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二十八章 星辰格格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2269 2015-06-11 23:26:30

  佩心一看,迎面进来的是三十岁上下的女子,穿着得体华贵的旗装,旗装上绣着一对金鹧鸪,在芭蕉树下休息,睡的安详甜美。旗装以淡绿为底,配上薄纱。但头上的金莲花头饰一看就是极佳的饰口。她身后跟着几位妇人,年纪与她也不相上下。她左侧的妇人穿着牡丹花配草灰的淡粉的旗装,戴的旗头上插着牡丹花,比较小朵,但牡丹花两旁的银饰上面镶着淡蓝的小颗宝石,散落在牡丹花的附近,面容是这些妇人中最为俏丽的,有着一股大家闺秀与上层贵妇的相杂气质。右边一位妇人穿着极为刻意,身上的旗装有着折痕,一年就是新的,但款式却是上一季的。旗装上的薄荷花,配着桔色的叶子,又用淡青色的小碎花当边,极为妙美,头饰与服饰是两个极,这头饰用的是一对金丝菊,绣球菊那种,大朵大朵,还进行了艺术的加工。她们的身后又跟着六个统一服饰打扮的年轻女子,长像倒都是一般,也没有特别突出的。

“佩心,这位是我四嫂,默柔嫡福晋。这左边是侧福晋年华兰,右边是侧福晋李丽君。”甜纯帮她们互相介绍,“四嫂,华兰,丽君。这位是容太医的千金,容佩心。”

佩心恭敬的行下礼问安:“佩心参见嫡福晋吉祥!两位侧福晋吉祥!”

“这我在王府里,也经常听到你的名字。果然,长得水灵。”嫡福晋微笑着说,一下子能让人与她的距离拉近。

“嫡福晋,过奖了。谢四福晋夸赞。”这嫡福晋是亲王福晋,对她的礼数是不能少的,再说怎么自己也受过高等千金小姐的礼仪培训,这些教养还是有的。

佩心私底下又听甜纯说过,这四王府的嫡福晋乌拉那拉氏是个性子极好的人,一点嫡福晋的架子都没有,四王府在她的主持下也是和和气气,平平顺顺的。这侧福晋年氏倒是湖北巡抚年遐龄之女,川陕总督年羹尧之妹,性情也还算温和,知道自己父兄的势力较大也不怎么管府时的事情。这李氏倒没怎么听甜纯说起,这姚依琳让自己调查的事情,一点眉目都没有,平时是没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

“嫡福晋!这四王府是不是还有一位福晋,对蛇伤解药较为了解。不知道她今天有没有来。”这位给蛇伤药的夫人,也是从星岩凭记忆的画像上画下来,让甜纯认了半天才认出来的,只说是四王府的一位福晋吧!也不怎么确定,但能确定是四王府中的人。

“佩心姑娘说的星辰吧!”嫡福晋说,这国王府的事情这四福晋自然是最为知道的。

“星辰!”这个名字倒挺好听的。

“福晋,佩心姑娘,你说错了。这星辰不是福晋,福晋的话,有嫡福晋,侧福晋。这星圾只是四王府里的格格,连庶夫人都不算。”年氏淡淡地说。

“格格?”佩心惊讶地问。

“这格格就是满语小姐的意思。也就是说她只是一个连庶夫人也算不上,连小妾也算不上,没有任何名份的下人。”这李氏侧福晋把这下人两字特别加重了说,这李氏颇得四王爷的宠,连生三子,虽然前两子没成长就夭折了,但第三子弘时让她能够挤进了皇家的籍册中。这格格如果连一男半女都没生,是没办法在皇家册子中出现的。

“噢!佩心姑娘,你认识星辰。”嫡福晋询问,这星辰生性不愿与人多谈,连四王爷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想些什么,平时也时常一下子疏远,一下子又对她极为关心。她与府里的人相和的又不好,这两位侧福晋时常在自己面前说她的不好,自己也为了平和,也时常的冷落她。她倒也算乖巧,也不哭,也不闹。静静的,不喜不悲。以她的个性与平时的行踪,与佩心是扯不上任何关系的。

“是这样的。这星辰姑娘救了洛家大夫人,这大夫人很想当面谢谢这位格格。不知道嫡福晋能不能让她们见一面。”这样直接地说,反而更好。这嫡福晋也不会生疑,有了嫡福晋的意思,这格格只能见姚依琳,好让她们当面问个清楚明白。也好早点完成任务。

“洛大夫人,星辰。星辰还救过洛大夫人。”李氏觉得奇怪,她们两人居然也能连在一起,这星辰还能救了洛大夫人,是不是因为她的身份底下,像找个靠山认个干亲,好让王爷当把地位提高。不过也没用,她到现在不好说生儿子,连个女儿都没生过。

“她平时在府里,很少外出。这样,我让下人通知她,让她明天待在府里,让洛大夫人去府里找她吧!”这样的身份,虽然只是格格,但必竟是皇家的人。这洛大夫人只是臣妇,如果让星辰去见洛大夫人,被人心人看见了,还以为什么巴结的,也会给星辰添些麻烦,不如让洛大夫人来府里,一来自己可以照顾到,二来也可与她联谊一下。

“这样,佩心代洛大夫人谢过嫡福晋。”佩心行礼。这时钟响了十下,不知不觉已到了十点钟,德妃派来的宫来来传膳,让四福晋带着两位侧福晋和甜纯去德妃处用膳。还特意让佩心也一块去。全佩心到了永和宫只是请了安,说家中还有些事处理,不耽误各位娘娘,福晋,公主们的家庭聚餐了。这佩心总是那么懂事,这也是德妃喜欢她的原因。

佩心一离宫就到了洛府,把嫡福晋答应让姚依琳见星辰的事告诉她。姚依琳一听,星辰两个字,就头晕晕的。被佩心一把扶住:“伯母,你身体不舒服。”

“星辰。佩心你确定她真的叫星辰。”姚依琳再次与佩心确认,“不会有错。”

“不会错。这四王府的三位福晋都这么叫她。”佩心觉得姚依琳的行为反常,但也放在在心上。

洛二夫人看着佩心离开,嗑着瓜子,不屑地说,“这她倒好,对我们洛府的事情挺关心,帮着照顾大少爷,照顾到了榻上。还替我媳妇协办嫁妆。”

“二夫人,奴婢听说,这佩心会嫁给大少爷的,这旨都拟好了,只是没下。她跟洛家的关系那么铁,她也是一片好心呀!”身边的姚嬷嬷说,说着看青萝的眼神,充满着不愉快,就把后面的话给省略了。

“姚嬷嬷,这丫环,聪明伶俐没话说。就是上次顶了我的嘴,又换了姚依琳的药。本来我当就可以当家了。现在家当不成,连儿子也要送到公主府里了,还是住在西公主府。”

“轻点,轻点,夫人,隔墙有耳!你要注意点!”姚嬷嬷看看左右,确定无人说,接过二夫人磕完的瓜子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