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三十四章 诗会私查证据 子豪再见初恋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3669 2015-06-13 23:42:39

  娉裙今天也是刻意打扮,必竟今天的诗会是她起头举办,又在孔府内。虽主要是请容佩心,但她心里明白,要不是以请容佩心为目的,告诉哥哥。哥哥是不允许任何外人无缘无故来府里,他喜欢清静,这府里里三层,外三层的全是铁丝网架在这围墙上,知道的人知道是孔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大内天牢呢!她今天穿着淡粉色的裙衫,衫上绣满了百荷花,百荷花上也是撒了金色的烫金,在阳光下显得异常出彩,一闪,一闪。丝花花边上绣着小只的金鱼,烫绣在袖子处贴合,脖子上挂着如鸽子蛋般大小的红宝石,是多个切割面。为这套衣服更添一层美意与贵气。

美如见到娉裙第一眼就笑着羡慕恭维,“娉裙,你这红宝石真漂亮。你是哪里买的。我也喜欢。也想买一颗。”

“是呀!真漂亮,真漂亮!”其他的千金们也随声附和。

“这个,不是买的。是襄嫔娘娘送的。大姐说是皇上姐夫送她的。是她送我的生日礼物,这个一般地方应该买不到的。不然去洛宝斋看看有没有。那里如果没有,其他地方应该就不会有了。”娉裙自豪地说,“这大姐可是她们孔府的荣耀。”每次提到大姐,她脸 上总能笑开一朵花。时不时拿出来夸耀一番,能恢复自信,又能恢复精神气。

娉婷看看人群,这佩心与洛子豪在不远处倒着茶,互相交谈着什么,她眼珠一转,不管他们讲什么,都要打断他们的对话,“佩心姐,我哥本来留下来的。但店铺里有事,他不得已而走开。你千万不要介意。我娘知道你要来,特意为你准备了你喜欢吃的糕点,你看,你看。这些糕点都是你爱吃的。”娉裙一,一,介绍:”这是燕窝红枣糕,非常滋补,这是桂花火鸡腿糕,这火鸡腿可是个稀罕的东西,这是我大哥让人从外邦买来的,运过来都好几个月,到了家里,再把它杀了。水土不服,到这里,没几天就会死,所以都是现杀现做的。这时间要掌握的分秒不差,这才好吃。来,大家都尝尝。”娉裙招呼大家吃糕。美如接过秀玉递给她的一块糕,轻尝了一口,立马夸道,“好好吃噢!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糕,能不能再吃一块。”她看看这盘糕才二十块,分起来,不是每人都能吃到一块的,已经吃了一块,怕是不能再吃,看看谁不吃。佩心看看她那么爱吃,笑说,“我早餐用的挺多,不是特别有胃口,我的那份你吃吧!”

美如好不客气的拿起来吃,也不说谢谢。怕别人跟她抢,吃的太快,自己噎着了,秀不断地拍拍她的背,不时的递给她水,怪道,“吃慢点,吃慢点。我的也给你吃,你慢慢吃呀!那么急干嘛呢!”众人都夸娉裙娘手艺好,有比富的说起自己吃过西洋的什么牛排呀等等夸的天上有,地下无…………佩心看着她们在那里讨论,自己也不想插嘴,觉是好无聊,说的这些个话题,没有一点意思。

洛子豪在一边听的,快要睡着了,“这些小女人们真是无聊,连个糕点都能夸上半天,吹牛也不打草稿,说什么西洋的牛是顶级牛,牛肉只能生吃,生吃的味道比熟吃的还好。谁信,谁是大头鬼。还说得跟真的一样。怪不得她们不用做事,也觉得时间不够用。”这时间不够用是妹妹时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原来是这样,天天这么的无聊,无趣,乏味。为些小小事讨论来讨论去。

“真是无聊。”洛子豪独坐一边,尝着各种小点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娉裙招呼起洛子豪来,“洛大少,洛大少。我们诗会要开始了,你给我们当裁判吧!这边都是女孩子,只有你一个男孩子。你不会介意的噢!”诗会中二十来个女孩子齐刷刷地看着他,他认真的点了点头,以示不负所托。

“娉裙,我问了这几位妹妹,姐姐。”美如用手指她旁边的几位小姐,“这些妹妹,姐姐都从小只学女红针织,不怎么通文墨,能不能改为别的。照顾照顾她们。”这美如本身不爱读书,大字不识几字,自恃女子无德便是才。以姐姐妹妹为借口,挽回自己的面子。娉裙暗下想,本身说好是诗会,你们不会诗也来,还要求改成别的,还不如不来。不过既然苏美如开了口,又加上了大概一半的人,只能看看大家的意思。

“这,大家看。”娉裙征求大家的意见,“大家怎么说?”

“好吧!要不对对联吧!” 其中一位小姐说,不过说得时候看看美如,用得可是不屑的目光,“对联也是要学问的,不过是诗会中也能算,但是对有些人来说也是不简单的噢!觉得难得话,连猜灯谜都怕不会吧!”她轻捂着嘴偷偷地笑。

“那我们就开始吧!”娉裙看到火头,忙赶着灭了。

“佩心姐,你先来吧!”娉裙使劲对她使眼色。

“好。我就承让了!”佩心弯身微微施礼,瞥见洛子豪衣服上挂着一块青玉观音,在他灰蓝大衫上晃荡,来了思路,随口而出,“观音阁观音赐祥地,岁岁福音。”

娉裙接下句,看看她家鱼堂中的红色鲤鱼们,“鲤鱼寨鲤鱼跃龙门,年年有余。”

“对得好,对得好。美如,你来一个。” 秀玉提醒道。秀玉把对联写在手掌心,趁着大家不注意偷偷递给美如看,“春夏秋冬终一岁!”

“东西南北分四方。”在座其中一位对出。

对不出可要罚酒,你们女孩子,就以茶代酒。罚茶吧!洛子豪把茶壶放在桌子上,在小茶杯上倒满了茶,说,看样子,这些个人,对联都对的挺顺,估计也不太用的上。

只听到她们还在,对着,“大老爷,八抬轿 ,顶天立地。”

“小童生,一支笔,定国安邦。”

………………

听着听着打着磕睡,再醒来时,佩心已不在位置上。其她人还在对着,桌面上的茶杯的茶少了三杯,另外的七个杯子还是满的。子豪想起佩心对她说过,会去孔顺文的书房查探,她跟孔忠约好了的。让他帮忙在这里把大家的目光集中,给她做掩护。他看看这些眼前的人,都是些小孩子,斗的,脸红脖子粗的。就像圈子中的弹珠,只要圈好圈子,她们是不会打扰到佩心的,倒是孔顺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只要关注门口就可以了。

他探着脖子,不时的往外张往。

…………

“子豪,好久不见,别来无恙!”这声音特熟这子豪一回头,呆呆的看住,这不是雅兰吗?这佩心还真没跟自己开玩笑,这雅兰还真回来了。居然还出现在孔府。与跟她约定的时间早了好多。

“你!过得好吗?”洛子豪看见雅兰头上佩戴的素白折空心丝绸花,这她给谁戴孝,这大学士可活着,难道她的丈夫真的死了吗?这以前自己还见过这个阿希纯,身体健康,体魄强健,连自己都比不上他的。不仅觉得可惜,他与阿希纯还有过数面之缘。是个不错的人,对事情有自己的看法,和他一样,对马极为有研究。

“我,过得不好。非常得不好。这我现在是单身了。他死了。我自由了。虽然我们分开时间不长,但我和以前的我不一样了。我要争取我们的爱情。只是我现在是个失夫之人,你会介意吗。你还要我嘛。”雅兰说时,眼中含着泪,她一进门来,就到了洛子豪的旁边,本来不知道他会来,还准备先回学士府,可这孔府的仆人说是洛子豪也在诗会上,她就迫不及待的地来见他,这个让她朝思暮想,千盼万盼的男子。想对他诉说她这几个月来的遭遇与辛酸,对他的思念与牵挂。还想说出当年嫁去蒙古,她受到姚依琳的威胁。

一,一,都等到了嘴边。未嫁之前他们是无话不谈,无事不说。

洛子豪本来接到她的信,他想着娶了佩心,娘就会同意雅兰进门。他接近佩心也是为了能够让雅兰进门,可现在自己也不知道,觉得对不起佩心,面前明明是雅兰,可他心里耳边都是佩心的身影与声音,难道自己心里根本就不愿意容纳雅兰。洛子豪,看着雅兰用粉厚厚遮盖的脸,满面都写疲倦。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看你这个样子这么累,你回去歇息吧!有空我们再见面。”

“昨天刚到的。”

这孔顺文这小子的速度可真快,这雅兰昨天就到了。他是想破坏什么,还是想阻止什么。这皇上都没有派人都接,这大学士都没派人去接,他倒自作主张去接。不知他打着什么主意与目的。

“你好好休息,我去找下佩心。”这洛子豪还没说两句话,就怕瓜田李下。觉得跟雅兰说几句话就有点浑身不自在,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开溜开了。

………………

雅兰看着他的背影,觉得这个洛子豪与之前的洛子豪不一样了,变了。但她相信,她的能力与魅力,绝对不会让他飞出自己的手掌心,她的幸福她要自己来把控。

娉裙看着雅兰失落的样子,招呼道,“雅兰姐姐,雅兰姐姐。你过来一下。这些姐妹们很想认识你,见识你公主的优雅与高贵,你跟她们说说蒙古的风光与人情。”这些人大多只待过京城,一直在京城,都没离开过京城,对大蒙古自然好奇。

佩心看着雅兰跟孔顺文是并排进来的。孔顺文很想来诗会这边,并被孔忠拉走。佩心随便找个了借口,就离开了。延着后花园避开孔府的守卫,绕到孔顺文的书房来。这孔忠还真是帮忙,把孔顺文一直拉在花园的前端,不是的说着事。让孔顺文分身不了,比洛子豪有用多了,“哼!还说帮人家,看见旧恋人,眼睛都不眨一下了吧!”

“说什么呐!”洛子豪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跟自己一样蹲在地上,看着自己轻声说,“办正事要紧,别啰嗦了。”佩心脸上只觉得热热的,对他装个鬼脸。

“来,跟我来。”洛子豪拉起佩心的手,潜入书房。开起机关,进入机关内,佩心闻到难闻的血腥血,身体不舒服,洛子豪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给她,“”捂起嘴巴和鼻子会好受些。这里可是关过我的地方,你看,你看。我的衣服碎片还在那里。这地方不知是用什么布置的。到处是刺。我们进到这牢里架子上,很容易被撕扯到衣服。”最后一句话提醒了佩心,这绿茶听了自己的吩咐,一定是有进过这牢里,往这牢门口的门上左瞧右瞧,也瞧不出什么名堂来。此时,正用火把端详着门口处有没有什么痕迹。这地牢大门入口处有人下来的声音,还越来越近。听声音有好几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