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十四章 杀机四起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2819 2015-06-07 23:24:21

  孔忠看看被洛子豪阻止的佩心,看看洛子豪。恳切道:“佩心小姐,我家公子对你无礼那天也是酒喝多了,并不是他的本意。他与你从小相识,他的脾性你应该最为清楚,还望佩心小姐念在往日的情意,能去看看他,安慰他几句也好。比我们安慰他千句都强。”

佩心对洛子豪大声说:“你这么不放心,那就一块去。”

“好,谁怕谁。一块去。”洛子豪又把佩心拉上马,坐在前面,自己整个圈着他。一跨马腹,轻步上前,节奏感足强。不一会,醉佩楼就到了眼前。

子豪把佩心扶下马,把马缰绳扔给店小二。对佩心指着手指威胁说,“等下,你指挥,我来动他。你不准碰他。你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知道嘛!”一进门就看见这孔顺文在门口最为显眼地地方坐着,身边有着十七八个酒瓶子。

一脸的疲劳与倦容,还不住的往嘴里灌酒。

孔顺文看到佩心来了,过来直想拉她的手,被洛子豪一个拦下握住他的手说:”顺文兄,佩心来看你了,你还好吗?认识我吗?我是洛子豪。”

“你是谁,佩心,佩心。”孔顺文又想拉洛子豪身边的佩心,洛子豪一个转身,把孔顺文圈住,把佩心拦在身后,他对他发出警告,“你这小子,最会演戏了,没事就想这些损招。你都已经被我看穿了,还在那里装。别装了,跟你说,你身上一点酒味都没有,身边放几个空罐子演演戏,这戏码早就过时了,你别以为佩心会相信你,有我在,不可能。”

“洛子豪,管你屁事。你反正不喜欢佩心,又不娶佩心。难道让她当尼姑不成。我反正要娶她。大家各显神通,你有本事,你显显看。别在这里破坏我的好事。”

看着他们轻声嘀咕,你一声我一句的,佩心不耐烦地说,“洛子豪,你搞定了吗?”

“搞定了!”洛子豪重重的在孔顺文的背上打了一下,直打得他晕晕的,把他扔还给孔忠说,“孔忠,人情佩心小姐已经还了孔顺文了,以后有事没事都别再来麻烦佩心小姐。”孔忠身后的家随正准备拔剑,被孔忠的眼神挡回,还行礼说,“有劳洛大少。” …………

“佩心,不行。我这几天都要盯着你。“洛子豪自言自语。

“干嘛盯着我。”佩心两眼盯着洛子豪紧紧追问。

“噢!不是,不是,公主要嫁给子康了吗?你不是要陪公主办嫁妆吗?不盯着你,让你跟那什么阿葛,那什么阿孔的扯牵不清。这公主的嫁妆什么时候能办好,什么时候能嫁到我家去呀!”洛子豪总算自圆其说了。

…………

一大清早就到容府报到,不过发现有人比他更早,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洛子豪。

“子豪兄!早呀!这佩心不会也约了你吧!”葛木风打趣道。

“唉!佩心也约了你吗?”洛子豪假装不知道情况,装傻充愣。

“你昨天看到你送给佩心的马在我府门外,你出于关心,来进到府内来找她,可以理解,必竟我们也是很熟的,可你今天是什么意思。想当萤火虫不成。”

“你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洛子豪搭着葛木风的肩头亲切地说。

佩心约了木风,本来打算过段时间等甜纯公主的嫁妆办好了再赴约的。可昨天被洛子豪这么一说,反而让她提上了日程。她也不知道,被洛子豪一激,反倒做了一些她本身不怎么愿做的事情来。

“佩心。”木风迎了上去,“今天我安排,我们一早去醉仙楼吃乳鸽,中午去登万花山,晚上我再送你回来。”听了木风这么说,子洛有了意见,“这万花山离这较远,中午去,到那都晚上了,晚上还能送回来了。有企图。有企图。别这样看着我,我和你小时候去过的,这万花山熟悉的很,你记忆最好,时辰你算算,我说的没错的。”子豪看着佩心瞪她的眼睛,解释道。

“洛子豪,你胡说什么。”佩心看看他说,上了木风的马车,马车上早就坐了星岩,对她直摆手,星岩接过佩心的手拉她上了马车,看看洛子豪抱歉地笑说,“洛大少,对不起,不好意思了,马车只能坐两个人,没你的位置。”洛子豪立马吹起了口哨,闪电立马奔跑出来,“木风兄,不介意吧!”这星岩是佩心的好姐妹,一向形影不离,这洛子豪护着妹妹也是情有可原,可这单独的约会就被他俩给搅了。

“不介意,不介意。”木风心下明白,就是说介意,他也会跟去,本来就是想成全他们,成就他们的好事。这洛子豪现在开始好像注意起佩心来了,不知道是真情还是假意。但他明白佩心心里只有洛子豪一个人,虽然她嘴上从来没有承认过。

…………

行止万花山顶时,已经是太阳下山的时候,夕阳西山,景色怡人。木风递过来一个烤玉米给佩心,被子豪一把接住,说,“佩心来,吃。”

这一路上子豪怪紧张佩心的,这假意装的也太像了吧!木风笑问:“子豪兄,下个月令弟就娶新娘了,你的是不是也快了。不知要娶那家姑娘。”

“那家姑娘,不就是佩心姐,我从小就把她当成我大嫂的。”星岩边啃玉米边说,佩心笑说,“星岩,你又胡说了。这玉米还堵不住你的嘴巴。”

“大哥,你说句话呀!”星岩使劲向洛子豪使眼色,子豪轻哼说,“佩心,当我看到你为了孔顺文的事上心,我心里就极不舒服。当你和葛兄约了会,我就无处不自在。回到府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睡也不是,吃也不是,喝也不是。整个人就像没了主心骨。干什么事都上不了心,好像丢了魂似的。整天心不在焉。这是一种病,浑身不自在。这种病的名字叫相思。”这段话是姚依琳帮儿子想出来的,子豪说出来都觉得肉麻麻,但为了雅兰他只能这么做。木风笑说,“佩心,这子豪兄当着我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他倒真把你放在了心上了。你不妨考虑一下你们的婚事。”

佩心听了,心里挺舒服的,“你别当真,这洛子豪就是这样的。这段话一定是谁教他,让他来哄骗女孩子,还让他在我这试试。可惜没用。”玉米啃得挺好吃,脆脆的,甜甜的,焦焦的…………

洛子豪把一串烤虾加了油放到火堆上烤,上下左右的翻动着是,看着他由灰变成了红色。肉质的香都透出来了味,直让星岩流口水,说,“哥,哥。快点,快点。我饿了,一整天就吃了一颗玉米,没的都没吃过。”看着星岩迫不及待的样子,子豪嘲笑道,“你的样子,如果被娘看见了 。恐怕悔死把你生出来。这好好的大家闺秀现在这模样像极了路边的乞丐。”

听到这洛子豪这嘴损的,连自己的妹妹也不放过,木风看向佩心,“佩心,这子豪兄倒是直爽,言语尖刻,一向如此,也不是刻意针对你。”木风虽不跟佩心接触过多,但这芊雨时不时传回来的话,让他知道佩主对子豪的平时说话方式很是生气。

“佩心姐,我哥就是这样的。你好好管管他,他这么说我,我倒没事。熟了。他以前告罪过你的话,今天就让他通通收回哈!你别生气,别介意哈!”星岩是被姚依琳派来一起助大哥成就好事的,这是个任务,完成后,可换来自由出入全京城。自然要卖力帮助了。再说这娘已经下了通碟,如果这佩心成不了大嫂,就会娶锦玉当她的大嫂,那锦玉的脾气,恐怕自己会天天受气,寿命都会断好几年。

“嘘!”洛子豪的耳朵动起来,他明显感到了杀机。草众中,花堆时,树上鸟儿被惊起四飞,惊拍着翅膀。

洛子豪立马拿起身边的剑起身,刚起身,这四面八方就奔来了十来个蒙面人,个个眼神凶猛,蒙着面,只露出两只眼睛,看他们的装备,都是一级的。这些刺客身上的剑都是上好的青铜,刀锋尖利。他们的行动配合有度,和谐。动作都是一样的。合围着一直过来,把包围圈缩的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逼近他们。剑随剑风,剑剑飞来,刀刀利索,剑刀过处,这花众上的花都一,一消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