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湖朝堂刺客王妃

第21章 阴谋

江湖朝堂刺客王妃 月光芷 3294 2015-11-25 19:59:22

  沈碧瑶听到第一句,心里就松了一口气。只要老大夫说她有病,是什么病先不说,至少装病的罪名就先不成立了,至于几天能好,那就是她说了算了。

沈碧瑶在穿越来之前,曾经有因为一直熬夜对着电脑,有过例假不准,头昏眼花的情况。那时候她就被母上大人逼着去看过中医,所以对于老大夫说的那些话,她也能听懂几分。

那意思无非就是说具体病症没有,只是有些亚健康所引发出来的身体不舒服,通常好好休息几天,什么事都不要去想,自然而然也就会没事了。

这种事情在现代不知道多正常,到中医口里,就是病了。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沈碧瑶装得略严重,加重了老大夫的判断。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现在都相信她是真的病了。

沈碧瑶心里有些小得意。从明天开始,她就不用一大早早起,去那个虎姑婆那里挨骂了,可以过几天自由自在的生活了。至于老大夫会开什么药,她一点也不担心。反正她是药不碰,饭照吃。绝对不会亏待了自己。

不料,沈夫人带着心瑶刚走,碧瑶的眼前又亮起了一片光幕:“获得成就:瞒天过海。获得江湖阅历二十。”

沈碧瑶眼睛一亮。又有成就和阅历,看来这个东西也不是那么难赚嘛。只不过,这些到底有什么用呢?有时间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于是,沈碧瑶就借着“生病”这个机会,好好地修养了几天,彻底把膝盖上的伤给养好了。正盘算着还能再装几天,好好窝在房间里自在一阵子的时候,突然夫人身边的琴儿就传来了新的消息……有又花会了。

碧瑶气得在房里摔绣花绷子。

“花会,又花会,京城里不就那么几种花么?只是种在不同的园子里罢了,从年前看到年后,他们也不嫌累得慌,有什么好看的?”

翠柳知道她又是在闹脾气了。叹了口气把绷子拾了回来,好声好气地劝道:“我的三小姐啊,您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这花会看的哪是花啊?再说了,您就算不想去也是行不通的,沈府五朵金花的声名在外,只有五位小姐聚到了一起,才能引人注意。您还是好好养身子吧,总这么好一阵坏一阵的,等花会回来,怕是身子会更不好了。”

“我都病了还让我去啊?万一,万一我晕在外面了怎么办?那不是更丢沈府的脸了?我才不要去呢。”沈碧瑶没好气地把脸甩到一边,脸上写着一万个不愿意。

若说上次去景园赏花会的时候,她还存了些新鲜感,这次再要去什么赏花会,她就是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了。看花沈府也有啊,没得跟那些个姊妹小姐们勾心斗角的。没风度,没品位,没格调,关键是,还麻烦,糟心。

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有好景也没好心情去看了,白白糟蹋了好风景,回来还要心疼一番,还不如干脆不去了。

“小姐啊,您就别在自欺欺人了。”翠柳垮着一张脸说:“以夫人的手段,您就是病得起不来,也会叫人把您抬去的。沈家五朵金花,凑不起数就不值钱了,还会惹来一堆的猜忌闲话,夫人肯定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

“哎呀,你别说得这么明白行不行?越这么说我越烦。”沈碧瑶恼得不知道一肚子火要往哪里发。这世界上最让人窝火的事情,就是明明不想做,却又不得不去做。这种无奈又委屈却还不得不生生受着的感觉,最让人难受了。

翠柳又叹了口气,说:“三小姐,您还是好好养病吧,花会夫人一定会让您去的,至少在这之前,把身子养养好。”

“好了好了,我这就去休息行了吧。”碧瑶说完,就起身往卧房里间走去。

翠柳一见,就麻利地收拾好了绣花的东西,起身出去了。

沈碧瑶躺在床上,根本一点睡意也没有,可她心里烦躁,也做不了别的事。想了想,索性就调出了系统的信息面板来慢慢地看着,好用自己熟悉的东西来放松一下自己的大脑。

信息面板一调出来,沈碧瑶就先盯着“颜值:九十”的这一栏自我陶醉了一番,之后,才是查看自己的那三项技能点最近增加了几点经验。结果,都是差强人意。唏嘘感叹了一番,最后,她又把目光放到了最新增加的两项……成就和江湖阅历上了。

成就她已经完成了三个,下拉列表里把每一个成就的明细都写得一清二楚,可就是没有加任何东西。

沈碧瑶以这么多年的游戏经验盘算了一阵子之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所谓的成就,估计就是一份玩家的历程一样的东西,最大的价值就是摆在那里好看。不过,也有可能完成了多少成就就会点亮什么技能之类的。沈碧瑶十分期待这个,但是,有没有,还是个未知数。

希望会有,一定要有!沈碧瑶暗暗地在心里祈祷。

剩下的一个,江湖阅历。这个就是沈碧瑶更加期待的了。

江湖阅历她已经累计了四十点,通常,这种能按点记数的,要么就是累计到了一定的点数可以开通什么技能或是什么通道,要么就是直接可以获得一些权限啊什么的。只不过,到底是些什么呢?

这么轻松就累计到了四十点,该不会是来得容易的东西,都没什么价值吧?

千万不要啊,我勒个去。好不容易有点看得过眼的数值放在这里,要是还不值钱,那她就真的要对这个所谓的系统失去信心了。

想完了这些,也就没什么可分析的了,目前能看到的就是这么多了。

沈碧瑶反反复复地把这些数据看了几遍,依旧没看出什么头绪来,想累了,就慢慢睡着了。

正院里,沈夫人正坐立不安地在屋子里,不住地差人去问偏院的情况。

“琴儿,你去看了没?碧瑶她可睡下了?翠柳呢?别让她过到正院里来。”

琴儿忙上前回道:“夫人,我都悄悄去看过好几遍了,三小姐早就睡下了,翠柳就在偏院里,哪儿也没去。”

“那就好那就好。”沈夫人说:“那你快叫人去门口迎一下,这个点,我哥哥应该快到了。”

“是,夫人。”琴儿应了一声,又和房门外的画儿知会了一声,就去大门了。

没过多久,就引来了一个肥头大耳的员外。

“妹妹,哥哥来看你了。”那员外人还没进门,就先笑着大声招呼了一句。

沈夫人闻声快步迎了出来,一见来人,便笑道:“哥哥可真是的,妹妹好不容易叫你来一次,还叫我好等。”

“这不是忙嘛。”王员外笑呵呵地说:“多亏了我的好妹夫,哥哥我的木材生意才能这么好,不仅这钱袋一天比一天鼓,就连在外面吃酒谈生意,底气也是越来越足啊。”

沈夫人“啐”了他一句:“有那些个闲钱,少喝点酒,多给你外甥女置办点首饰当嫁妆多好?心瑶今年也十二了,再没几年就要嫁到别人家做媳妇也,也没见你这个当舅舅的有多舍不得。”

“怎么没有舍不得了?对了,我们家心瑶呢?唤她出来让我看看,许久没见了,不知道又长高了没。”王员外一边四下打量一边说道。

“我让她在屋子里别出来,妹妹我今天找哥哥来,是另有事商量,不方便让她一个小丫头听。”沈夫人刚说完,就给琴儿使了个眼色。

琴儿会意,立刻出了房门,把门关好,还把守在屋外的画儿也叫走了。

王员外见到这架式,也正了正神色,待两个丫鬟走远了,这才问道:“妹妹,到底何事要如此小心?”

沈夫人拉着王员外坐下,道:“哥哥你先坐,待妹妹与你说来。”

沈夫人把她自己和心瑶的担忧与王员外一说,王员外心里也就盘算了开来。

“妹妹的意思,是要把这碧瑶给尽快嫁出去,并且不能嫁个好的?”

“也不是说不能嫁个好的,就是不能让她威胁了我们家心瑶以后的地位。心瑶堂堂一个嫡小姐,怎么能过得不出一个庶出的丫头?”沈夫人道。

“那你要找个什么样的给她?更何况,大姑娘二姑娘还待字闺中,怎好先把三姑娘给嫁出去?要是到时候惹来闲话,那不是还连累了我们心瑶?”

沈夫人想了想,道:“妹妹我是这么想的,三姑娘嫁是肯定要嫁的。如果她先嫁出去,能拿到一大笔的聘礼,那到时候这些就能成为我们心瑶的嫁妆,好让我们心瑶风风光光地出嫁。至于怎么样让她赶在大丫头和二丫头之前,这些,就要另想一些办法了。三丫头又不是个精明的,我又是她母亲,吓唬吓唬她,也就从了。”

王员外听了这话,眼珠一转,便明白了自家妹妹的意思。

“你是说,让她嫁给一个商户?”

沈夫人点点头,道:“最好还是一个有钱的商户。”

王员外皱着眉默对了一遍自己知道的富有人家,道:“可现有钱的商户,年纪都不小了,倒是有几家商户还有几个年龄相当的儿子。”

沈夫人哼了一声,道:“嫁给儿子有什么用?能拿出多少聘礼先不说,到时候一分家,能有多少?”

王员外有些诧异,道:“那要嫁给商户的话,最多可就只能是填房了啊。”

“就是要填房。”沈夫人笑道:“填房一进门就能掌家,而且老爷娶亲,定能聘礼丰厚。”

“这……”王员外有些犹豫:“三丫头的相貌,嫁给商户本就委屈了,更何况还是填房。这清明祭祖的,还得在原配灵位前行妾礼呢。再说了,虽然她不是你肚子里出来的,好歹也是在你身边长大的,你真的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