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湖朝堂刺客王妃

第24章 心思

江湖朝堂刺客王妃 月光芷 3470 2015-11-25 19:59:23

  “对啊。”莲瑶却是怀抱着希望,她道:“虽然爹爹看起来十分严厉,可再怎么说,三姐你也是爹爹的亲生女儿啊。张个张员外年过四十不说,还面色发白,脚步虚浮,一看就是身体虚耗过度,虽然家里有钱,可姐姐才十三岁,嫁过去也没几年好日子过。爹爹定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爹不同意最好。怕就怕,那对母女在爹爹面前花言巧语,把破烂货说成宝贝,把错都往我头上推。”

沈碧瑶现在对沈心瑶那对母女是半点希望也不抱了。长到这么大,她是第一次知道竟然还能有这么无耻的人。

“三姐,无论如何,咱先把事情跟爹爹说清楚。若是爹爹真把姐姐当亲生女儿,为姐姐的后半辈子着想,定然不会让姐姐嫁给张员外的。”莲瑶信心满满地开导她。

沈碧瑶却没有因为莲瑶的这番话而盲目地相信那个还不算熟的亲生爹,她迟疑地问了一句:“若是爹爹不为我的后半辈子着想呢?”

莲瑶一愣,随即笑道:“三姐姐说笑了,我们可都是爹的亲生女儿,为人父母的,哪个不会为自己的儿女着想呢。”

碧瑶认真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接道:“希望吧。”

若是从前,沈碧瑶也定是和莲瑶一样的想法。这世上,当父母的,哪有不为自己的儿女着想的呢?从前她再怎么不听话,选专业,选职业,选工作地点,处处与父母唱反调,可是每次跟家里打电话,还是能从老妈的话里听出担忧和牵挂。但是,在沈府,她虽然天天在家里住着,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家的温暖。每次梦到从前的事情,她就一次比一次更伤心,更难过。

她现在的爹有五个女儿,除了沈心瑶外,每个女儿一个月见不着他几面。对于这样的爹,能对他抱多大的希望,沈碧瑶心里真的没什么底。

回府之后,沈碧瑶就被关进了房间里。房门上锁,还有两个嬷嬷在外面把守,根本连门都出不去。听说翠柳也被关进了柴房,她现在真是叫天也不应,叫地也不灵了。

沈碧瑶坐在房间里气闷地踢凳子。

“还说去找爹,门都出不去,我找个鬼去啊。真是小看了那对母女,估计她们早就想好了这一步。”

莲瑶回到房里之后,也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碧瑶都被关了禁闭了,还怎么能见得到父亲?

“哎呀,不行,我得想办法帮帮三姐姐。”

莲瑶话音刚落,四姨娘刚好走进来,听见了她的话,忙把房门给关了上。

“娘?您怎么来了?”莲瑶惊道。

四姨娘瞪了她一眼,骂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要叫我四姨娘,不能叫我娘。待会儿传到夫人耳朵里,又该找法子骂你了。”

“又没人听见,怎么会传到母亲的耳朵里?”莲瑶赌气说。

“不能掉心轻心。你怎么就知道这院里有没有夫人的耳目?”四姨娘说了她几句,又问道:“你今儿个不是随夫人去参加花会了吗?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夫人她们也回来了?还有,刚才你说要帮你三姐,是不是碧瑶又惹祸了?”

“娘……四姨娘!这次不是姐姐惹祸了,而是夫人和五妹妹要害她!”莲瑶气急败坏道。

四姨娘一听便慌了,忙捂着莲瑶的嘴,连声责骂:“这话你怎么能乱说?没凭没据的,净乱说话。要别人听见了,少不得说你目无尊长,还敢怀疑起夫人来了?”

莲瑶急了,拿下四姨娘的手来回道:“四姨娘啊,这次可真不是我胡乱揣测,而是母亲和心瑶妹妹的做法,太让人寒心了。”

说罢,便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自己的娘亲说了,就连五妹妹当初和她表妹一起支开她的那一段一并说了出来。

四姨娘听完,心中也是又惊又怕的。

她思量了半天,才道:“莲瑶啊,我的好女儿啊,这回,你三姐姐怕是真的要遭难了。你听娘的劝,别去淌这趟浑水,就算你真豁出去帮她,你也不一定能帮得了。夫人才是这后院的女主人,夫人真要她嫁,她是无论如何也得嫁的。要是因为这事惹怒了夫人,到时候你的婚事也……”

莲瑶见娘亲如此态度,急道:“四姨娘,如果连我也不帮三姐姐,那她后半辈子可就完了!三姐姐自小没娘本就可怜,逢年过节发份例,其他姐妹几个都有娘亲补贴,不至于太难看,每每都是三姐姐,总是得最差的那个,也没听她说过什么怨言。这回,就连成亲的事都是……大姐二姐都还没选定人家呢,母亲这就想把三姐随便嫁了。要是这事摊在大姐二姐头上,这会子大姨娘二姨娘肯定要在爹爹面前闹了。所以这回,我一定要帮帮三姐姐。”

四姨娘苦口婆心地劝道:“你就算要帮,也得要帮得了才行啊。你也知道你大姐二姐还有两个姨娘护着,这要怪啊,就要怪三姨娘去得太早,好好地丢个女儿在这里受苦……”

说到这里的时候,四姨娘的声音低了下来,神色也越发黯淡了。

说到底,三姨娘的死,若是追究起来,多少与她有关。当初,正是她进了府,才让正在孕中的三姨娘动了胎气,后来难产,也是因为自这之后就一直身子不好,气力不继,在拼死生下碧瑶之后,就去了。

每每想到这件事的时候,四姨娘总是难免愧疚。同是女人,都身不由已,可谁叫三姨娘比她可怜呢。

是以,从小到大,她就叫莲瑶事事不要去和碧瑶争,能让就让着她一些。可毕竟在这沈家后院里,没个亲娘护着,碧瑶也总是吃亏的那个。现在就连亲事了,沈夫人也如此苛刻,四姨娘想想也不禁为碧瑶心酸。

莲瑶完全不为四姨娘的话所动,依旧一心想着要帮碧瑶。

她想,碧瑶再怎么样也是父亲的亲生女儿,若说清楚了厉害关系,父亲总不至于让三姐姐往火坑里跳吧。

四姨娘见劝不动她,只得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了。

晚饭时分,除了被关禁闭的碧瑶,其他姐妹都是饭桌上露了面。

吃饭的时候,莲瑶就一直小心地注意着爹爹的神色,希望爹爹能够发现碧瑶姐姐没来。可是一直到他住筷,都没见他提上碧瑶一句。

乘老仆撤碗盘的时候,莲瑶故意问了一句:“三姐姐那里,可有吩咐厨房送饭过去?”

那老仆还没答话,沈夫人就冷嘲热讽地说道:“四丫头这是担心我这个做母亲的,会苛待了三丫头了?”

心瑶听了笑嘻嘻地接了句嘴道:“四姐姐和三姐姐关系亲着呢,姐妹几个,就她事事都维护三姐姐,就没见她跟我也这么亲近,让妹妹好生嫉妒呢。”

沈仕昌冷冷地看了莲瑶一眼,道:“碧瑶的事情,夫人已经同我说了。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学会了与人私会。寻常她犯点小错,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如此大逆不道,不仅坏了自己的名声,更是让我这个当爹的脸面都没地儿搁。所幸,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既然三丫头在不想再呆在沈府里,就让她早些嫁了吧。”

莲瑶一听,惊得脸都白了,“扑嗵”一声就从凳子上跪到了地上,苦苦哀求道:“爹爹,此事定有误会。三姐姐平日里都住在夫人的院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连外人的面都没机会见着,怎么可能与人私会?爹爹定要查明此事,不然的话,不光三姐姐一人,就连着我们四姐妹的名声,在外人面前也说不清啊!”

莲瑶这番话说得是情真意切,可是沈仕昌就是不为所动,反而冲她怒喝道:“莲瑶,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你姐姐出嫁的事,是你能操心的吗?不懂规矩,四姨娘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女儿经》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哼!”

沈仕昌这刚甩袖而去,沈夫人也冷哼一声,起身离开。

坐在旁边的二姑娘婷瑶,这才拿出绣帕擦擦嘴,假惺惺地把莲瑶搀起来,用不阴不阳的语气劝道:“四妹妹何必当着母亲的面,对父亲说这些?张员外家财万贯,三妹妹嫁过去有什么不好?再说了,那张员外那般身家,给出的聘礼自然不会在少数。这既给三妹妹找了个好人家,又富了咱自己家,这可是好事啊。”

“就是就是。”心瑶也在一旁笑道:“我舅舅前脚来还说,张员外这次的聘礼说是要准备六十抬呢。等三姐姐嫁出去了,家里可就咱们四姐妹了,这些聘礼,到时候还不是咱们的嫁妆。”说完,又笑嘻嘻地看向莲瑶,道:“四姐姐,自然也会有你的一份。”

“舅老爷已经来过了?还说张员外在准备聘礼了?”莲瑶整个脸都白了,差点连站都站不稳了。

“可不是?而且,我听我娘说,张员外这次就是请舅舅来当这个大媒呢。到时候,定会让三姐姐风风光光地出嫁。”心瑶笑道。

后面的话,莲瑶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

她浑浑噩噩地回了院子,一进房里,就扑到床上大哭。

四姨娘听见了动静,慌忙赶了过来,一见女儿在哭,就忙把门掩上,走上前来问道:“怎么了?好端端地怎么哭了?”

莲瑶泪眼朦朦地回过头来:“娘,爹爹说,他说,让三姐姐嫁了……”

四姨娘沉重地叹息一声,劝道:“既然老爷也点了头,那也只能嫁了。那张员外我也听人说起来,岁数或许大了些,但是家中富裕,三小姐嫁过去,也吃不了苦……”

莲瑶抹了把眼泪,抽泣着说:“若她们真是为了三姐姐好也就罢了,可是,可是,她们是盯上了人家的聘礼,这是要拿三姐姐的后半辈子去给心瑶换嫁妆啊!”

“哎呀,你少说两句。”四姨娘连忙骂道:“这话传出去像个什么样?”

“娘啊,传出去又怎样?现在府里上下,谁不知道?姐姐妹妹们都心照不宣,都冷眼旁观。她们现在会欺负三姐姐没亲娘护着,等三姐姐嫁出去了,指不定哪天就轮到我们三姐妹头上了。”莲瑶越想越伤心,越想越觉得夫人太过心狠了。不禁骂道:“大家都有女儿,夫人这般铁石心肠就不怕报应到自己女儿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