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二十五章 香闺藏儿郎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2848 2015-06-10 23:04:56

  回到府里天还未亮,佩心房间的灯已经亮了起来,隔着窗纱隐隐约约。这蜻蜓怕佩心有什么吩咐,隔一个时辰会来看下佩心,看到佩心深夜未在房中,又担心又害怕,正在思忖,来回踱着步。想着要不要告诉阮珍珠。借着微弱的灯光,不淡定地喊出声来,“小姐,你怎么还不回来。再等一刻钟,再不回来,我就找夫人报备,不,不,还是进宫去找老爷!”一个丫环,自然担心这小姐一旦有什么事,自己担不起责任。

佩心一进房门看到神色紧张,不知所措的蜻蜓,安慰道,“蜻蜓,你回去休息吧!我只是出去散了散步,也不用告诉夫人,也不用告诉老爷。以后入夜后,没我吩咐,不用来我房间等我。”

“噢!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了。”蜻蜓边说,边打着哈欠,边拍胸口,替自己定惊。

轻轻合上房门,佩心回到书案前,也不抬头,对着梁上常声说,“既然来了,就下来吧!不用躲躲闪闪。”

孔忠本来在梁上等待着佩心的回来,等了好长的时间,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带着洛子豪,又不能回孔府,这洛子豪本是洛家的大少爷,他不带回洛府却带来容府,自然是因为绿茶的关系。他一得知绿茶的死讯时,整个人都傻了,刚刚还在庆祝生日,结果一下子就天人永隔,阴阳两处。喝了好多的酒,整瓶整瓶的往嘴里送。想想天真单纯的绿茶,心中满是懊悔,这绿茶的死,死的手法,分明就是孔顺文干的,不是他,也不会有谁。不然怎么会这么的巧,这么多巧合。这绿茶的死本来就是为了救洛子豪,他索性就救了洛子豪。以完成绿茶的心愿。

轻轻一跃,上到地毯上,一起下来的还有昏迷不醒的洛子豪。佩心一看,这孔忠长满了胡碴,满脸满下巴的。神情暗然,整个人都是疲惫状态,满身的酒味与洛子豪身上的血腥味相合,一股让你恶心难闻的味道,真让人受不了,但看到洛子豪还是又惊又喜,“孔忠,子豪。”这子豪的破衣服,都破了,白裤子也变成了血裤子,裤子上的血分了层次,一层一层的,这有几块与血粘合在一起,有着明显得新伤旧伤。

“佩心小姐,不多说了。我把洛子豪交给你了!我家公子爷知道洛子豪不见了,肯定知道是府里的人干的,我要立马回去,他会在所有的地方找洛子豪,就不会在你这儿来搜查,我觉得他现在他人在你这是最为安全的。他现在伤的很重,你又懂医,你来照顾他等好一点再把他送回去,我家公子爷会想尽办法,用尽手段,来要他的命。他已经是我家公子必杀必折磨的人。”这孔忠说出这一段话来,让佩心又不相信听到的话,又暗暗后悔,这孔顺文怎么成了这样的人。但这孔忠是孔顺文的第一助手,他说的假的成分比较低。

佩心还未开口,这孔忠就把洛子豪放倒在她的绣榻上,迅速的跳窗离开。

这怎么办?自己还是黄花大闺女,这传出去,不是毁了自己的名节。想想,孔忠说的话也非常的有道理。自己又是江湖儿女,不避及这些,再说人命面前最大。佩心闭着眼睛脱了洛子豪的衣衫,羞得满脸通红,像发烧似的。又偷偷去厨房烧了开水替他擦洗,帮他换上了爹爹的衣服,还是稍微小了些。给他的伤口都认真仔细的上了药。一按这洛子豪的额头,还发着烧,佩心又担心的睡不着。

折腾了几个时辰,这天也放亮了,佩心靠在床延还未好好的睡一会,这蜻蜓就在外面拍打着房门着急地说,“小姐,小姐。不好了,不好了。夫人,怒气冲冲的往这边来了。我们拦都拦不住。实在拦不住。”

一听到阮珍珠来了,佩心连忙把洛子豪整个人用棉被盖起来,把床内的另外几床锦被也重重的压在上面,又忙把这帐子的帘放下来。匆匆起身,惹无其事的坐在梳妆台前。这阮珍珠踢门进来的时候,佩心刚好把一副淡蓝金丝的耳环往耳朵上戴,“大娘,你这一大早的怒气冲冲的来找佩心,是不是姐姐又出了什么事。”

“佩心,谢谢你的关心。我的春花不见了,昨天有人看见,她进过你的房间。是不是有这一回事。”阮珍珠气性还很大,说时带着气。这年岁大了,她的脾气也大了,不像小时候,她都是藏着掖着,深怕别人知道,现在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下人,在奶奶,在自己,包括在爹的面前总是像一个女王般,撒着她的臭脾气。

“不错。她是来过我的房间,不是你让她来告诉我,锦玉姐姐缺打蚊子的香精水。我已经让她领了,送去八王府了。之后我也没见过她。你不信可以去八王府问问。再说,她是你的人,是你的陪嫁。她不见了,大娘不是应该最知道她的去向的,她也一向听命于你,怎么,现在她不见了,你倒来找我了。佩心真是奇怪。”

阮珍珠从小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她的房里整天都是香香的,这佩心的房间虽然也特意喷撒了各种香精味,但血腥的味道是最浓的,这阮珍珠也闻到了,“佩心,你这房里是什么味道。”这味道好像是从床上散发出来的,阮珍珠就往床延走,佩心不动声色说,“大娘,就是闲来无事研究的一些香水罢了,只是有些香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比较难闻。大娘,这春花不见了,我让人出去好生找找。对了,这锦玉姐姐这禁闭还关着吗?”

“放出来了,不过……”这阮珍珠不想告诉佩心实情,这锦玉放出来又被关了进去的情况,面上好着面子,也不想跟她多说,量她也没这个胆子,敢把春花怎么样,这春花死了还好,可万一跑了,或者到处乱说她的事情,她会很麻烦的。阮珍珠一个回身,“没事了,襄嫔娘娘约我进宫喝花茶。府里的杂事你好好处理着。”这阮珍珠边说边往外走,往外走的时候,自己怪起自己来了。自己明明是她娘,怎么在向她报备呢!一甩袖子,高傲的离开。

阮珍珠一离开,佩心对站在门外的蜻蜓吩咐道:“蜻蜓,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你多弄点粥过来,稀一点,再加点不配菜。弄好了,就放在外屋,我要好好睡个回笼觉,吩咐下去,谁都不准来吵我。”

蜻蜓发现小姐心情也变好了,也愿意睡,也愿意吃了。她只在那里应着声,“好的,好的,好的。”

佩心赶紧的搬走洛子豪身上的锦被,把手按在他的鼻息处,轻拍胸口,安慰自己,“还好没事。还有气息。”

佩心为了保护洛子豪,也想好好休息,想着这洛子豪现在的样子,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就安心,放心的睡在了洛子豪的身边。等到再醒来的时候,这洛子豪整个盯着她,对着眨着眼睛,知道他想喝水了,佩心赶忙起身以最快的速度倒了水,“慢慢喝,小心,别咽着。”洛子豪喝了几口水,缓了过来,他的嘴唇都干了,裂开了,血水已凝结起来。佩心顿时落下泪来,洛子豪笑笑安慰佩心道,“你哭什么,有你在。我会没事的。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就是有点饿,容大小姐,能不能可怜可怜我,给点吃的。”洛子豪这时候还能风趣幽默,在佩心心中的地位又上升了不少。

听到洛子豪的话,佩心更伤心了,哭得更大声了,不断的流着泪。洛子豪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他拍起手来,中撑着身体坐起来,靠在床头,拿自己的袖子轻擦佩心的眼泪说,“我时常的看见你笑,第一回看见你哭,居然是为了我。好了,好了。不要哭了,看你的样子,这几天是不是为了担心我,也有一段时间没好好休息。”佩心听到这话哭得更伤心了,洛子豪一揽,把她揽入怀里,安慰道,”好了,好了,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过在我睡着的时候,怎么听到有人说,如果知道我会这样,早答应德妃娘娘嫁给我。现在不知道,这位姑娘说得话还算不算数呢!”说时洛子豪脸上布满了微笑与幸福。

佩心一抬头,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