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十一章 珍珠回府 甜纯嫁杏有期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6268 2015-06-06 23:59:57

  “陶总管!”甜纯公主远远地就呼唤陶晴,“陶总管!”

“公主吉祥!”陶晴恭敬地行礼,笑问,“公主,你找佩心吧,她在后面书房,会稽分店的掌柜也在里面,商讨事情。你去后面找她吧!”公主还未开口,陶晴就断定是找佩心,这甜纯公主很少出宫,一出宫,总是会跑来容府找佩心,第一句开口的话就是问:“陶管家,佩心在吗?”这陶晴是容府的管家,公主来了,安排迎接的总是她。她自然而然的认为公主找的是佩心。

“不是,不是。本宫不找佩心。本宫找洛家二少爷。”甜纯羞涩的看着陶晴问,眼睛眨巴眨巴的。这陶晴是容府的管家,问她,总是没错的。她对容府的一草一木有没有移动都是了如指掌。这容无器对她十分的信任,把府内的大小事务全都让她来处理,当然这是阮珍珠不在的时候,阮珍珠在的时候,她只是二把手。

“二少爷,二少爷。噢噢噢!二少爷跟洛大少在一起,跟四阿哥,十三阿哥一起去后花园了。”陶晴还未说完,甜纯就跑开了,陶晴笑嘻嘻地说,“真是个急性子。”

“陶总管好!”来客们纷纷向陶晴打起了招呼,“周老板你好,李大人你好。王将军你好。”

陶晴一边对着来客打着招呼,一边不停地地思忖着这阮珍珠就快到门口了,心中是十万个不愿意放她进来,心下又想,是不是应该放进来,最好是放进来,自己没有责任。正在犹豫着。看见绿茶,提着一篮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朝她这边过来,边走边喊:“娘,娘,你在想什么呢?都叫了你好几边了。你也没听见。”

“噢!没想什么,你在干什么?”陶晴不走心地问。

“这是,药材,凌掌柜送来的。他跟我说,这些药材上面标明了价格,看客户自由的选择,不用再跟客户讨价还价。这是他今年的创意。他一定让我拿给小姐看看。娘,我不跟你说了,我去寻小姐了,这凌掌柜说有急事寻小姐处理呢!还在门口候着呢!”

陶晴一下子有了主意,心下打定主意,一拍大脚,笑的合不拢嘴,又怕旁边下人们看见笑话,忙忙地捂住嘴。

…………

隔了不到一刻钟,华丽的车驾缓缓在容府门口停下,这马车色彩鲜艳,漆味还有着浓浓地淡淡地时有时无的味道。马车的主人特意在马车上放上了桂花香,也压不住这马车的味道。马车总共有三辆,第一辆是以淡蓝为主,用粉色的珠帘薄纱,容家的家丁容华上前把下马的三级梯放到了马车的边上,弯腰行礼:‘’贵客,请下马车。”这容华窜上去的时候,这容清想叫已经来不及了,他皱着眉,偷偷跑到里面去了。

马车上先下来的是一位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地男子,大概二十四,五岁,身材挺拔,服饰得体,淡蓝为衫,金黄色马甲,脚上的鞋与衣衫同色。腰间的玉佩随着他的走动,前后晃动。腰带上的那颗蓝宝石通透异常,显示着他的身份非比找常。这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学士府的少爷,荣原。现任职于宫中护卫统领,御前侍卫总管。荣原眉间透过一丝冷隙。

娉婷搭着晴香的手缓缓地下了马车,为了今天的宴会,可是刻意打扮了。淡蓝为底的旗袍上绣满了朵朵紫色风信子,淡金线绣着风信子的叶子,同服饰搭配的花盆底鞋衬的她高贵优雅,满头风信子花钗,一边搭配的金步摇,让她整个人都无比灿烂。

第二辆马车下来的是阮珍珠,她今天倒是以淡雅为主,淡淡地绿,凌宵花散落在衣衫各处,全淡绿的汉裙,凌宵花为主的头饰,显得她有几分冷艳,还是一样的美丽,只是脸上多了几分寂寞与孤冷。本来哥哥是要来的,可临出门时被皇上叫进了宫议事。还好有侄儿,侄媳相陪,不然自己一个人实在是不想来,免得又是自讨没趣。

“荣大爷,荣奶奶。大夫人。”容华不知道来得是夫人,知道,打死也不上前迎接了。硬着头皮行礼,今天的宾客名单中可没有大学士府的人,根本也没有大夫人。可人家已经来了,总不能拒人家与千里。怎么过门也是客呀!而且她是阮珍珠。

“嗯!”阮珍珠抬头挺胸,昂道阔步地向前迈进,在最后还有一步的时候,被执着的容华给拦了下来,怯怯地说:“夫人,对不起。老爷吩咐过,让你进门前看看这个。”

阮珍珠不屑地抬抬眼皮,看看容华手中跟巴掌大小的一块木牌,粗糙而新作,上写着‘阮珍珠和狗不得入内。’顿觉气急,怒从心头起,‘啪,啪。’连着两个正反巴掌打在容华地脸上,破口大骂,“狗奴才,狗仗人势的狗奴才。不知道我是你的主母吗?!连我你都敢拦,是不想在容府呆下去了吧!还是想让本夫人把你卖进皇宫当太监。”

容华一脸的委屈,又不敢大声说话,“夫人,小人也是奉命行事。”

珍珠抬手又想打,娉婷一把拉住了她,劝说:“姑姑,你消消气,你是什么身份,干嘛跟个奴才置气,气坏了自己不划算。姑姑!”娉婷又压低声音说,“姑姑,你这选秀在即,你不为别人,也要为锦玉好好想想。这一户才有一个秀女的名额,你不是一直盼着让锦玉妹妹当贵人吗?这万一让佩心捡了个便宜。你到时候真的是没立户之地了。”一听娉婷地话,珍珠的气也消了一大半,忍了一小半。荣原经常在皇宫中,没怎么跟娉婷相处,这劝起人来还是有一套的,帮腔道,“姑姑,娉婷说的有道理。小不忍则乱大谋!”

阮珍珠看着面前的容华还执着地站着,保持着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横拦在阮珍珠的面前,看这一身呆气的容华,荣原一脚就把他踢到旁边。容华还不服气,说,“这又不是我说的,是陶总管说的。狗与阮珍珠不得入内。”为了一吐心中的不满,当着来客,容华故意大声说,好让阮珍珠丢脸,这大夫人早就看不惯了,既然得罪了她,也不怕她了。气头上豁出去了。

“呵呵呵……”星岩笑出了声,引来阮珍珠的白眼,“大夫人,不要白我眼呀!娘,她白我眼。”

“星岩,你也真是的,没事,就爱笑,人家还以为你笑她呢!”洛大夫人笑说,也忍不住笑起来,这洛家的人早早都来到了容府,要不洛大夫人要送给容太夫人的一件礼物忘记在了洛府,不回去拿还真看不到这一场好戏呢!手帕后的嘴,还忍不住笑,“娘,我们快进去吧!免得佩心等久了。”星岩看阮珍珠的眼神总是有点心慌慌的。拉着娘往里边走。

阮珍珠被这一笑,急了。直接往里面走,还特意超过了姚依琳。寿堂还未到,陶晴眼巴巴地看着,阮珍珠是谁,她百分百会闯进来。就大声地喊:“大夫人回府了。”这不喊不要紧,一喊吓一跳。众人齐刷刷的目光全投到了阮珍珠的身上,阮珍珠必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袅袅端端地走到婆婆地面前,“媳妇给婆婆拜寿,祝婆婆万寿无疆。”

容太夫人这会是清醒的,看见阮珍珠说:“斯碧,乖。给红包。”一听到婆婆还是痴傻,把自己当成了陶斯碧,阮珍珠只好解释道,“婆婆,我是珍珠,不是斯碧,斯碧已经死了,而且死了十年了。”十年两字,故意加重了语气。

一听到珍珠说斯碧已经死了,容太夫人急了,哭闹起来。容无器,瞪着眼睛怒说:“既然知道错了,也回来了。为夫看在大舅子的面子上就不与你计较。你去招呼宾客吧!”容无器昨天在宫里替德妃请平安脉的时候,遇上了从襄嫔宫里出来的大舅子,他可是软硬兼施,先是道歉,又是谈旧恩,又是说锦玉,这容无器本来就心软,再被大舅子来那么一下,自然也就释怀了不少,再加上陶晴在府外这一拦,这珍珠也应该改改了。

阮珍珠出乎意外听到无器这么说,想想当年为了追求他,可是下了血本,必竟还是有感情的。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高高兴兴地,一改冷脸,面上强撑,往宾客堆里敬酒。笑说,“李夫人,张夫人。王夫人,来喝酒,来喝酒。”就唯独不往洛大夫人这桌敬酒。

陶晴看到夫人的样子,脸皮还真厚,一块木牌子没能震摄住她,这妖可是精呀!恐怕这夫人回府后,自己的好日子恐怕会到头了。

…………

佩心处理完各州府分店掌柜的事务,往前厅走。这掌柜接见了那个,没接见那个都不好。这爹爹又是一个不爱管事的,大娘平时也不接见这些人。这些人有些是京城外派的,家眷都不带在身边,都想着回来这边。想报报自己的成绩,趁着老太太的做寿,特意赶回来。阮珍珠忙着女儿进宫的事,药铺的是都让凌掌柜管着,凌掌柜女儿这几天要出嫁,自然就请了假,这担子就落到了佩心的身上。

处理完这些事情,佩心往后花园来,看到一个身影像极了甜纯,真准备叫她,却让陶管家给拦下说,”大小姐,这些是寿礼的名单,这些是来客的签名,这些是来客的登记信息。”陶晴一股脑的把一堆东西往佩心手上扔。

“晴姨,你这是干吗?”佩心问。

“小姐,绿茶生病了,我侄子顺般呢,最近想回乡探亲,我们请假请一个月。”还未等佩心说完,陶晴就离开了,佩心,越叫她走的越快。

…………

甜纯延着小花园找找找找,远远就看见子康往另一个小园子走,叫他,他都没听到。甜纯就一直跟着他,跟着他到了后花园。远远看见假山前,四哥,十三哥都在那里,洛大少也在,先听到四哥说,“子康,我额娘让我做个媒,把甜纯赐婚给你,你意下如何。”这德妃是个很开明的人,一定要人家同决才赐婚,不想让女儿以后的日子过得不幸福。

“多谢娘娘抬爱,可我不想当额驸。”子康一口否决了。甜纯听到子康拒婚,一急。手被玫瑰花刺了一下,疼得直流出来血来。

十三听到妹妹被拒婚,急急得说,“臭小子,刚才问是甜纯怎么样,你又说长得跟天仙似的,又说温柔,单纯,可爱,漂亮,美丽,聪慧,还用了一大堆的形容词来形容。可现在你就拒绝了。”十三不解。

“十三,子康他一下子比较难以接受。这突然你就想当他当额驸。”子豪忙替弟弟解围,拉开了十三正要打下去到子康的拳头。

“我哥说的对,我难以接受。公主长得好看,人又温柔。我也不是不喜欢,不是让我当他的陪练嘛!我们再处处。看看公主喜不喜欢我,如果公主喜欢我,我就娶他。反正我现在也没有喜欢的人。也总是要被指婚的,找个不认识的,还不如当个额驸,也来得不错。”子康倒不介意把公主许给他。

十三听到这,笑笑,“你这小子比你哥哥识实务,不是一根筋。你准备准备明天就进宫吧!我可就这一个亲妹妹,你可不许欺负她,如果她,我决不饶你噢!”四阿哥一直想拉拢洛家的人,这洛家的将军可是能勇善战,他成就大业需要洛家的帮忙,这八阿哥最近已经紧锣密鼓的跟大学士连成了一气。这甜纯又刚看上了子康,结成姻亲,刚好助他成就大业。当然,四阿哥也没少下功夫,是不是往甜纯处送些东西,说是子康送给甜纯的,甜纯本来就是一个小女孩,心思单纯。长期待在皇宫,又不怎么与外人接触,再加上四阿哥的搓合,自然不喜欢子康都难。

佩心走近在甜纯的背后轻拍了拍说,“怎么叫你,你都不应。还越走越快,在干嘛呀!”甜纯的脸红的像个苹果,也不说话,急急地走了,连方向都错了。佩心觉得奇怪,看看花园内的四人,“你们倒好,明是祝寿,暗可是聚会。对了,你们刚才说了什么,怎么甜纯脸那么红,一句话也不说就走了,看样子又很开心。”佩心百思不得其解。

听到佩心这么说,十三开了口:“佩心,趁着你来了,有件事跟你说说,佩心被十三郑重其事的推坐到石椅上,这十三是甜纯的哥哥,佩心时常进宫,自然与十三相熟:“佩心,这子豪追你也追了段时间了,怎么你都还是爱搭不理的。这襄嫔可天天在德妃娘娘面前要求把你赐婚给她弟弟,也就是说你要么参加选秀,选秀你可能被赐婚给任何一个人,另一种就是嫁人,在孔顺文和洛子豪两人之间选择一人。”

“十三,你别吓唬我。这姐妹是不能同时参加选秀的,大娘肯定会让锦玉姐姐去。这第一条选秀,我就不用参加了。德妃娘娘是个开明的人,心底又好,绝对不会把我随便嫁人的,这洛子豪和孔顺文我都不选择。”佩心扯开话题,深入分析,笑说,“陶总管请假了,府里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不跟你们聊了。”忘着佩心走远的身影,十三说,“子豪,软得不行,你来硬的,选秀在下个月。到时蒙古,藏族,贵亲们都会进京,他们一年难得来京一次,一般都会带着王子,贝勒一起来,每次来都会提亲,只要有适龄的公主都不会放掉,额娘的意思会在选秀前赐婚给子康,你是大哥,你年龄不能再拖了。这样,你加把油,把你们的婚事,一起办了吧!”

“子豪,自己把握。”四阿哥,一向不太多言,以他对子豪的了解,不清楚他一下子喜欢雅兰,一下子又变成喜欢了佩心,但身为皇子的他也明白,有时候会娶很多他不喜欢的人,为了某种利益,有些婚后会产生感情,有些却不会。

…………

“这阮夫人真是能屈能伸!”洛二夫人正和其他夫人说着笑说,突然就见阮珍珠进来,赶紧有点不好意思地行礼,“阮夫人。”

这几天全国各地的秀女都纷纷来京,陆陆续续住在玉带街的附近,这店里的生意也是一天好似一天,青萝在店里坐镇,看着来来往往的秀女们,个个长得如花似玉。但来的人中,看的人多,买的人少。她除了熟客,其他的人她也不怎么招呼。

天气又热,她拼命不断地扇着扇子,把她额头的一朵绢花都快扇下来了,自从子康被赐婚给甜纯公主后,众人对她客气了不少。这公主的婆婆自然是开心的,这子豪娶不成公主,自己的儿子却娶了公主。自然觉得多年的受得气又是已经开心得胜了她一筹。正说着事非,她就来了。正是人后不能说是非。

阮珍珠带着锦玉一进门就看见了,青萝。没想到她拿她当笑话说。但大事为重,也不想在大庭广众跟她吵架。就假装没听见。客气地跟她打招呼说:“二夫人,恭喜了。”

“容夫人,同喜,同喜。”自从成了公主的未来婆婆,这青萝的人生格局也大了起来,气度也大了起来。连一向高冷的容夫人也与自己打起了招呼,说,“容夫人,大姐在二楼帐房,我派人叫她下来,让她来招呼你。”

“不用了,二夫人招呼也是一样的。”平时里都是大夫人招呼的,但现在不一样了,这二夫人可是公主的未来婆婆 。

‘’我今天来,是带锦玉选些首饰,以备进宫所用。”这阮珍珠一向自恃甚高,她有信心,她的女儿一定能够嫁进皇宫,当成妃子。

“这些是新近的,素雅型首饰。这秀女不应戴的太过艳丽,太过艳丽,太突出不好。这些是华贵为主。”青萝带着她们一一介绍着。

阮珍珠看首饰一个转身,这二夫人却不见了。再一年地,她已经迎了出去,笑说:“八福晋。八福晋您真是大驾光临。今天想看点什么。”八福晋是八阿哥胤禩的嫡福晋,出身高贵。长的有美丽。一向来店内都是大手笔,“这不是选秀在即,这八王府又会添些妹妹,我事先准备些最新流行的首饰,好当见面礼。”说时看看这锦玉,长得倒也美丽大方。这最近八阿哥跟大学士走得很近,太子又刚刚被废了,这八阿哥是大有胜算的,这跟锦玉联姻,即绑上了大学士,又绑上了容家。容家的财力足可以让八阿哥成就大事。

八福晋向容夫人点点头说,“容夫人!”这锦玉是容府的嫡女,财产自然由她来继承。

“八福晋。”容夫人也回以回礼。

“二夫人,这容夫人跟锦玉妹妹看中那个首饰了,都包起来。帐到八王府来结。”八福晋大方地说,优雅不失端庄。

“谢八福晋。”容夫人是知道八福晋的用意,听哥哥说,这八阿哥当太子在诸皇子中的胜算最大,这八福晋到现在都没生个一男半女的。如果锦玉嫁过去,生个小子,以后这皇后之位还不是女儿的。现在又何不领了她的这一份人情。

………………

选秀当天,容无器送了锦玉到宫门口,嘱咐了几句就回来了,在门口碰上佩心说:“佩心,甜纯公主下个月就要嫁去洛府了,德妃娘娘让你这个月多进宫陪陪公主,帮着她一起准备准备嫁妆。”

“这公主大婚不是嫁妆都要准备一两年的吗?怎么这么快。”容无器不解地问。

“爹,这内务府都会提前替公主准备好的,这快到适婚年龄前内务府都准备好了。就是不准备好,内务府这么多人,准备嫁妆还不容易吗?”佩心一解容无器心中疑惑。

…………

“佩心,佩心。”隔着大门芊雨就急匆匆地推门进来,对着佩心喊救命,“佩心,这回你一定要救我。”

“你葛大小姐还要人救。”佩心打趣道,在芊雨的脸上看到了慌张和不淡定。

“佩心,我把我哥的一幅画给弄坏了,被他骂了三天了,他看见我当我是空气,理也不理我。爹和娘去杭州采办货物,府里就他和我两个人。他连饭都不跟我一块吃。我怎么办?”

“什么画,怎么珍贵。弄得这么严重。”佩心问。

“是一幅素描,画是的一个钓鱼的老头,一直在钓鱼,穿着蓑衣,坐在江上小舟上。旁边都是山山水水的。”芊雨认真的回忆。

“你算是找对人了,你在府里呆着。一个时辰后回来,保你哥还像以前那么对你。”佩心说的十分有把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