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三十一章 对质相问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2501 2015-06-12 23:44:27

  听到洛子豪说出真话来,佩心说,“子豪。”子豪连忙换了语气说,“佩心,这些话都是这个自称为孔顺文的人让我说的,他一直逼着我。我都不认识他。他在这里都问了我半天了。害我早午饭都没吃,饿死了。他是谁,是不是你的朋友,我不认识,你认识吗?”

“你怎么会没吃饭,蜻蜓怎么照顾你的。蜻蜓?蜻蜓?”佩心大喊,想借此扯开话题,帮洛子豪躲过一劫,刚才他的举动,害自己心都提到嗓子口了。

“别叫了!”孔顺文安慰道,“我让她替我去风雨楼买烤鸭了。”这孔顺文明明是故意的,这风雨楼离这来回要好几个时辰,调走她,好让他逼问洛子豪。

”你买烤鸭,为什么不让孔忠去,把我的丫环调出去。你有什么权力。连大娘都不能随便动我的丫环。”如果你说是阮珍珠让你动的,我这句顶过去看你怎么回答。

“我,哎!佩心,我不是来找你的嘛!你的生日到了。我每年可都给你送生日礼物的。

”孔少爷,这洛大少真的失忆了,他只认识我家小姐。”雨伞在旁边挡在洛大少的面前,蜻蜓临走出去时,交待过一定要保护好洛大少,但刚才情况严峻,加这孔少爷又给了自己十两银子,珍珠夫人又把自己叫开了。只好自己先跑开了。一发现小姐回来了,借着倒茶进来看看情况。

‘’公子爷,我们试了半天了。这洛子豪心性高冷,看他现在的样子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如果他知道他是谁。他怎么可能还公子爷都认不出来。就算认不出你,怎么也认识他的亲娘吧!你看看,这洛夫人在面前,他看她的眼神也是陌生人。”孔忠劝道。

“孔顺文,你够了。”姚依琳见到儿子被欺负母性激发,又听到陌生人三个字,这星辰已经对自己当成了陌生人,这唯一的儿子也要拿自己当陌生人,自己顺不愿当这个陌生人。发脾气生气大吼道,“子豪死里逃生,好不容易捡回来一条命,你还在这里想干吗?你没看到他说头疼吗,你还在那里问问问,问问问。你问完了没有,没问完,你来问我。我帮他回答。”

听到声音,孔顺文心下一惊,这姚依琳确实不一般,这徐伯父说的也不全错。也算是一个帼国。一回头,看到佩心正冷冷地看着他,他连忙说,“姚伯母错怪在下了,在下只是逗逗他,不是不是,顺文只是想帮着他恢复记忆。”

洛子豪躲开姚依琳,跑到佩心的旁边,“佩心,佩心,洛子豪是谁,我是洛子豪吗?”

“对,你就是洛子豪。子豪,你乖,你乖。”佩心把他拉到依琳的旁边,“这是你娘,你等下就跟你娘回去噢!”

“不要,不要。这个叫孔顺文的说,他是你未婚夫,你要嫁给他了。可,可,可。你明明在我昏迷的时候说你要嫁给洛子豪的,我那时不知道谁是洛子豪,我现在知道了我是洛子豪,那你,那你不是要嫁给我了。你是我娘,噢!娘,你要替我做主呀!”听到洛子豪的话,姚依琳看看佩心,再看看洛子豪。佩心先看了看,孔顺文,孔顺文淡定自若,这洛子豪倒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佩心一把抓紧他的衣领,拉到耳边说,”洛子豪,你够了。别闹了,再闹就穿绑了。”接着拍拍他的背,笑说,“子豪,乖。你跟你娘回去,我会有空再来看你的。”佩心本想把这洛子豪打发走,反正他的伤再好好调养调养也差不多好了。洛子豪,对她轻声说,“还好,你回来了。不然,你的未婚夫可要说杀了我,说得时候眼神很凶,想个饿狼似得要吃了我哟!如果你不喜欢我,他不喜欢你。那为什么他的眼神这样,还这么说。他明明喜欢你,你明明喜欢我吗?”这洛子豪倒也不是真心喜欢佩心,只是想气气孔顺文,这孔顺文有一个弱点,不能提佩心,一提他就会乱了方寸。

佩心转头看看孔顺文,他看向别处,当作没看到。他再死死盯着洛子豪,举手假装要打他的,看到姚依琳,连忙又放了下了。

“子豪,乖,我们回家了。”洛子豪一下甩开姚依琳的手,说,“什么娘,我认识你,你说你是我娘,就是我娘了!”洛子豪又把头转向到佩心处,佩心看看他装失忆装上瘾了表现的如此优秀说,“子豪,她的确是你娘,你跟他回家去吧!家里有好多好吃的,比我家好吃的东西多了。家里还有你的弟弟,妹妹。他们都很担心你的。也会很照顾你的。你好好想想,想想我是不会骗你的。对不对,对不对。对了!”洛子豪还没有回答,佩心就把他推到姚依琳的身旁,说,“你回去吧!我家离你家很近,你有空可以来找我,我有空也会去找你。不过,别有事没事就来找我。” …………

佩心把洛子豪和姚依琳送到门口,折回来时,发现孔顺文仍在正厅等待,说,“孔公子,你认得来我这儿的路,不认识回去的路吗?”

孔顺文本来以为上次的事情后这佩心就打算不理他了,也恨他了。可现在佩心叫他时和以前叫的声音还是很柔和,他心情顿觉大好,想想,必竟有着多年的感情基础的,“佩心。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我也知道我没什么面目能见你,但我这些年来对你的心,你总能谅解几分。”

“顺文,洛子豪被绑架现在人也失忆了,如果你是那个绑架他的人,你会放过他吗?”佩心问,开门见山,直截了当。

“佩心,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不是那个人,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我府里还有事,我先走了。”这孔顺文本来想跟佩心解释一下彼此的误会。但以佩心的能力不到两三句,就能把他给问出什么来。他在佩心面前招架不住,因为他小时候说过,对她永不说谎。

“等等!顺文,这件事就算不是你做的,我也认为是你做的了。我能保证就算洛子豪恢复了记忆,他也想不起来是你绑架的。这件事就算了。但绿茶的事情,我没有证据,如果有证据证明是你干的,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佩心坚定地说,那样子,就算绿茶是她阿玛干的,她也会把他阿玛给正法了。

“佩心,这绿茶。这绿茶,真不关我什么事。我也知道这孔忠与绿茶的关系,还打算提孔忠想你求亲,本来我想等你我成亲后成全他们,可,唉!都怪我不好。如果我早点想你求亲,这绿茶,绿茶恐怕就不会出事。她又是你最得力的丫环,我怎么会。”这个时候孔顺文仍是再否认。

“这不是你的错,你就不要怪自己了。这件事是不是你干的。孔忠应该是心里最清楚的。算了,顺文,我们不说这个了。我想这件事与你也没什么关系。你跟她无仇无恨的。”佩心这时,真希望这孔顺文真得没有杀绿茶,洛子豪的事情也不要和他有关。没见到他的时候很想见到他,见到他的时候又恨他,这也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以他与大娘的关系,佩心现在还只能稳住他,不能跟他反脸,但如果他真是杀死绿茶的凶手,佩心怎么也不会放过他的。不稳住他取得他的信任,怎么进他府中去搜查证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