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三十章 前尘往事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1656 2015-06-12 23:24:09

  姚依琳神情恍惚地两眼望着车窗外,神情没落,看看她现在的样子与刚才的样子佩心柔声安慰道,“伯母,这星辰已经确定身份了,相认是迟早的事,你也宽宽心,不要太伤了。你上次的蛇伤后身体就一直没有完全恢复,你要为了洛家保重。”

姚依琳强打起精神,牵强一笑,这佩心是她最喜欢的孩子,喜欢佩心不仅因为佩心从小身世可怜,聪慧,最主要的事佩心喜欢坐在药铺里,那个她把星辰遗弃地地方,还是佩心给了她信心,告诉她她丢的东西会找回来的。她把手放到佩心的手上道:‘’我没事,佩心,这件事,我想先不要告诉别人,我想找个适当的时机,能让她真真接受我,我再与她相认。”依琳必竟是久历沧桑地人,想事都会周全完满。

佩心点点头,理解她,“伯母,这个我知道。不过,以星辰格格现在的情况,如果能让她早点找到身份,能有个身份支撑,她在四王府的日子会比现在好。”

“嗯!我也是我现在最想解决的问题,就是,佩心,你也不是外人。就是你伯父现在还在边关,虽然家是我当的,但他必竟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星辰的事,我一直没跟他说过,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他不能接受的话,不能给星辰一个身份。这样的话,我不是把她再一次抛弃吗?”姚依琳担心地说,眼上含着泪,佩心明明看到自己面见就是她最所见怜的可怜的母亲,自己的生母早早的离开了,如果还在,她宁愿跟着她母亲在阳光村好好的生活。她不明白,这母亲到死才把她送回到容府,贫病交加的时候,也没想离开她,抛弃她,这姚伯母平时对洛府的那些个孩子个个都是爱护有加,她当时不知道是遇到什么情况,才把星辰给无奈抛离。

“伯母,伯父是个直脾气,对你又是真心实意。你怎么多年又这么辛苦的撑着洛府。相信他会理解,也能理解。不过伯父在边关,就算送信一来一回也要好些时间。还是要等段时间,不知道星辰会不会有别的想法。”佩心劝慰道,看到星辰的样子,是恨极了姚伯母,伯母又是做事稳妥的人,但无论怎样,佩心相信时间能改变一切。现在缺的就是时间。

不知不觉追风马车已经行到了容府门口,赶车的家仆抽着嗓子喊道,“大夫人,佩心小姐。已经到容府了。”佩心觉得自己对她也很残忍,都不告诉好洛子豪的实情,但这个也只是权宜之计,佩心已经下定决定,会让洛子豪尽快’恢复记忆’,好让他一起帮着分担她母亲的辛酸与苦痛。

佩心挽着依琳,带着她大夫人往后堂走,说,“伯母,子豪就在正厅。”依琳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想她是和自己一块回的容府,怎么知道洛子豪就在正厅。佩心会心,说,“这子豪哥,在这里住了段时间,每天的作息时间都非常规律,这个时间会在正厅。依琳看看佩心说,“佩心,谢谢你。你从小就是我的福星,有你在,我不担心洛府会出什么事。你还记得嘛!小时候,我在你家药铺路过的时候,你喊了我一声娘。”姚依琳这一说,思绪就把佩心拉回了十年前。那时刚到容府,元宵灯会后,奶奶就不让她单独在府里,走到那就把她带到那,那时奶奶刚把药铺从洛府那里买来,姚依琳价格很实惠,就是唯一条件,有个位置要留着,不允许给来客或病人坐。奶奶也是个守信的人,就把那个位置空着,只有佩心跟她到店里时,让佩心坐在那里。有一天,依琳从宫里回来,路过药铺,看到佩心,不是她的女儿,失落的离开。转身的时候,佩心叫了她一声娘,她又惊又喜。一问,才知道她那天穿的那件衣服和佩心娘是同一家店里买的。还是一模一样。从那时候起,她相信佩心就是她找会星辰的牵引,也是老天爷可怜她这个母亲,从那天起就不再太失落,打定了让洛子豪娶佩心当媳妇的主意。

正厅外,两人就听到了厅内孔顺文发表着他的心声:“洛子豪,洛子豪,你是洛子豪吗?你是谁?”看样子,这洛子豪把孔顺文惹得毛毛的。

“你是谁,我是谁,我不认识你。”这洛子豪假装失忆装的还挺像,全靠佩心与他之前有过排练,洛子豪本来就对孔顺文恨得要死,真要揭穿他的真面目,把他扯皮拔劲都行。要不是与佩心有过约定,必须守承诺,才忍气吞声死死的把这口气往下压,直压到肚子里。藏在肚子里,等有一天再一并报仇,但这口气去又反弹上来,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对,我是洛子豪,你是孔顺文,就是你绑架了我。我身上的伤全是你造成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