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三十三章 初见统领府双花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2531 2015-06-13 23:38:35

  “小姐,小姐。”蜻蜓边跑边喊着:“小姐,小姐。等等,等等!”把雨伞举过头顶,高高的,好让佩心看见。这分别是会下雨的,可小姐就是不带雨伞,还好还没走,赶得上。

佩心把踏上马车的脚缩回停在木制的漆花三级梯上寻声回头等待,“小姐,小姐,这雨伞你带着,这天会下雨的。”蜻蜓把一把精细竹制的油纸伞递给佩心气喘吁吁地说,“小姐,这雨伞你带着,看今天天气会下雨的。”这丫环重复的说了两遍,她看佩心不理她,又再说了一遍。

佩心抬头看看这天气,风和日丽的,阳光晴好。这不像会下雨的天呀!这丫头怎么就看出来会下雨。肯定地说,“这天气这么晴朗,不会下雨的。你回去吧!”

蜻蜓再三说,“小姐,你相信我,会下雨的。我,会能预测到。”说时神情认真,她似算命先生测算般测了测,搞得跟真的似的。

佩心会心笑笑说,“预测到,你什么时候有了这本领,来我容府到是委屈了你。”温和地说,“回去吧!如果府里有什么事,找人来告诉我。”看着蜻蜓举着雨伞一脸无奈的表情。佩心摇了摇头,轻提裙子,上了马车。马车稳稳缓缓地到了,孔府门口。佩心以为自己够早的,结果有好几辆马车都比她还要先来到。

这些马车一字排开,把孔府门口像花瓣般排列着,紧紧密密,容伯隔着纱帘对佩心说,“小姐,这车子不好再往前走,前面有这些马车在。”这些人真讨厌,也不好好停个车,停的个个像马路杀手,让我怎么停车,让人好不生气。

“容伯,就停这吧!”佩心自行掀帘跳下了马车,这下了马车还没走两步,这另一辆马车像失心疯般横冲直撞的就过来,失控的马车,车夫无法掌握,只能站在马车上,紧紧死命的拉住马缰绳,边着急地大喊,“让让,让让,劳驾让让。”额头上一直往外冒着汗也顾不及擦拭,紧抓马缰的手已经渗出了血,把马缰绳上也染了它的颜色。

眼看着容伯还来不及的马车就要撞上了,迅雷不及掩耳之际,一个男子飞身出来,轻施轻功,一把飞上马车,把容伯抓着他脖子后的衣服,拉着他飞离马车,说时迟,那时快。刚刚飞离上马车上方不到1米处,这马车就被疯马车,撞的破碎。这车轮子都飞到了一边。这疯马车又横冲直撞的撞到了前面的围墙才迫使它停了下来。撞得也颇有姿态,这马头穿过围墙,头撞破了,还好只是撞了个包,马在那里磨牙,谈幸运。马车上的两位姑娘慢慢的爬出马车,互相看彼此有没有受伤,“美如妹妹,你还好吧!”一位姑娘关切地问,另一位姑娘也关切地回答,“姐姐,我没事。你怎么样,你的手破了。”心疼的看着她的姐姐,不知所措,神色紧张。

“容伯,怎么样,没事吧!”佩心问容府的马车夫,这容伯在容家当马车夫当了十几年了,恐怕这样的事情,这些的来都没出现过。看他哆哆发抖的手,佩心安慰道,“容伯,你回去找蜻蜓吃包定惊散就没事了。吃完药,好好休息。等下换容华来接我。”

“小姐,小姐。药要给钱吗?”这老头风趣,说出这话来,把佩心和洛子豪都逗得咯咯直笑,“嗯!”停顿两秒,看这容伯的样子,焦急,认真,“不用。”

“对不起,对不起。”那位马车的主人极力的解释,道歉,腰都弯到了她自己的绣花鞋,她清秀可人,身量打扮也是清雅宁和,“对不起,对不起。我叫苏秀如,这是我堂妹苏美如。他是我叔叔步军统领的女儿。”步军统领是保卫京城治安的一品武官,还是大官,这孔顺文的这次诗会看来是吸引了很多人。

佩心细心打量,这苏秀如明显比苏美如更为好看,眼睛大大的,炯炯有神。身样婀娜。这苏美如个头没有苏秀玉来的高,中等身材,比苏秀如胖点,圆圆的脸。脸上还有一些小雀斑, 头发还有些微黄,这微黄的颜色可不纯真,换在现代可是好的颜色,可在古代那就被认为是营养不良。

“对不起,说句对不起就好了, 我们的马车轮子都飞了,修下也要花好多的钱。可是昨天才刚刚保养回来的。”容伯跺着脚生气地说,他赶马车多年,对马车特别有感情,这马车就跟他儿子似得。他当然会生气,不生气才是真的奇怪。

“容伯,算了。你回府找人来拖走,再让人修理。”佩心劝慰道,“你们也是来参加诗会的吗?”容伯看看佩心,主人家都说没事,他也读过两天书,也识理,就心疼不服气的回身就走。心跳的加速,要赶快回去好好让药铺的大夫给免费看看,一把老骨头还让给吓得,哆哆。实在没面子。

“对的。你们马车的修理费,到时派人到我们统领府里来拿。这是我们的错,我们一定要承担的。”秀玉不好意思地说。

“没关系,不打不相识,就当认识个朋友。你们没事吧!”佩心看到她们身上有着明显的一些擦伤,衣服也有几处撕破的地方。

秀玉打量这佩心,与自己一般年纪,脸上稚气未脱,但处事却老成持重,进退有度。今天穿着打扮素雅为主,清新梨花衫,白色的罗裙。头饰以梨花为主,淡绿为叶,耳朵也是小粒的翡翠小珠子。她的手镯倒是特别别致,白玉底色,中间一端有黄金包圈,圈上有两只浮起的七彩玉蝶在那里翩翩起舞。玉质用料都是上层的。

“没事!只是衣服有点破了。”秀玉看看自己和美如身上的衣服,说,这衣服可是为了参加诗会,特地做的。平时在叔叔府上,寄人篱下,也不敢多多要求。一年也不见得有一套新衣服,这套可是这两年唯一,一套新衣服。不觉心疼起来。这套衣服,还是美如为了面子再给她添的。

看着秀玉的样子,美如安慰道,“姐姐,好了。我们回府去换衣服吧!这样子进去丢死人了。”回身怒目相视马车夫,这马车夫已经从墙堆里爬了出来,还好表面没有明显伤痕。

“你是怎么搞的,赶个马车都赶不好。等回去, 我告诉爹,开了你。”这美如小姐说一不说,马车夫赶紧地求饶,“小姐,小姐。你就饶了小的,小的上有八十岁老娘,下有吃奶的娃娃 。你就饶了小的一回吧!这次真不能怪小的,这马赶路蹄子不知道是踩在什么地方,还是马遇到了什么东西受了刺激。我总不能故意往墙上撞吧!”马车夫不服气地说。

“妹妹,算了。这苏青在府时也干了好多年了。没功劳也有苦劳,没苦劳也有辛劳。你就饶了他一回吧!”秀玉也替他求情。

“好了,好了。算了。你回去吧!晚上再来接我。”苏美如不耐烦的打发马车夫车。

“好了,好了。我们进去吧!再晚了,就赶不上诗会哟!”洛子豪脱口而出,“我可听说这孔顺文的娘烧的红烧蹄子可是一绝噢!”他从星岩那里听说过佩心的事,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听了一回,就把它给记下了。

“这事,你怎么知道的。”佩心有点好奇,不过想也想到了,他不是失忆了,这洛府的上下,人人都会给他灌进各种各样的信息,这星岩也不例外。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