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二十二章 放如花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1697 2015-06-09 23:37:10

  门外传来阵阵刺耳的哭声,伴着大娘的责骂声:“你这死丫头,平时也算伶俐,让你跟着大小姐,可你看看,你看看。现在大小姐被关起来了。本夫人到王府,人家都不让我进去。你是怎么看的小姐,打死你,我打死你。”阮珍珠听到女儿出事了,就赶到王府,可这王府的人就说是八福晋下的令,容家的人谁都不让进,阮珍珠去了学士府,被哥哥一段劝,又没帮得上自己什么忙,心下有气,直直出在这丫头身上,狠狠的抽着鞭子。

佩心不忍心,出面阻止,见到春花就在旁边,脸色忧俱。

“大娘,佩心在房内听得不是非常清楚,是不是大姐出了什么事?”佩心关切地问。

阮珍珠正在气头上,也不愿告诉佩心,不想自己女儿的事情,让佩心来笑话,这妇人的心气极高,不想求人。

如花边被打边哭诉:“佩心小姐,奴才是有错,该罚,该打。这大小姐到了八王府,心高气性也大,经常跟侧福晋们斗气,这八王爷也忙,没时间顾得上我们家小姐。侧福晋设计让小姐吃了亏。八福晋为了平息其他福晋们的气,就把大小姐关了起来,并放话,不到十天半月不会放她出来。”

“那你是怎么出来的?”佩心问。

“我趁着她们不注意,就偷偷跑回来的。”如花说。

“大娘,这如花有错该罚本该我不多嘴,但现在大姐被关起来了,我们当务之急是不是应该先把大姐解下围,这八福晋一向严苛,这居然能让如花逃出来,想必是让她来通知我们,好让她下的了台,以便好好管理八王府。”佩心说得在情在理。

阮珍珠说,“那依你之见。”

“大娘应该去趟八王府,替姐姐向福晋们陪个不是,向她们送些礼物去。一来化解她们之间的误会,二来可以让姐姐早点出来。”

阮珍珠停下了手中的鞭子,心下抹不开这个面子,“算了,锦玉这丫头脾气不好,也该好好让她受点教训,关她几天也没什么事情。这八福晋总不能把她饿死吧!如花,你回去吧!有最新的动向,你再来告诉本夫人。”

………………

“如花,你怎么了,整个脸都哭肿子,这大娘打得你有那么重吗?”这痛如果散得很外还没散,想必是这下手重了。

“不是,小姐。我娘死了,缺银子。大小姐被关起来,我都没银子替我娘下葬,又不能再卖身一回。我如果离小姐而去,被夫人知道了,容家家规的话,我是要被转卖的。再转卖给另一家,我怕,我怕到时候连人奴才都做不成了。”如花哭得凄惨。这在旁安慰的春花也深受感染,“是的,佩心小姐,如花的娘是我的同乡,刚有同乡来传话,这如花的娘已经死了十天了,还没下葬呢!”

佩心身有同感说,“蜻蜓。”蜻蜓是佩心的另一个丫环,“蜻蜓!”佩心叫了几声才过来,“蜻蜓,你去帐房领三十两银子,把如花的卖身契拿来。”

转头对如花说,“如花,这三十两银子是给你安葬你娘的,够吗?”

“够了,够了。安葬费十两银子就够了。”如花说,“小姐,你人真好。”

“你拿了卖身契就离开,你以后就是自由身了。以后你愿意回来,我再给你安慰差事。你不愿意回来,你就随意生活。另外的二十两银子你也收下,你支由支配,做你回去的路费和盘缠。”

“等一下。”阮珍珠大声喊。

“佩心,你是什么个意思,这如花是锦玉的丫环,你就随便处置了。怎么也不问问我的意思。”

“大娘,这如花的情况你也知道了。大家都是人生父母养的,我希望人家说我容家刻薄,连人家亲娘死了也不让人家处理身后事。于情于理都不合。”

“佩心,你怎么跟你娘一样,都喜欢自己做主,还喜欢替奴才们出头。”

“佩心小姐,我不走了。大夫人,这都是如花求着佩心小姐,你要怪就怪我,不要怪佩心小姐。”如花请求。

阮珍珠直接一个巴掌扇过去,打在了如花的脸上骂:‘’小蹄子,你就是个奴才,认命吧!别以为一个小姐能帮你,小姐总是夫人大。”

一听到阮珍珠这么说,佩心一下子也火了,直接说,“大娘,这府里的印章在谁处?房契地契在谁那里?你现在可是在观察期,府里的事情都有我来做主,这如花是阮府买来送你没错,可必竟是我容家的丫环,现在在我佩心的管理之下,我做主,我说了算。如果你再敢有异意,我立马让人把你敢出去。”

“你敢,我可是大夫人。”

“容华,容清。”一喊 这容华容清都直奔过来,站在佩心的身旁。

佩心吩咐道,“你们替本护送如花离开,把她安全送到渡头。如果大夫人敢有意见,把收拾好她的行装,把她送回大学士府。”

“你,你!”阮珍珠气得说不出话来,直直的只奔出你你你几个字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