015-11-25 19:59:24

  所有的丫鬟家丁在府里搜查了一天,还是没找见沈碧瑶的踪影。终于,在沈仕昌更衣去上朝前,发了一句话:“派人出府,就算搜遍京城,也要把碧瑶给找出来。”

沈夫人脸黑得像个锅底似的,叫人伺候沈仕昌换了朝服,又叫来了管家,安排人手去四处搜查。

而就在沈家准备好了人手出府搜查的那一瞬间,沈碧瑶的眼前又亮起了系统的提示:“沈府已派人出府搜查,请玩家小心规避,尽快逃离京城。”

终于到了争分夺秒考验技术的时候了。沈碧瑶心里不禁紧张了一把。现在如果被抓,她就没有机会再重新逃跑一次了。因为天,已经快亮了。

此刻,雨早就停了,东方的天空开始泛起了鱼肚白,京城里也开始热闹了起来。沈碧瑶时不时地能看到有马车朝城中央驶去,她便猜测,现在应该是快到上朝的时候了。

在大齐朝,上朝的时辰跟开城门的时辰是相同的。也就是说,等到这些大官门都到了城中,进了宫,开始上朝了,城门出就会开了。

时间没多少了。沈府的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找到这边来,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沈碧瑶觉得提心吊胆,万分紧张。

就在这里,她突然发现有一辆马车跟其他的马车相反,不往城中的方向走,反而往城门的方向驶去。沈碧瑶心中一喜,再定睛一看,发现这辆马车十分精美,一看就知道坐车的人身份不低。

如果能想办法混到这堆人里,守城的士兵一定不敢查吧,沈府的人也一定不敢搜吧,这样就能顺利逃出京城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混到这队人里去呢?

进马车,肯定是不可能的,那绝壁是作死。扮成随从,那也是异想天开,她哪有办法像特工一样随手敲晕一个可以媲美保镖的大汉,再换上人家的衣服混进去啊?除非是系统给她这个技能,让她开这个挂。

一时想不到办法,沈碧瑶就只能暗地里远远地跟在这个辆马车的后面。沈碧瑶心想,反正他们也是往城门方向走,跟不跟都是顺路,万一出现什么机会呢?

没想到,这回她是想什么就来什么。马车原本是笔直地向着城门方向走,走到半路的时候,突然拐了个弯,停在了一座朱红的大门前。

沈碧瑶跟过去,抬眼一看,只见门上的匾额写了四个大字:“安国侯府”。

马车在门口停下,就有人上前去叫门。安国侯府的两个门房,其中一个很快就进去通报了,另一个人想去把马车引进去,却被一个看起来像太监一样的随从给拒绝了,然后,沈碧瑶看到,有人下了马车,带着一大堆的人进了安国侯府的大门,只留下了两个人在门口守着马车。

这简直是天赐良机啊。此时不混,更待何时?

沈碧瑶立刻四下里观察了几眼,从怀里腰间掏出了一小块碎银子,准备朝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扔去。

正要出手,又收了回来。想了想,又换了一个五两重的银锭。

舍不得银子套不着侍卫,万一人家富贵人家出来的,看不了碎银子,她岂不是白扔了?机会只有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银子落地的声音十分清脆,瞬间就吸引了两个侍卫的注意。其中一个迟疑了一下,走过去看了一眼,欣喜地捡起了那锭银子来,另一个也立刻跟了过去,在附近找了找,在附近找了找,结果一无所获。

沈碧瑶乘着这个机会利落地猫着腰靠近了马车,并且飞快地爬到了马车底下,攀在了车辕上。

不多时,那两个侍卫就回来了。捡了钱的那一个洋洋得意地说:“今儿个真是好运气,不仅可以同咱们王爷一起出去,还捡到了五两银子。”

另一个就有些懊恼了,他说:“要早知道那是银子,我也去捡了。哪会便宜了你?”

“嘿,这就是运气,谁叫咱眼尖?等到了下一个镇上,哥们请你喝酒,这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算你够义气。嘿嘿。”

两人站在马车边上聊得皆大欢喜,沈碧瑶扒在马车底下,心里却叫苦不矣。

天哪,谁能告诉她,为毛扒马车这么累。身体的重要几乎全靠两个胳膊拉着,还不能随便换姿势。才几分钟,沈碧瑶的胳膊就开始酸了。偏偏这时,那两个侍卫又回来了。沈碧瑶现在是开弓没了回头箭,想跑也跑不了了。

沈碧瑶生怕被两个站在马车旁边的侍卫发现,憋着一口气扒在车底,大气也不敢出,直把脸憋得通红。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特别是她还是如此辛苦地等待。沈碧瑶此刻觉得,每一分,每一秒,甚至每一次呼吸,都是如此地漫长,长得她想骂娘。

终于,在沈碧瑶快要支持不住之前,马车的主人总算是回来了。

马车的主人回来之后,立刻就上了车。扒在马车底下的沈碧瑶只听到那道清冷的声音说了一个字:“走。”然后,就暗自长长出了一大口气。

马车一震动起步,沈碧瑶就连忙乘着这个动静换了一个姿势。维持同一个姿势那么久,她的胳膊都快酸成醋了。好在,京城的路还算干净,一路往东城门行去,她也没磕到什么石头之类的,这算是唯一还让她庆幸的了。到于吃了一脸灰神马的,呵呵,沈碧瑶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精力再去反思这个仓促的决定是多么地坑爹了。她能在颠簸中不掉下去,那就已经用尽了她全部的精力和毅力。

远远地,传来了城门守卫们的争执声和呼喝声,沈碧瑶竖起耳朵来听了听,果然是沈府的人来堵人,想让守卫门通融,帮忙检查。

声音越来越近,沈碧瑶也越来越紧张,屏住呼吸,耳朵里只能听到马车轱辘的转动声和自己如鼓擂的心跳声。

马车一靠近城门,守卫们的争论声就渐渐止住了。马车没有停下,沈碧瑶在车底看到马车缓缓地驶出城门,心里一阵欢呼雀跃。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急唤:“等等,快留步。”

沈碧瑶心下一忒,连忙在心里祈祷,不是叫这辆车,不是叫这辆车。结果,第三遍还没默念完,就听得那个小太监对车里说:“王爷,是镇远侯小侯爷。”

紧接着,马车主人清冷的声音又说了一个字:“停。”

马车应声而停。

沈碧瑶一口老血如梗在喉咙,欲喷不能,心里早已把那个什么小侯爷的祖宗问候了千百遍。

特么你等我们走出几里地再来会死吗?偏偏在城门口叫停,不知道姐现在周围全是红名吗?

沈碧瑶现在满头都是虚汗,她觉得她现在的情况,就像是没奶的被怪围,特么还是一身的低BUFF,情形简直严峻得不能再严峻。

还没吐槽完,沈碧瑶就看到了那个小侯爷的马蹄停在了她的脑袋边。然后,她听到了一个很是熟悉的声音。

“瑄王,怎么一声不说就走啊?今早我刚去王府找你,门房就说你要出城,还好我脚程快,不然就追不上了。”

我快你妹。

沈碧听完就骂。特么人家走都不跟你说,难道不是摆明了不想见你吗,你特么追个毛啊?

古璟瑄撩起马车帘子,问:“找我何事?”

赵延平嘿嘿一笑,道:“大事,也是好事。我今儿一早刚得到消息,沈家三小姐逃婚了。千真万确。现在沈府到处在找人呢。”

沈碧瑶这会儿真的一口老血没地儿吐了。

大哥,千真万确的是姐现在正在你脚下好不好?要真觉得姐逃婚是好事,你特么倒是快点滚,让姐出城啊!

古璟瑄微微一愣,又道:“她逃婚与我何干?”

“她逃婚,这就证明了她不是真心想嫁啊。你就……咳咳。那个,什么,现在人还没找到呢,你就一点也不好奇接下来事情会怎么样?”

赵延平话说到一半,被古璟瑄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硬是换了句话。

马车一停,沈碧瑶就只能屏住呼吸一动不动,此刻已经在马车底下扒得胳膊不停地抖了。听完他这话,心里直骂八婆男。

姐逃婚关你毛事啊,用得着你八卦。多学学人家马车主人行不行?事不关已,你操得哪门子心啊?

古璟瑄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赶着出城,你若再无他事,这便告辞了。”

说罢,落帘子。

跟在旁边的太监冲赵小侯爷说了声:“小侯爷您请回吧。”然后又喊了句:“走。”马车就继续前行了。

沈碧瑶差点哭了出来。这一惊一乍的太特么要人命了,小心脏承受不了啊有木有?

车走远了,赵延平还骑在马上朝这边喊:“你就真的不考虑考虑了?”

可回答他的,只有车里古璟瑄的沉默和车底沈碧瑶无声的鄙视。

车子渐行渐远,沈碧瑶的体力也渐渐到了极限。

马车不停,沈碧瑶就没机会从车底离开,可是她的体力已经快要在马车的颠簸中消耗殆尽,额头一片汗水,呼吸声也控制不住地重了起来。

古璟瑄正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可是心里却一直静不下来。脑海里一直不停盘旋着刚才赵延平告诉他的消息。

沈三小姐逃婚了,是因为不想嫁。若当初沈家把她许配给张员外真的是因为她坏了名声,那现在沈三小姐下落不明,岂不是多少与他也有关?

虽说当初沈三小姐当初掉进莲花池里危在旦夕,他救人是迫不得已,但到底人家姑娘名声坏了。就算知道这事不全怪他,沈家也不敢拿这事来找他麻烦,可是古璟瑄心里多少有些不平静。

一个十三岁的姑娘家,逃了婚,就算找了回去,婆家还敢要吗?她还能嫁得出去吗?若是找不回去,江湖险恶,一个没出过闺门的小丫头怎样生存?更何况,光她那张脸就足够给她惹来祸端了。

古璟瑄正想着,突然听到脚下传来了很重的呼吸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