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三十二章 换我心 为你心 始知相忆深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2574 2015-06-12 23:56:13

  对了,佩心,今天我是特意来告诉你,这雅兰公主要回京了。”孔顺文发现自从上次醉酒对佩心轻薄后,佩心就与之前对他的态度判若两人,也发现他变了。原先她特别不喜欢的洛子豪,她居然和他有笑有说,不失忆了谁都不认识,连亲娘都不认识的情况下,只认识容佩心。这佩心又处处维护起洛子豪,把他藏在深闺中这些天,居然也不怕坏了自已的名节。当然她相信她与洛子豪没有发生过什么。只要她回心转意,他还是对着深爱着,只是她原先也是很被动的。现在与这洛子豪相处一段时间下来,看她对他的维护已经让他无法承受。这洛子豪,无论他失不失忆,恢不恢复,他还是会杀他。只是不会再鲁莽,一定会找个万无一失的时机杀他。眼下就快有好的时机了。容佩心,你是我的。你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我相信只要没有洛子豪,你的心里才会有我。我不会让你们的感情催生起来。我派去蒙古的杀手已经回来告诉我,阿希纯已经‘病亡!’他还让人把雅兰护送回来。

”她不是在蒙古吗?这蒙古到这里路这么远,她回来干什么?”听宣妃娘娘说过,这蒙古公主们嫁到蒙古一般一生都回不来,都是老死草原,她身为蒙古的公主也一样,老死也不能再回到蒙古,公主们从清朝建朝后都是互相通婚。嫁到哪,哪就是她们公主的归宿。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不过听说他的阿希纯王爷最近病死了,特别得到皇上的首肯,让她回京,皇上还打算再为她找一位丈夫。这公主再嫁,皇家自古就有。当然这皇上是她舅舅,可怜她这个没有娘的孩子。想为她找一个如意郎君,这是最好不过的。”不知道孔顺文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佩心心下酸酸地镇定反道问,“顺文,我倒也听说,娉裙明天在府时办了一个群诗会,想给你相亲,选未来的媳妇。广邀遍城中的大小名门淑女,富家千金。可怎么我没收到请贴。”

“她也是闲来无事,不用理她。我是不会参加的,我的媳妇是谁,对谁有心,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你还故意相问。”听到佩心介意这个事,又想参加,顺文心里认为这佩心对他还是存在感情的,“你跟她关系不错,她是怕因为上次我对你那个,怕你对我那个。就,你这边又绿茶的事。”孔顺文平时能言善辩,但在佩心面前总是嘴笨是连他妹妹也瞧不上他,但他却十分享受这样的感觉。从小到大,他一样没有安全感,但只要佩心在身边安慰他,无论多大的事,他都能解决。

…………

“小姐,小姐。孔府娉裙小姐来了。”蜻蜓进来,看着她后面跟的娉裙,这娉裙也有半年没见过面了,又出落的婷婷玉立,今天还特意穿了一套精致的紫色汉裙衫,蕾丝的花透着薄薄的质感,内里面的裙衫是实体紫衣特别的合身,虽然是汉服,但也能想见她袅袅的身段。再看她面容娇好,遗传了她母亲的优良传统。瓜子脸。这眼睛水汪汪,双眼皮,标准的美人。她是孔府的三小姐。这与娉裙关系也不错,这娉裙是孔顺文的妹妹,同父同母,但与襄嫔还有大学士府的少奶奶却是同父异母。

“佩心姐,佩心姐。”娉裙羞涩地进到佩心的房间,说,“佩心姐姐好。我哥哥上次的事情。”

“你哥哥已经跟我解释过了。我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解开了。”这娉裙心性羞涩,一直对他哥哥的事情,并不是特别知道。一直被他哥哥藏在家里,平时连府门都不出,这恐怕是孔顺文坏事干多了,才不让她出来。她最不会撒谎。听说母亲骂孔顺文的事情,他听得却站在了佩心一边,都不愿见到佩心,怕见到了,实在无法开口请求佩心的原谅。但他也同情哥哥,这些年支撑着孔家,压力又大,一直等着佩心长大,好不容易佩心长大了。佩心又不知心中有没有他。

“你怎么来了?”佩心连忙起身放下手中的绣样图案。

“佩心姐,我是特意来请你明天来府里参加诗会。”她看看佩心解释道,“佩心姐,请贴我早就写好了,不过怕你不来,就没送。我一向都知道佩心姐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佩心姐你要相信我,那天我哥对你,也是喝了酒的缘故。看他这些年一直都没有交往别的女孩,你应该明白他的心意。对不对。”听到这娉裙的话,佩心心下欲哭,“我知道。”也不用跟她多解释,她必竟不能理解。再说这孔顺文必竟是她的亲哥哥。

“佩心姐,明天诗会你一定要来参加噢!我就进来跟你说一下。我要走了。”娉裙说,“佩心姐,我哥还在门口等我,你明天一定要来,我娘知道你明天要来,都准备了你最喜欢吃的糕点。”这孔母当年在阳光村对自己和母亲时常的接济,佩心心中一股暖意流边全身,希望在孔府找不到证据,或者找到证据不是孔顺文干的。想到小时候与孔顺文一块青梅竹马的时候,他为自己撑伞,他整个人都湿了,伞却还在自己这边。挖的野菜总要留一半给自己家送来。前情种种,无不让自己感慨万千。

“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出神。你个没良心的。人家哥哥明明害了我。你倒反而去参架人家的诗会。看来,你对孔顺文还没死心,还想再跟他续未了缘噢!”洛子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以手交叉放在胸前,淡定地说着,眼中充满着不满。

见佩心没理他,他自个淡定地躺到佩心的卧榻上,拍拍这榻,感觉到上面还有他之前睡过的温度,无赖地说,“我今天不走了,我想这榻了。”

“你别闹了。明天我是去找绿茶有没有去过孔府的证据。你别去,免得人家对你好下手。我相信证据。”看到佩心认真的样子,子豪担心地说,“我跟你一块去吧!我好保护你,你一个人去,我会担心的。”

“这是女子诗会,一群女孩子,你一个男孩子算什么。”佩心笑说,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他就想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们变成这么好了。居然能说这些话,还好几句,居然没吵架。突然想起了孔顺文的话,“别说我不把你当朋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你不会诗会了。还是决定带我一块去。”洛子豪拿起佩心房中的水果盒中的一只苹果咬了一口说。

“你的旧心上人,雅兰公主死了丈夫,要回京了。皇上要为他重找额驸,你可以自我推荐。这样你家两个驸马爷。多好。”佩心说得时候心下不免失东。

“切!这算什么好消息!”之前也接到雅兰的信知道,她的情况。他接近佩心也是为了娶她后,再把佩心休了,再娶雅兰。这样额娘就不会反对了。才算是门当户对。

佩心从袖子中取出一块锦帕递给他说,“好好看看,这是她写给你的信。看完了,记得藏好,这是情诗,别让伯母看见。够朋友吧!”

洛子豪从容接过锦帕,这锦帕是一块淡黄色的丝绢,上面绣着一首诗:诉衷情

永夜抛人何处去?绝来音。香阁掩,眉敛,月将沉。争忍不相寻?怨孤衾。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洛子豪看了诗,神情莫落,佩心叹了口气轻拍子豪肩膀说,“说别再辜负人家了。这首诗可见她对你的感情至深。别再错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