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二十六章 不用断臂 用失忆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2455 2015-06-10 23:42:06

  孔忠一回到孔府,就感觉府内的气氛不一样,这孔顺文端坐在大堂上,所有的杀手,家丁,仆人都站列两旁,低垂着头。地上没有碎瓷片,但放在大堂上的一对白玉轻瓷梨花的大花瓶却不在了。孔忠硬着头皮往前走,上前行礼,“公子爷。”

“你去哪里了?这么晚了不在府里。”孔顺文问。

“公子爷!”孔忠自行的跪倒在地,说,“公子爷,孔忠有负公子爷的恩情,请公子责罚。不过,孔忠也是为了公子的前途着想。”

“哼!你倒说来看看。”孔顺文淡定地说,一对英俊的双眼看着孔忠,看的孔忠心里毛毛的,怕怕的。

“公子爷,这洛子豪是洛家未来的继承人,他是嫡子。他的父亲是三代为官,祖上又是开国功臣,洛家大夫人与德妃娘娘交情非浅。这德妃娘娘现在在后宫,可是说一不二,除了未策封为皇后外,其他跟皇后也没什么两样。皇上对洛家又是关照顾全。他们两家马上又会成为亲家。这皇上自然不会不管不闻,如果不管不闻,这天下的百姓,外邦的国臣会怎么看康熙。这个洛子豪也被公子爷,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公子爷的气也应该消消了。”说得言词恳切。

“你这个蠢材,你不知道洛子豪一到皇帝面前一说,本公子立马为人头落地,可能还会影响我的两位姐姐。”孔顺文极为生气,怒目相视。

“请公子恕罪,这我真没想到。还请公子爷责罚。”

孔顺文把自己的青锋宝剑扔过去,说,“念你跟着我这么多年,你对我还有用处的份上,选饶你一命,但这剑总要留点什么。”这孔顺文一向狠毒,但自己也确实违背了他的意思,自然的想到孔顺文不会放过自己,孔忠英勇的拿起地上的剑,手还在抖,微微的抖。正准备向自己割下一臂来的时候,这孔顺文说,“慢着。你趁着洛子豪没醒来,把他杀了。让你将功恕罪。如果他还活着,你就不能活着回来。”

孔忠一个答应,“是!”提起剑行礼。

孔忠一回到孔府,就感觉府内的气氛不一样,这孔顺文端坐在大堂上,所有的杀手,家丁,仆人都站列两旁,低垂着头。地上没有碎瓷片,但放在大堂上的一对白玉轻瓷梨花的大花瓶却不在了。孔忠硬着头皮往前走,上前行礼,“公子爷。”

“你去哪里了?这么晚了不在府里。”孔顺文问。

“公子爷!”孔忠自行的跪倒在地,说,“公子爷,孔忠有负公子爷的恩情,请公子责罚。不过,孔忠也是为了公子的前途着想。”

“哼!你倒说来看看。”孔顺文淡定地说,一对英俊的双眼看着孔忠,看的孔忠心里毛毛的,怕怕的。

“公子爷,这洛子豪是洛家未来的继承人,他是嫡子。他的父亲是三代为官,祖上又是开国功臣,洛家大夫人与德妃娘娘交情非浅。这德妃娘娘现在在后宫,可是说一不二,除了未策封为皇后外,其他跟皇后也没什么两样。皇上对洛家又是关照顾全。他们两家马上又会成为亲家。这皇上自然不会不管不闻,如果不管不闻,这天下的百姓,外邦的国臣会怎么看康熙。这个洛子豪也被公子爷,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公子爷的气也应该消消了。”说得言词恳切。

“你这个蠢材,你不知道洛子豪一到皇帝面前一说,本公子立马为人头落地,可能还会影响我的两位姐姐。”孔顺文极为生气,怒目相视。

“请公子恕罪,这我真没想到。还请公子爷责罚。”

孔顺文把自己的青锋宝剑扔过去,说,“念你跟着我这么多年,你对我还有用处的份上,选饶你一命,但这剑总要留点什么。”这孔顺文一向狠毒,但自己也确实违背了他的意思,自然的想到孔顺文不会放过自己,孔忠英勇的拿起地上的剑,手还在抖,微微的抖。正准备向自己割下一臂来的时候,这孔顺文说,“慢着。你趁着洛子豪没醒来,把他杀了。让你将功恕罪。如果他还活着,你就不能活着回来。”

孔忠一个答应,“是!”提起剑行礼。

…………

佩心想让蜻蜓去皇宫找甜纯帮忙,但这宫中的侍卫都是荣原的手下,怕走漏了风声给顺文,只好等待机会。一直把洛子豪藏着。这洛子豪的伤好到三成的时候,孔忠来过,那是在容府的花园里,“容小姐!”

“孔忠,你怎么进来的。”一回想,当然,这容府的门墙拦不住他,他是孔府一等一的高手,想去那里都来去自如,就想去皇宫也是无人能拦住他的行踪。

“容小姐,我家公子派我来杀洛大少,当然,我不会先救了,再杀他。如果杀了他,我对不起绿茶。”孔忠说。

“你不杀洛子豪,那顺文。”顺文,喊的这么顺口,心下厌恶这个名字,”那孔顺文会放过你吗?”

孔忠直摇头说,“不会!我真打算自断一臂,但他说过,洛子豪不死,我就不能活着回去。”孔忠也是进退两难,绿茶一死,他也没什么必情替孔顺文卖命,觉得人生也没什么希望了,但这孔顺文除了绿茶这件事情外,对自己也是不错的,必竟自己是奴才,还背叛了他,自己又杀过那么多的人,自己的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孔忠正准备举剑,被佩心拦下,“等等!我倒有个办法可以帮你。”

…………

“什么,什么。洛子豪失忆了,怎么可能,你不会是不想杀他,编了个莫名其妙的理由来搪塞我吧!”孔顺文追问。

“公子爷,孔忠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敢欺骗你。这洛子豪确实失忆了,连容佩心容小姐他也不认识了。现在在容府,容小姐也说没有办法替他恢复记忆。公子爷这几天不是佩心小姐的生日吗?你往年都会亲自到贺回送礼。不如今年,你借此之名,会洛子豪一会。”

孔顺文想着这洛子豪的性格,让他装失忆,他必是不会的,想想,应该是真的失忆了。看看孔忠的样子,还有一半未信。……

“什么,让我装失忆。”洛子豪惊讶地说,“我现在已经恢复了几成了,我进宫告诉皇上,让他抓他起来就可以了,干嘛让我装失意,连我娘也骗。”

“这孔忠为了救你,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总不能让他白白送死。你怎么也算个英雄。对不对。再说也不是让你永远装失忆,只是一阵子,找个合适的机会我们找他的证据,等找到他的证据了,我们就告诉皇上。”说到告诉皇上四个字时,佩心犹豫了,这孔顺文真是还是那个孔顺文吗?

“不行,不行。我现在就要回家。”洛子豪打死也不同意,装失忆。

“子豪,你,你知道,绿茶是为你死的。这孔忠也会为你死。你,你如果,你就走吧!我也不强留你,我正是自讨苦吃,为了救你,花尽心思,连自己的丫环也搭进去了命。”

洛子豪并身不知道绿茶已经死了,而且是为了他而死,虽然是一个丫环,但也是一条人命。经常佩心的再三商量,洛子豪终于首肯同意。并且协议,什么时候恢复由佩心说了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